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美法德等研发出疫苗的国家在接种疫苗上赢得先机。(路透社)

如何解决新冠疫苗供不应求的状况已是迫在眉睫。2021年3月,世界贸易组织(WTO)成员国会议将再次提出“暂时放弃知识产权以获得抗击疫情的工具——疫苗”的理念。此前2020年10月,印度和南非等国在世界贸易组织召开的《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TRIPS)理事会上,呼吁为成员国生产新冠治疗药物及疫苗专利提供豁免。这一倡议得到了近百个发展中国家的支持。

不过,2月26日在世卫组织(WHO)举行的新冠肺炎例行发布会上,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mon Ghebreyesus)称,当提出暂时放弃新冠疫苗知识产权时,出现了缺乏合作和严重抵制的现象。

“新冠肺炎大流行是史无前例的,新冠病毒已把全世界作为人质,这样的事件可能每一百年才会发生一次。在世贸组织《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中,有一项放弃知识产权的规定。但有些人甚至不想讨论这个问题,如果现在还不使用这一规定,那什么时候才会用到。”谭德塞强调。

泰国2月28日开始为医护人员等高风险人群接种中国科兴新冠疫苗。(新华社)

据了解,《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第31条规定显示,成员国在处于紧急状态或在其他极端紧急的情况,或在公共非商业性使用的情况下,可以豁免“尊重专利权持有人权利并从权利持有人处获得授权”的义务。在公共非商业性使用的情况下,无需获得权利持有人的授权,只需迅速通知即可。

目前,这份提案已经得到了57个WTO成员方的支持,大部分为非洲国家、拉丁美洲国家等。而以美国和欧盟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和地区激烈反对放弃知识产权,先后三次否决上述提议。包括中国和土耳其等在内的成员方欢迎这一建议,但希望能在某些问题上看到更多的澄清。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从道义和实际需要的层面看,应该放弃知识产权。但从实际的利益出发,并没有多少药企和国家愿意放弃产权。发达经济体认为削弱知识产权保护和执法将不利于全球对抗疫情。

扩大产能到底按照市场规律来逐步扩大,还是通过放弃知识产权迅速扩大?疫苗分配是按照市场规律下价高者得,还是通过管控分配到有需要的地方?争议的背后归根结底是不同抗疫思路的差异。是全球主要国家和大部分发展中国家在全球治理层面的分歧。

欧日等国家和地区在疫苗研发上投入巨额资金。(多维新闻制作)

此外,全球已经投入使用新冠疫苗屈指可数,还有上百支疫苗在研发试验阶段。这些项目的运转需要庞大的资金支持。如果放弃疫苗知识产权,无疑会打压现有的研发势头。因此疫苗知识产权是否应该放弃,牵一发而动全身,不只是已经投入使用的疫苗无法盈利这么简单。

疫苗看似是大型药企在研发、提供,实际上大型药企背后皆有国家做强有力支撑。在结构性供需现状难解的今天,疫苗已是稀缺资源,谁掌握这种资源谁就可以率先从疫情中恢复,获得发展的先机,谁掌握疫苗的提供亦可以获得相应的国际影响力。无形间,疫苗演变为了大国战略竞争的工具。

中国如果率先放弃疫苗知识产权,相当于站在了美欧的对立面。北京的决策者们可能并不愿深陷这样分裂的国际氛围。

疫苗分发价高者得的现状无法凭中国一己之力扭转。疫苗提供也并不能通过中国一个国家放弃知识产权来实现。从长远看,中国可能会依靠本国生产疫苗,然后捐赠或者低价卖给他国,还可能会同地区大国合作生产疫苗提供给地区国家。马上放弃知识产权并不现实,除非这一提议在联合国层面获得通过。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