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3月2日)晚上9:00,由爱丁堡大学组织的国际疫情防控专家研讨会在线上举行,来自中、英、美等国的专家学者就新冠疫情大流行的议题进行对话。会上,钟南山院士与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进行连线,探讨了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对健康的威胁以及如何应对等问题。

  钟南山与福奇达成共识 把握好疫情防控与经济发展平衡

  在第一个议题中,钟南山院士与福奇探讨了如何把握好疫情防控与经济发展之间平衡的问题。

  在发言中,福奇首先表示,面对疫情,经济停摆和恢复必须要同公共卫生防疫的要求匹配起来,至于找到经济和防疫之间的平衡,需要开展有效的政治游说,需要多个学科,包括社会科学、政治科学界联合起来。“比如现在多个国家的经验已经证明,疫苗对抗疫情是有效的。但这必须要基于全球合作。”福奇指出,全球合作之所以重要,第一个原因是出于道义责任,第二个原因在于病毒变异。仅仅一个国家的成功防疫是不够的,如果不开展跨国合作,病毒会在跨国传播中快速变异,反过来又会冲击已经成功防疫的国家。“面对快速变异的病毒,没有一个国家能独善其身。”

  钟南山院士非常同意福奇关于“重启经济不能操之过急”的观点,他表示,中国和其他国家相比,在每百万的确诊病例数据比较中,以及每百万的死亡人数的情况,中国的人数都是最低的。中国的GDP在去年上半年也有所下降的,但在下半年恢复了正常的经济发展。中国采取的措施就是严格的疫情防控,中国的政策是:“除非疫情能够得到基本的控制,不然就不会重启经济活动。”

  中国工程院院士 钟南山:我们是一步一步放开社会经济活动的,一边放开,一边观察疫情的态势。并不是突然的放开。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在考虑什么时候能够复工复产,去年一直到疫情基本得到控制2个月后,我们才重新开放经济活动及复课。在一开始,在这方面我们作出很严格的规定,我觉得很多的其他国家在这方面的规则不够严格,所以导致了过于快地复工复产,疫情再次反扑,这是很多其他国家的人民所经历的问题。

  钟南山:至少2—3年才能达到世界范围内的群体免疫

  对于“群体免疫”,钟南山院士表示群体免疫是不能够用一些不科学、不人道的“自然免疫”手段达到群体免疫效果。随着疫苗的研发和陆续上市,“我觉得至少要有2—3年的时间才能世界范围内的群体免疫”。钟南山院士认为变异的病毒对疫情防控形成了巨大的挑战,也会让疫苗的效度大大降低。我们需要全球的合作,这样我们才能把我们的研究工作推进一步,也能够设计更好的疫苗来防止变异。”

  现在有些疫苗已经在研发中,中国已有3款疫苗被批准有条件上市,1款可在紧急情况下的使用。

  中国工程院院士 钟南山:群体免疫是不能够用“自然免疫”手段达到的,这是不现实、不科学、也是不人道的,而应该通过大规模的疫苗接种达成。我觉得至少要有2—3年的时间才能世界范围内的群体免疫。现在中国有多种疫苗已经在研发中,中国已有3款疫苗被批准有条件上市,1款可在紧急情况下的使用。

  钟南山:全球合作需要世界卫生组织牵头协调

  在对话中,钟南山院士提出,新冠病毒是全人类的敌人,假如新冠肺炎还在个别国家蔓延,那么就不可能在全世界得到控制。这就意味着我们还要共同地面对新冠肺炎,这就需要由每个国家的决策层基于科学、基于证据去进行恰当的决策,需要全球的团结。

  对于全球合作,福奇表示乐观,“之前其实一些全球合作也有成功的例子,比如麻疹和脊灰,所以具体到新冠肺炎,我觉得没什么理由不成功。”

  钟南山院士认为,要实现全球合作这一目标,需要由世界卫生组织牵头协调。

  中国工程院院士 钟南山:新冠病毒是全人类的敌人,假如新冠还在个别国家蔓延,那么新冠肺炎就不可能在全世界得到控制。这就意味着我们还要共同地面对新冠这就需要由每个国家的决策层基于科学、基于证据去进行恰当的决策,需要全球的团结。应对公共卫生问题就像应对气候问题、大气污染一样,我们要朝统一的目标努力,因为全球团结合作非常重要。至于如何达成合作,我认为最好的途径是通过世界卫生组织牵头协调,更好地发挥疫苗公平分配的角色。

  福奇:预测美国一年后能够基本控制疫情

  在对话中,福奇表示,一年后的美国可能无法完全消除新冠疫情,但希望经过疫苗接种,疫情能够得到很好的控制。

  钟南山院士则表示,“我很难预测一年以后会怎么样,但是我觉得会比现在好。”我们还有很多不可知的因素,比如病毒的变异可能会出现,比如说也会有新的感染病例。我们还需要更多地努力,全世界各地的专家还需要通力合作,能够开发出新的药物、新的抗体、新的更有效的疫苗,这些都是我们要恢复正常的社会生活的必要前提。

  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 福奇:在一年之内,我们不可能让全世界所有人都打上疫苗,但希望经过疫苗接种,能将美国疫情抑制到某种程度,虽然可能不能够完全平息,能够得到很好的控制,能够逐渐恢复正常。一年内我希望我们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让经济能够复苏,而且因封锁产生的各种社会影响也能够得到恢复。

  福奇:人类不应该忘记新冠的惨痛教训

  对话中,福奇特别指出,瘟疫贯穿了人类历史,现在有,将来也会有。如果我们不吸取新冠疫情这段惨痛经历带来的经验教训,是很耻辱的。

  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 福奇:现在我们有很清楚的一点就是我们要保持这种团结合作的精神,用这种精神来推进全球卫生健康网络和这方面的工作,应该要让每一个国家都参与到这个过程中,而且每一个国家都在这个过程中都要学习和吸收这些痛苦的经验,十年之后、二十年之后,我们都不能忘记经验教训。瘟疫贯穿了人类历史,现在有,将来也会有。如果我们不吸取新冠疫情这段惨痛经历带来的经验教训,是很耻辱的。

  视频连线结束后,钟南山院士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谈到参与此次对话的感受,他表示非常同意福奇提出的我们不应该忘记这次的惨痛教训,同时疫情无国界,各个国家应该共同携手应对。

  中国工程院院士 钟南山:福奇刚才问如何平衡重启经济和疫情防控,他是特别认识到这一条,这个共识对我们是很重要的。有几条共识:一是对传染病本身,以前认为传染病很快过去了,要主要应对慢性病,这个看法是不对的。这次疫情对全球造成的损失超过任何一个慢性病。所以每一个传染病都要非常重视,各个国家、各个政府都要非常重视,这是一个很强的共识。那么我也体会到,要做出一个决策,必须要基于科学、基于实际的证据,所以我想对人民、对老百姓、对科学家,我们的感受是一致的。

  (总台央视记者 陈旭婷 罗平章 邓裕达)

新闻来源: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