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3月下旬,一则来自南沙群岛中央牛轭礁与染青沙洲之间的消息让菲律宾政界、军界人士有所不安。菲律宾海岸警卫队等机构称,自7日以来,发现至少有220艘中国船只一字排开,停泊在礁盘中,既不作业,也不采取其他行动,入夜就打开船上灯光。

菲律宾国防部长洛伦扎纳(Delfin Lorenzana)和外长洛钦(Teodoro Lochen)已先后在3月21日发表讲话,敦促中国停止其行为。对此,中国外交部称“中国船只此举系避风”。随着菲律宾总统府直属官方媒体“菲律宾通讯社”(PNA)称牛轭礁内部署的是中国“maritime militia”(海上民兵),此语一出,南海诸国在西沙、南沙间的类似活动也由此浮出水面。

与此前中国船队前往礼乐滩等菲方控制区不同,此次中方船队在南沙三个中方人工岛之间停泊,由于菲律宾公务船和军用船只不便渗透,这意味着抵近牛轭礁的菲律宾船只可能是菲方的海上民兵。(谷歌地图截图)

中菲对峙南沙人工岛

中国“海上民兵”在南海上的战略存在早已不是新闻。美国负责东亚及太平洋事务的前任副助理国务卿费斯(David Feith)在2020年11月指出,称“中国海上民兵”拥有3,000多艘船只,在“公海和其他国家的主权水域”采取行动云云。

此外,本次中国船队的行动本不应该引发外界尤其是菲律宾的惊诧,因为牛轭礁和染清沙洲两处岛礁处在中国构筑的渚碧、永暑、美济三岛中央,三岛上均有中国军事基地。这较之此前中国船队逼近菲律宾控制的中业岛、礼乐滩以及南钥岛等水域就大不一样。

根据这张据称来自菲律宾海岸警卫队的照片,菲方见到至少百余条中方船只在牛轭礁下锚,白天不作业,晚上灯光大开,这种局面令其有所不安。(美联社)

菲律宾此次上报发现“中国船队”的情报途径较之以往大有区别。相对于在2020年前,菲律宾需要依靠美国“亚洲海事透明倡议”(AMTI)卫星资料锁定并确认中国船队资料,菲方此番已经出动了其包括海警在内的多种部队,并进入到渚碧、永暑、美济三岛中间的牛轭礁一带抵近拍照。考虑到菲律宾公务船只有可能在进入中国领海后被驱离,菲律宾也使用“海上民兵”,以渔船身份安全经过并拍摄中国船队照片的可能性就随之呈现。

事实上,菲律宾海军在2020年10月12日后也的确拿出了“组建海上民兵”的方案。菲军海军总司令巴科多(Giovanni Carlo Bacordo)亲自过问了此事。巴科多指出,菲律宾海军已经计划组建第一批共240人的部队,并将与菲律宾陆军的同级单位合作,在黄岩岛以南的“西菲律宾海”(即南海东北部地区)“专属经济区”水域展开巡航、护渔等活动,该计划得到了洛钦等人的全力支持。

中国在南海上采取的“海上民兵”战术并非中方独创,事实上,在南海有体系采用海上民兵战术的是越南。(路透社)

虽然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在2020年11月4日宣布搁置该方案,但菲律宾国家安全顾问埃斯佩伦(Hermogenes Esperon)在此后接受采访时也强调,菲方的这一计划只是尚待敲定,他还称菲律宾应该让更多渔民前往“西菲律宾海”,并由菲方军舰、军机为其护渔、护航。这一号召即显示了菲方虽然无力组织专门的钢壳渔船船队前往一线,但已经想到了驱使渔民为其前驱,“保护主权”。

南海上的民兵战线

其实,就南海上的“海上民兵”部队而言,相对于西方世界热炒的“中国海上民兵力量”,以及刚刚出现的菲律宾海上民兵,东南亚各国在这一新型武装力量上的应用都值得一提。譬如越南、印尼等国家已越来越倾向于使用渔船介入特殊海域,这给南海形势增加了新的不稳定因素。

中国与印尼在纳土纳群岛一线的对峙,最终停留在海警层面

目前,在南海地区规模最大的“海上民兵”组织来自越南。越南的“海上民兵”始于越南战争时期,据不完全统计,越南目前至少拥有4.6万至7万名海上民兵,占其从事渔业产业总人口的4.6%左右,其规模庞大,具有高度的组织性和专业性。在2019年,越南又颁布修订过的新版民兵法,通过国内立法对海上民兵的指挥管理、训练保障、任务等做了详细的规定。

根据越南媒体资料显示,越南“海上民兵”主要装备钢壳渔船,活动于西沙群岛近海到南沙群岛北部越控区域。有越南海军、海军航空兵配合护渔及救护相关人员。譬如在西沙群岛以东触礁沉没的越南钢壳渔船“QNa 90839 TS”号正是如此,该船系越南政府提供贷款建造,曾在2018年8月于南沙双子群礁与越方船只相撞,被越南海军拖曳回港,后在2021年3月15日触礁沉没,其船员随即就被在同海域作业的越方船只捞起。

越南海上民兵在2020年1月后扮演了相对活跃的角色

相比之下,奉行“全民国防安全体系”的印尼虽然没有专门组织“海上民兵”,但由国家支持的民兵组织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一直是印尼国防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印尼渔民在南海的活动也一直得到其国防部的支持,积极配合海军开展行动。譬如在2020年1月,中国和印尼海警在纳土纳群岛一线对峙时,印尼当局就威胁要调数百渔船前往一线;同年底,印尼渔民还在苏拉威西岛以南赛拉亚岛附近海域捞起一艘无人潜航器,并上交印尼海军。

分析认为,海上民兵具备成本低、隐蔽性强、外交风险小的独特优势,其数量庞大、行动诡秘等因素使其对南海形势的影响不容忽视。譬如越南在2020年内,有数千艘次渔船进入中国海南岛、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海域,其中就不乏担负侦察等任务的海上民兵船只;菲律宾渔船与中国渔船、商船相遇而翻船的事件也时有发生。在马尼拉也惊诧于中国船队的停泊时,南海沿岸国家针对海上民兵建立危机管控机制的必要性似乎也随之而来。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