中国历史研究院官方微博转载了《盘点近年回国的国宝文物》文章,再度引起人们对流失文物的痛切愁绪,亦有网民呼吁不要被虚构的盗墓小说误导,毕竟那属于中华民族的文化伤痛,不是什么值得推崇的冒险奇谈。

文章开头便介绍了中共建政之初抢救回国的稀世名笔《五牛图》,该画乃唐朝韩滉(723─787年)所绘,被秘藏于清宫内禁之中,但却在八国联军之祸时遭抢掠出国。几经辗转之后,该画落入曾在香港汇丰银行任职的吴蘅孙手上。然而当1950年吴蘅孙拮据困窘之际,竟又想着出售这幅名画筹钱。幸而得悉此画下落的人士,紧急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周恩来求援,请求北京政府出资收回国宝,以免珍贵文物再度佚失。

但吴蘅孙要价十万港币,这对正接手经历国共内战洗礼、国库黄金外币又几乎被蒋介石政权给席卷一空的江山的中共来说,无异是教人头痛的巨款。不过周恩来发出电报,下令“不惜代价,抢救国宝”,派人同吴蘅孙紧急交涉,最后以六万港币的代价成功收回《五牛图》并入藏北京故宫,这实在不能不说是当时中国大陆在保存文化珍品上极为果决的行动。

此外,中国政务院还于1950年5月24日颁布《禁止珍贵文物图书出口暂行办法》,此乃中共建政后第一部文物保护法令。接着有鉴于香港的殖民地地位,已成了离散文物的集中处与转运站,中国文化部文物局还特地成立“香港秘密收购文物小组”,继续在香港寻访与抢救流失的国宝。如乾隆评为“三希”的东晋王羲之《快雪时晴贴》、王献之《中秋帖》与王珣《伯远帖》,前两者就是在香港被发现,再由周恩来特地动用50万港币,指示文物小组前去同持有人郭昭俊洽谈,最后成功于1951年底取回“二希”,使之重新回到故宫的怀抱里。

不过流失海外的中国文物数以万计,能现世的往往又被古董商炒作出天价,根本不可能光凭回购就追索讨回,这对有限的国家财力来说,无异是特大级黑洞。何况回购也在某种程度上助长了文物非法买卖,因此尔后中国更时常仰赖法律与外交手段,依据《关于禁止和防止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和非法转让其所有权的方法的公约》等多项国际公约来追讨失窃文物。

但可叹的是,许多欧美国家并未签署或批准这些公约,而且公约不能溯及既往,故即便中国想依法声讨被查获的流失文物时,也未必能一帆风顺地取回。比如流失文物中最知名的圆明园兽首,其中的鼠首与兔首于2009年在法国将被佳士得拍卖时,中国曾通过欧洲保护中华艺术联合会发起停止拍卖的诉讼。岂料却被法国法院驳回,并称请求人欧洲保护中华艺术联合会没有文物直接请求权,故无权提请停拍,且还得赔偿两被告方各一千欧元。

雪上加霜的是,兽首持有者法国人皮埃尔(Pierre Berg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一面表示“我很清楚这两个兽首属于北京圆明园喷泉。有那么一天,十二个兽首全部回到中国手里,这是合情合理的事情”,但又一面傲慢地宣称“不过,这两个兽首的所有权是我的。我不是非得向中国做出什么表示不可的,也根本没有把兽首还给中国的义务。我完全可以把它给卖了,我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皮埃尔还赤裸裸地要求“给予西藏人自由,并接受达赖喇嘛返回领土”,并声称:“当有一天,中国政府真正尊重人权了,我就准备把这两件兽首还给中国政府。这是一个交换,也可以叫胁迫。为了人权和自由,我不在乎用胁迫这个词。这是一个立场的问题”。

然而这种发言不外是帝国主义的另种翻版,因为欧美列强挥军入侵中国大肆抢掠时,何曾在乎过彼时中国人民的人权?何曾自省过破坏文化的罪恶?且人权的标准又凭何交由外国商贩定夺?干预西藏问题更是危害了中国领土主权。当商贩一面拿着劫掠来的文物、一面自居道德高地绑架中国政治时,无非是给全世界显露了无意检讨侵略罪行的双标嘴脸。

大英博物馆、卢浮宫等欧美博物馆曾发表宣言,以守卫人类共同文明遗产为借口拒绝归还掠来文物,此即大英博物馆所藏、于1900年八国联军之乱时自紫禁城遭劫的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局部。(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在某种程度上,皮埃尔的表态也折射了许多欧美博物馆不肯交还文物给原属国的深层原因,即自认有更优越的道德观和技术保留文物,歧视性地认定原属国没资格取回,因此2002年才有了大英博物馆、卢浮宫等18间知名博物馆发起的《关于环球博物馆的重要性和价值的宣言》(Declaration on the Importance and Value of Universal Museums),宣称:“如果不是因为全球各大主要博物馆对这些文物的展出,以及它们所折射出的古代文明,今天我们对它们的全球性观赏是不可能存在的”,以守护人类共有文明遗产为借口,公然反对将馆藏文物完璧归赵。但这种声明,其实不过只是剥夺原属国文明自主权的殖民再现,故引起极大反弹。

无奈的是,纵使包含中国在内的广大发展中国家,在道义与历史上无论具备多大的凛然地位去索讨流失文物,但持有国若借口拖延或干脆断然拒绝,也很难令政府以更严峻的手段逼使对方就范。因此即便明知离散他乡的文物不知凡几,中国也只能耐心地有多少追多少,或是加强与外国的司法合作,共同打击盗卖文物的犯罪组织,降低文物遭盗的多舛命运。例如2017年意大利查获一批中国文物,中国国家文物局立刻与之洽谈,最终于2019年由意大利法院判决该返还中国,这才有了796件套“流失国宝返华”的盛事。

《新华社》曾评论称“民族弱、文物散;国运强,文化兴”,点明中国文物的流失与返国正象征一段饱受苦难、又重新力求站起的近代中国历史,故追索文物实牵动每位中国人民的忧患愁思。再说,若不追讨回来,等同于默认了西方列强抢掠与盗卖的合法性,默认了持有者通过学术外衣把持各国文明诠释权的文化帝国主义行径,这对曾饱受殖民侵害之苦的广大发展中国家来说不啻是精神凌迟,因此中国追索流失文物,不单单是为了自身民族,更是替全球帝国主义受害者立下保护民族文化的典范,以儆列强掳掠之义不敢轻起。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