迄今为止,拜登重新调整美国对华政策的最有效尝试就是重新激发美国的同盟关系和国际承诺。在上周举行的虚拟峰会上,拜登以及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的领导人强调,需要采取协调一致的行动来抗衡中国在印度太平洋地区越来越强横的姿态。

但这基本上没有解决所有主要的双边问题,包括:如何应对特朗普政府施加的贸易制裁;中国在南海的军事扩张;如何处理对台武器销售;或如何处理像华为这样的中国科技巨头——它们向西方国家提供价格便宜的技术,但可能是中国情报机构的特洛伊木马。

拜登2月宣布对美国的对华国家安全政策进行全面审查,此刻华盛顿似乎是在等待这一审查的结果。这种谨慎是一个错误。

我们需要的是即刻采取一些不需太大投入的措施,以扭转两国关系的下滑趋势。

第一,拜登政府应提出在中国重启和平队(Peace Corps)和富布赖特(Fulbright)奖学金计划,这是美国人在过去几十年中了解该国的两种主要方式。特朗普政府取消了两者,作为孤立中国的举措的一部分。然而所有这些努力除了损害了美国培养新一代学者和分析师的能力之外没有任何成果。

第二,作为交换,美国政府应停止诋毁中国的孔子学院,称其为邪恶的宣传机器。它们很大程度上是文化中心,就像其他国家的教育机构,试图为自己国家树立良好形象。美国大学应阻止孔子学院提供认证课程——任何大学都不应允许外国政府设置课程表——但这些中心应能够像德国的歌德学院(Goethe Institutes)或英国文化协会(British Councils)那样在校外运作。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