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取如此严厉的措施,等于是剥夺了那些热爱中国的人的权利,不允许他们回到已经被他们当作家的国家,”上海一家生产出口电动汽车部件的企业的英国老板亚历山大·斯泰尔(Alexander Style)说道。他被迫和家人搬到了新泽西州。

其他国家也有自己的旅行限制,但很少严格到这种地步。例如,美国禁止外国人直接从中国入境,绿卡持有者或美国公民的某些直系亲属除外。美国也禁止来自欧洲、巴西和其他国家的外国人入境。

澳大利亚每天只允许数百名本国公民和永久居民入境,日本从去年12月底开始也禁止外国劳工和学生入境
在中国,官员们将旅行限制视为成功遏制病毒的关键之举。自疫情暴发以来,中国报告了超过10.1万例新冠感染病例。尽管这些数字的准确性遭受质疑,但它们仍远低于美国,在美国,有2980万人新冠检测呈阳性。中国的策略说明了其优势所在,也反映了它的弱点。
中国是去年唯一实现增长的主要经济体。它很清楚,不管有没有外籍人员,企业都会找到办法维持在华业务;而且它也相信,疫情缓解后,这些人还会回来。另一方面,中国实施的限制凸显了疫苗推广的不足,与英美和其他国家相比,其疫苗接种速度比较缓慢。

外籍高管认为,中国很可能会是世界上最后几个重新全面开放的国家之一,可能要晚至明年2月的北京冬奥会之后。商业团体表示,中国的限制措施将导致大型工厂的建设或赢得销售订单出现重大延迟。

亚历山大·斯泰尔是上海一家公司的老板,他已经放弃了近期回中国的想法。 Victor Llorent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近段时间,中国驻至少50国的大使馆表示,想要进入中国的外国人可以接种中国生产的新冠疫苗来规避一些签证手续。政府表示,这一规定简化了签证申请流程。但这对来自美国等国家的旅客没有用处,因为这些国家无法获得中国疫苗。

“这有点像是第22条军规,”自去年7月离开上海后就滞留在美国的杰夫·乔利(Jeff Jolly)说,他在上海经营着一家语言培训中心和学术咨询公司。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