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币升值引爆的资金狂潮及台积电买盘强劲,推升台股在2020年7月27日突破12682点,盘中以12686点再创历史新高。而台股在台积电的推升下,接连突破历史高点。 (中央社)

自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兴起以来,人们的生活型态随之发生变化,仰赖当代3C科技产品的“云生活”应运而起,带起疯抢科技产品的“云商机”。当中,受惠最深的当属制造相关产品及其必须零件的产业。台积电(TSMC)的能见度于整个“疫情年度”(2020)闪耀国际,在“史上最佳的台美关系”下,首届“台美经济繁荣伙伴对话”(Taiwan-US Economic Prosperity Partnership Dialogue)将“供应链”列为“优先议题”,意指的自是台湾半导体业。

诸多公开场合,不论是台湾的经济智库学者、主掌经济议题的相关高层官员(如经济部长王美花),不断向台湾内部喊话,更向国际喊话:“台湾的半导体世界顶尖”,一来让台湾社会“开心”,二来让国际“放心”。同时,台湾也应该深化加入特斯拉(Tesla)电动车的供应链,因为台湾的零组件、晶片等供应稳定。

或许拜疫情所赐,台积电也好,或说整体台湾半导体业也罢,此刻都仿若“矽盾”、“护国神山”,为台湾的“高度信心”进行了“加持”。然而,在耀眼的台积电背后,台湾其他产业顿显“黯淡无光”。

台经济部长王美花多次在公开场合赞扬台湾半导体的强势。(吴逸骅/多维新闻)

光芒背后 失衡相随

根据台湾经济研究院产经资料库研究员刘佩真指出,台湾的半导体产值年增率从2019年的1.7%提升至2021年的19.7%(工研院产科国际所则预估为20.7%),产值规模高达3兆2,000亿元新台币(占台湾GDP的16%),而台湾半导体的全球市占率来到第二名,仅次于美国的42.9%,并与第三名的南韩15.9%拉开差距。

又因台积电目前的5奈米制程几乎是领先全球的水准,除了5奈米制程比重将拉高至20%或以上,台积电也推出先进封装技术与3、4奈米陆续试产,台积电的领先,在在让台积电成为中美科技博弈的局势底下,美国欲积极拉拢的对象。

台积电固然让台湾人多少重拾在国际空间受限、经济发展有限的各类不利前提下,类似于过去“经济奇迹”时代荣景般的“昂首阔步”。不免要回到最根本的问题:台积电繁盛的背后,究竟有多少人受惠?

据统计,目前台湾的总就业人口约为1,152万人,IC半导体“直接”就业人口约为22万人,约占总就业人口的2%;倘若将与IC半导体相关的就业人口加进去,合计约为82万人,只约占总就业人口的7%,带动的就业机会似乎相当有限。在前述的“7%”以外的九成就业人口,暂且不论同被视为高收入、高产值、就业人数占比少、入行门槛高的金融业及资通讯服务业,仍有约七成至八成的就业人口是在台湾广义的“传统产业”服务。论就业,传产所雇用的人数数倍于科技业;论产值,传产不逊于台人所泛称的“高科技业”。

此外,半导体业或高科技业,其入行所需要的专业、技能或学历门槛,本身就让大多数人望尘莫及,技术具备与否,本身就是一种“筛选工具”。是故,要去期待半导体业能创造多少就业机会,本身就不切实际,但同时国家的发展又可能相当需要。

为了“大多数人”的就业,国家的角色必须在发展“核心产业”之余,均衡顾及到其他产业,但很显然在目前政府的视野中,半导体业是台湾“唯一”重要的产业,而对其他产业的著力甚少。

台湾的经济官员于公开场合经常提及台湾的半导体(特别是台积电)表现如何的立足国际,就连蔡英文本人都于2月3日民进党中常会活动,表示“这确实是一个百年难得一见的机遇”,也希望能够善用这个机遇,让台湾在未来的数十年、甚至百年,成长的动能都一直能够维持下去,她也希望现在处于中小型、甚至中大型的公司,能够结合创新科技,“打造出更多像台积电一样的护国神山”。

