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的台积电拥有全球过半的芯片市占率,更掌握了全世界最先进的晶圆制程,看似如此强大的筹码,那能用它来交换什么对台湾有利的条件吗?(中央社)

因应美国发起的芯片战争以及新冠肺炎(COVID-19)肆虐改变人类生活方式,2020年无疑是两岸半导体产业发展重要的一年。一是台湾的半导体产业产值达到正式超越3兆新台币,台积电(TSMC)的晶圆代工先进制程技术及产能成了战略资源,美国、日本、欧盟都传出邀请设厂消息,市值跻身全球前十大,台湾人认知的“护国神山”地位愈发稳固;一是中国大陆晶圆代工厂龙头中芯国际于2020年底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实体清单”(Entity List),并限制对其输出10奈米以下先进制程技术,台积电前共同营运长蒋尚义2021年1月回任中芯国际,出任副董事长职务,与先前已任中芯联合执行长的台积电旧部梁孟松,成为中芯国际面对生死之战的重要支撑。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半导体的供应链、人才流动全球化已是人尽皆知的既成事实,且蒋尚义、梁孟松早已自台积电离任多年,但始终被许多台湾人视为“叛将”。蒋尚义、梁孟松带领台积电团队在2000年领先全球,开发出130奈米铜制程技术,摆脱美国IBM公司专利桎梏,使得台积电确定在晶圆代工业领头羊地位的功绩,随着两人琵琶别抱一笔勾销。也让蒋尚义在回锅中芯后感叹,他有权利追求自己的理想与事业的目标,他对半导体先进封装及小芯片(Chip)技术仍有许多热情,叫他“叛将”太沉重,并认为这个标签“真的太政治化”。

当芯片成为战略财

蒋尚义的“政治化”之叹,一语道破两岸半导体产业自2000年北京大力扶植半导体产业、中芯正式成立以来的利、害纠葛与爱恨情仇;也道破在美、中对抗加剧之际,美国以芯片对大陆华为、中芯、中兴等企业“锁喉”,造就当下“世界需要台积电”景况,被台湾人进一步将台积电当成“护国神山”的根本原因。

只是,当“芯片荒”成为全世界政府都必须正视的课题,美国的英特尔(Intel)、美光(Micron)、辉达(Nvidia)和超威(AMD)联名建请拜登(Joe Biden)政府基于“国家安全”,将半导体制造领域视为“国家基础建设”加大投资;台积电也应美国政府“邀请”前往美国亚利桑那州设5奈米先进制程晶圆厂;应日本政府邀请前往日本设3奈米晶圆先进材料研发中心;欧盟也邀请台积电到欧洲设晶圆厂,希望一举将“Made in EU”的芯片产制率从现行的全球占比10%提升到20%。

换言之,各国已将资本密集、人才密集的晶圆厂当成不折不扣的“战略财”。美国、日本、欧盟邀请台积电设厂、投资的“司马昭之心”再明显不过,无一不是觊觎台积电傲视全球的晶圆先进制程技术,希望台积电“在地化”培养美国、日本及欧洲人才,达到技术扩散效果,最终形成完整的本土半导体产业聚落,一举摆脱目前“需要台积电”,乃至于台湾半导体产业聚落的窘况。

这个过程当中有一个吊诡的历史巧合,日经中文网20201年2月1日刊出《台积电强大引起美国焦虑》为题的评论文章,文中提及1985年的“广场协议”(Plaza Accord)及1986年的“美日半导体协议”,指美国为了改变当时已被日本企业寡占、垄断的半导体市场,不惜将半导体产业的垂直整合模式改成水平分工模式,成为台湾、南韩晶圆代工业崛起世界的契机。意有所指地对台积电被当成各国当红炸子鸡,对其中暗藏危机给予善意提醒。

因此,当芯片成为各国争抢的战略资源,进而邀请台积电前往设厂,尤其美国还指定5奈米先进制程,对台积电来说,不啻是一记警钟。当2024年台积电的美国厂正式投产营运后,不用几年时间,“世界需要台积电”就会变成曾经发生的“历史事实”,一如日本人铭记在心,日本半导体产业曾有过的霸权地位。

“西进大陆”vs.“前进美国”

从“政治化”角度切入,台积电到美国设厂、到日本设研发中心,乃至于尚未定案的欧盟邀请设厂投资,与2000年北京将目光投向半导体业,掀起台积电、联电、力晶等台湾半导体厂商评估前往大陆设厂高度相似,都是将产能外移到第三地,并预期外移后必然会发生的技术扩散、技术移转效果,可能对台湾本地产业产生冲击。

不同的是,台湾当年评估整厂移往大陆的是技术较落后的8吋厂,台积电的美国厂却是5奈米先进制程的12吋厂;当年台厂评估是否前往大陆设厂,虽然受到两岸复杂的政治因素干扰,至少企业仍掌握要释出哪些技术及全球布局的主动性。美国的“邀请”表面上虽然礼貌,实际上台积电为了缓解美国的焦虑,只能被动接受。

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视觉中国)

虽然“西进大陆”与“前进美国”对台湾半导体产业造成的影响殊无二致,甚至外流到美国的先进制程技术对台积电造成的伤害,可能还远大于当年要外移到大陆的8吋晶圆厂;但台湾人对北京威权体制“人治重于法治”印象、强夺台湾芯片制程技术取而代之的疑惧始终存在,“根留台湾”口号至今有力,却对台积电被美国“邀请”设厂的危机浑然不觉,或还因为“世界需要台湾”的虚无想象而感到欢悦。

虽说“政治归政治,经济归经济”本来只是一句空话,但对本质上没有不同的半导体产业外移,甚至“前进美国”对台积电、对台湾半导体产业的伤害远大于当年的“西进大陆”,台湾人却仅以“威权vs.民主”区分善恶而感到忧心与宽心,反不如日经中文网就日本自身惨痛经验对台湾提出的善意提醒来得深刻。

平心而论,台积电得以茁壮成今日的规模,除了李国鼎、孙运璇等人敏感的察觉世界科技产业变化,选择半导体为台湾科技发展重点产业及投入创业资金外,得助于美国甚多。包括从美国德州仪器公司(TI)挖角张忠谋赴台出任工研院院长,继而开办台积电;以及美国为了削弱日本,改变了半导体产业营运模式,选择发展低成本、高获利的IC设计业,舍弃高成本、低获利的芯片制造业,台湾才有机会另辟蹊径发展晶圆代工业。加上台湾人的勤奋、努力及创新能力,方能成就今日半导体产业的一片荣景。

试想,若英特尔当年选择到台湾设厂,吸走台湾人才与客户,岂有今日的台积电?

“根留台湾”并没有错,但不能成为限制台湾企业发展的紧箍咒,世界已经不一样,北京看待智财的态度也已大不同,面对大陆以举国体制发展半导体产业之际,拥有技术优势的台湾,与其继续用“根留台湾”思维对企业、人才赴陆发展情绪勒索,不如建置更完善的智财保护、授权机制,让台湾的“根”跨过海峡、伸向全世界,让台湾企业茁壮、强大,才能真正壮大台湾。

【上文节录自第64期《多维TW》(2021年3月4日)封面故事文章《大陆眼中台积电的两张面孔》。如欲阅读全文,请按此订阅多维电子刊,浏览更多深度报导和独家解析。】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