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在新冠疫情冲击之下陷入萧条,图为美国KOHL‘s商场门口的停车场空空荡荡。迄今为止,美国已经在持续了一整年的新冠肺炎疫情中动用了5.5万亿美元用以刺激经济(AP)

1.9万亿美元财政纾困法案落地后,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又开始着手自己在竞选时承诺的减税政策,计划向企业与富人大幅增税,一旦落地这将是自1993年以来美国最大的加税计划。

除了支付1.9万亿财政纾困案法案外,此次税收改革将为拜登长期的经济计划提供费用,在1.9万亿财政纾困法案通过后,拜登准备推出一项聚焦于基础设施建设以及战略产业的经济计划,支出规模将至少达到4万亿美元,如果这项计划获得通过,这将是继20世纪30年代罗斯福(Franklin Roosevelt)新政后美国又一次大规模的经济复苏计划。

拜登这项税改方案,计划将企业税从21%提高至28%;削减有限责任公司、合伙企业等公司的税收优惠。特别有争议的是对提高年收入超过40万美元人群的个人所得税税率,而对年收入至少为100万美元的个人征收更高的资本利得税,税率为39.6%。并扩大遗产税范围,计划将遗产税免征额设定到350万美元,赠与税免征额为100万美元,税率是45%,这也是2009年奥巴马(Barack Obama)时期的水平。

拜登也明白,美国联邦政府面临着较重的债务负担,可以利用的资金有限。截止到2021年3月1日,美国债务突破28万亿美元,已经破了历史纪录,占GDP的102%。此时的美国正面临消减疫情以及恢复经济双重任务,但拜登也难以承受美债发行过多,导致贬值的不良状况出现,因此通过税收手段来调节国民财富分配,为接下来的一系列财政纾困法案一级基础设施建设法案提供资金便是必须而采取的措施。

而出台政策另一个大背景,便是美国政治精英对于贫富差距日益悬殊的反思。尽管新冠疫情重创美国经济,但是许多科技公司在股市屡创新高,美国亿万富翁在疫情期间平均增加了57%的财富,四十年前收入底端50%人群的财富是总财富的3.7%,2011年初收入底端50%人群的财富是总财富的0.4%。美国财长耶伦(Janet Yellen)在就职演说中有这样的陈述:“早在疫情之前,美国就生活在K型经济之中,富者愈富,而另一些人群则越来越被忽视。”这是对当前美国财富分化和社会割裂趋势加剧的一种直观表达。

一旦这项税改法案出台,将会彻底否决其前任特朗普在2018年通过的减税法案。在特朗普(Donald Trump)任期内,将美国税收占经济比重锐减2.5%,而他将美国联邦公司所得税原本分四级累进、最高税率35%的结构,自2018年1月1日起,改为单一税率21%,是其主要的税改方案。可以说,特朗普时期的税改方案更有利于美国中高层财富的人群。

2021年3月10日,加州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和纽约州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在华盛顿国会山举行的入学仪式上签署了1.9万亿美元的COVID-19救助法案。(AP)

而拜登这项减税措施,则是为了稳固其民主党主要的基本盘——中低层阶级民众,这与1.9万亿财政纾困案中向年收入不超过7.5万美元的中低阶层每人直接发放1400美元,可以说是从收入-支出两个方面减缓美国中低阶层民众的经济压力。在中低阶层民众收入能够增加的基础上,拜登政府希望能够激活整个美国社会的消费市场,并通过接下来的基建与产业经济复苏案来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以此在疫情逐渐消退的大背景下,刺激整个经济的发展,这也是拜登执政的主要目标,也是夯实民主党在未来大选中主要基本盘的措施。

当然,要想彻底激活经济,拜登也不得忽略美国高收入阶层的诉求,毕竟掌握大量资本、技术资源的美国富裕阶层是经济快速增长的主要力量,一旦税改政策过于伤害了他们的利益,也可能会对美国经济增长起到负面作用。有人测算未来10年美国经济增速会因为下降1.62%,如何把经济蛋糕做大的同时,分好蛋糕,是摆在拜登政府面前的重要问题。

(本文作者齐为群系山东大学(威海)全球胜任力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