蔡英文所言,固然是一种仍寄望于具有高度发展潜力的核心产业,带动国家经济发展的“期许”,却也一体两面的反映出台湾的产业发展严重失衡,这种失衡影响的层面将可能扩及就业结构,导致“一枝独红,万枝凋零”的局面。

蔡英文也须知,虽然在其任内,台积电的市值、股价是史上最高,但台积电的表现是“前人种树”的成果。台积电本身,具有技术底蕴,是长时间耕耘、研究,以及在国家大力扶助核心产业发展的时期所累积的结晶。此刻,恰好让台积电迎上时间当口,躬逢其盛,冲了一波新高。蔡英文的角色,仍是必须兼顾台湾的产业均衡发展,切勿“眼中只有台积电”。

台积电近期虽表现亮眼,但相当程度是奠基于台积电的技术基础。蔡英文恰好躬逢其盛,赶上台积电最兴盛的时候。(中央社)

勿奢望神山永驻

台积电的表现亮眼,值得全体台人骄傲,而回到最根本的是,台积电的本质仍为“科技代工”(“半制造业”),科技是具有高度先进技术的词汇,冲突的跟带有传统制造业性质的词汇——“代工”放在一起,说明了它的成本仍是主要考量范围,且附随于科技的“潜台词”。

犹记得台湾发生于2017年8月15日的“全台大停电”,当时的舆论氛围紧张,关注台湾科技厂的生产是否受到影响,当时的台湾舆论开始猜测,台积电是否会因此将部分重点产能移出台湾、赴美设厂(台湾各大论坛亦出现类似讨论跟传闻),由此再次点出台湾“五缺”中的“缺电”,是台积电最为关心的问题之一。

不光是发电总量足够与否,更重要的是电力供应是否稳定。台湾目前的电价是世界闻名的便宜(且又有针对重点产业提供优惠、补助),相当程度的抑制台积电的代工成本,某种程度也因此提高了台积电的毛利。

2017年的传言、臆测,放到2021年似乎依旧适用。台湾即将在2025年落实“非核家园”,而核四的最后一小批燃料棒将于今年第1季尽数移走。截至目前,核能发电仍约占台湾总发电量的15%,核能发电的缺口届时将由何种发电补足,将是一大“政治课题”。

一次的大停电,就让台积电开始“考虑”部份重点产能出走,未来能源供应倘真出现吃紧,恐将更加强化台积电的出走决心。微软创办人比尔盖兹(Bill Gates)日前接受媒体专访时,被询及台积电仰赖的能源渐增,台湾该如何寻找适当的能源供应。他直言,对某些国家而言,仰赖再生能源比较困难,他点名日本和台湾“两个能源难以自给自足的地方”,因为不位于赤道附近,再生能源发电又会受到季节和恶劣天气影响。

盖兹更称,目前能量移动的一种主要方式,是透过液化天然气(LNG),“但这仍是排碳能源”,他认为“绿氢能源”可能会是一种解决方式,就如同核分裂或核融合也是解决方案之一。台湾有“能源专家”“建议”2030年让再生能源翻倍,在2035年让燃煤归零,到时如此实践后,台积电真能保证不会出走,永留台湾?

须知台积电的外资持股比例高达75%,假使未来台湾面临能源不足或其他不可抗力的环境缺陷,台积电不可能因为“台湾价值”,选择和台湾共存亡。台积电若走了,台湾除了产业空洞化“遍地开花”、留下一地的失衡哀伤外,又能剩下什么?

【上文节录自第64期《多维TW》(2021年3月4日)封面故事文章《只剩台积电:产业失衡之殇》。如欲阅读全文,请按此订阅多维电子刊,浏览更多深度报导和独家解析。】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