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太仓——德国和中国国旗在林荫大道两旁迎风飘扬。工人们正在建设一个购物和酒店项目,它们将拥有在巴伐利亚或德国黑森林等地更常见的半木结构建筑风格。附近一家餐厅供应图林根烤香肠、炸猪肉香肠和大量德式酸泡菜。

工业城市太仓位于上海西北,距上海只有一小时多一点的车程。在建项目附近还有埃尔温·格柏(Erwin Gerber)的面包店,饥肠辘辘的顾客可以在店里买到按照巴登—符腾堡州的做法烤的乡村酸面包或椒盐卷饼。

“德国找得到的东西,”格柏说,“都能在我的面包店里找到。”

太仓是世界第二大和第四大经济体之间深厚联系的缩影。这座中国城市与德国的工业中心有如此紧密的联系,以至于有些人称其为“小士瓦本”(Little Swabia),因为太仓许多工厂老板的家乡在德国士瓦本地区。

但这种关系也引发了人们对德国已过度依赖中国的担忧。对拜登总统来说,这种依赖可能是个特别棘手的问题,他已把在贸易和地缘政治上孤立北京作为他对华总体战略的一个重要部分。

舍弗勒在太仓的工厂。舍弗勒是一家生产用于汽车工业、航空航天和其他工业用途的滚珠轴承的德国企业。
舍弗勒在太仓的工厂。舍弗勒是一家生产用于汽车工业、航空航天和其他工业用途的滚珠轴承的德国企业。 Lorenz Hub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去年12月,德国在欧盟与中国达成初步投资保护协定的过程中发挥了主导作用,尽管即将上任的拜登政府反对该协定。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为协定做辩护,称其对帮助欧洲企业在中国获得更多利益来说是必要的。今年1月,默克尔暗示,她不想让德国在新冷战中选边站,她在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上说,“我不赞成形成国家集团。”

考虑到德国是欧洲最大的经济体,默克尔的立场可能会对整个欧洲产生广泛影响。“就影响而言,德国的倾向很重要,”布鲁塞尔的俄罗斯—欧洲—亚洲研究中心(Center for Russia Europe Asia Studies)主任方娴雅(Theresa Fallon)说。

未来几个月,德国将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要求其选择立场。与中国的投资协议仍需获得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的批准,但议会中许多人对协议持反对态度。

埃尔温·格柏在自己开的太仓面包店里。“在德国找到的所有东西,”他说,“都能在我的面包店里找到。”
埃尔温·格柏在自己开的太仓面包店里。“在德国找到的所有东西,”他说,“都能在我的面包店里找到。” Lorenz Hub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德国在今年6月初举行的七国集团峰会上也可能面临压力。七国集团还包括法国、意大利、美国、加拿大、英国和日本。拜登希望加强在过去四年里不受前任总统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重视的七国集团。

一些欧洲政客、选民和人权组织希望德国在人权问题上采取更强硬的立场。他们提到了中国在香港镇压民主运动,在中国边远西部新疆地区将多达100万穆斯林少数民族关进拘禁营

“我们对在野蛮镇压少数民族问题上做出的含糊承诺不满,”欧洲议会成员、绿党(Green Party)外交政策事务发言人莱因哈德·比蒂科夫(Reinhard Bütikofer)说。

格柏给油酥面团打包。他的顾客中绝大多数是中国人。
格柏给油酥面团打包。他的顾客中绝大多数是中国人。 Lorenz Hub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就连德国主要的商业团体也呼吁中国对批评做出回应,虽然该团体通常支持默克尔的立场。

“新疆的人权状况,以及香港的政治情况,使我们的政治和经济关系紧张起来,”有很大影响力的德国工业联合会(German Federation of Industries)总干事约阿希姆·朗(Joachim Lang)说。“让国际社会更清楚地了解当地情况,并对这些指控作出回应,应该符合中国自身的最佳利益。”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