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到自然醒,远离996、通勤赶地铁、最后一分钟打卡,甚至连今天是周几都忘记了,这样的退休生活一向是现代都市人心目中那块“可遇不可求”的乐园,而提早退休更是许多人实现财富自由后第一件要做的事。不过近来外界关于延迟退休的讨论可能让这样的梦想变得越来越难实现。

近期中国即将迎来2021年的全国人大、政协两会,而外界认为此次两会可能推出关于延迟退休的政策和改革方案,以便因应中国社会走向高龄化社会所带来的养老难题。对此,多维新闻采访在北京结婚生子的小凯,询问他对于延迟退休和两岸因应养老难题的看法。

据2016年资料显示,全国已有22个省市社保收不抵支,已经需要挪用失业保险金和中央财政拨款来支援,延迟退休从提出设想开始调研似乎已板上钉钉。

多维新闻:能请你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的背景吗?

小凯:我是80后,大约是在2018年年初来到北京工作,我在2018年和北京太太结婚,而我们的女儿则在2020年出生,由于在北京定居,所以对于大陆的社会问题会比较有切身的观察和感受。例如以退休这个议题来说,我的岳母前两年退休,所以目前可以在家帮我们带小孩,很大程度上解决育儿难题。

多维新闻:你认为延迟退休能缓解养老难题吗?

小凯:养老难题是一个集国家政策、个人和家庭的综合性社会难题,不过每个家庭的情况和经济条件又不一样,因此很难抽象地去讨论,而政府能做到的只是透过政策尽可能让养老问题遭遇到的阻力较小。台湾政府近期一直在推动的长照2.0就是希望能从政府的角度,制定体制和政策,协助每个家庭去进行家中老者的照护。而如果只从延迟退休这个单一政策来说,对于养老难题的帮助其实不大。

多维新闻:台湾有经历这类的社会议题吗? 这个经验能否做为大陆即将开展延迟退休的参考呢?

小凯:以台湾经验来说,延迟退休主要是考量社会劳动力以及退休金发放的问题,而台湾在延迟退休方面有从2013年开始进行的“85制”(工作年资加年龄达85则可申请退休;例如55岁工作30年即可退休)改成“90制”,但这主要针对公务人员,一般劳工退休年龄是60岁,此外在2018年推动年金改革,但后者引发很大的社会反弹。

对比之下,大陆的法定退休年龄是男性60岁、女干部55岁、女职工50岁。而大陆社保的部分,我没有过多研究,但我猜目前打算立法通过延迟退休的主要考量应该还是基于经费的问题。而延迟退休是缓解问题的一方面,但另一方面更重要的其实是社保基金如何才能永续的问题,而这笔账显然需要各地政府好好算一下。

多维新闻:你觉得延迟退休会带来怎样的社会影响呢?

小凯:实际上,依照大陆社会的发展,长照议题和育儿议题也有联动的层面。我们都知道农村的留守儿童是一个不好的现象,也可能成为未来社会发展的不定时炸弹,因此如何避免它的发生不仅是教育问题,也是社会问题。就我自己在北京的观察来看,在都市化进程的发展下,都市青年新手父母很大程度上得仰赖家中的老人来协助带娃。而大陆退休的时程设定较欧美国家早,因此对个人来说,在有父母辈的协助下,生育的意愿会比较高,但这样的优势可能会被高房价和高教育经费给抵消,这得看每个家庭的状况和条件而定。但我相信一旦延迟的话,可能会打消更多家庭的生育意愿。

多维新闻:你个人对延迟退休是支持还是反对的呢?

小凯:前面提到延迟退休主要是因应养老退休金的支付问题,但我认为重点是大陆社保基金如何才能永续的问题。而延迟退休的社会代价除了可能影响生育率之外,此外还会影响年轻人的就业率。而从整体社会的发展来看,这当然是一个不好的现象。此外,我认为大陆目前的退休制度和年龄,似乎是见证中国“社会主义的制度优越性”,而如果一昧地向欧美先进国家学习,反而不见得符合人民的福祉。所以我个人不是那么支持延迟退休,不过如果各地区的财务出问题了,那每个人当然也得“共体时艰”,但我可能倾向正常退休,但少领退休金的方案。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