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的标志性项目“一带一路”已在参与国引发了减免债务的要求,与此同时,中国的主要银行似乎正在缩减它们对该项目的投资。习近平的政府对南海部分区域越来越多的主权要求,已引起了该地区国家的反感,并引起了美国及其盟国海军的注意。
前总统唐纳德·J·特朗普发动的贸易和技术战让习近平处于守势。华为在被政府精心扶植为中国科技行业的关键企业之后,正处于自由落体状态,已开始出售资产。欧盟也许因为不顾新疆存在的侵犯人权状况,在去年12月与中国签署了《中欧全面投资协定》而受到批评,但任何阅读了细则的人都看到了协定所揭示的来自北京的重大让步,尤其是在开放制成品市场方面。

还有离家门口更近的奖品:台湾和香港。任何针对台湾的军事行动会有很大风险,失败会毁掉习近平的职业生涯。最容易摘的果子是将香港纳入北京的管制:中国国家主席正在这样做。

然而,就连这件事也很棘手,因为这可能会毁掉香港作为中国大陆与西方之间最自由的货物、资本和人员中转的地位。这种损失对北京来说会是巨大的,有证据表明,习近平在中共内部的对手,尤其是前国家主席江泽民的政治继承人,已做出了让习近平有受威胁感的不安反应。

这种反应的一个间接迹象是习近平的反击。一个能说明问题的例子是:中国官方新闻机构新华社去年12月中旬发表了一篇针对“崇美软骨病人”措辞严厉的评论,称这些人甘当“投降派”,这个来自毛泽东时代的词是用来谴责那些被怀疑接受了西方意识形态的不忠诚党员的。

在1978年到1989年间担任中国领导人的邓小平的一个基本策略是,在向西方摊牌之前,在2047年对香港进行全面管理之前,以相对宽松的方式治理香港,同时利用香港为大陆提供的东西。但习近平迫不及待要在自己任期结束之前取得一个历史性胜利,他正在加速这个时间表。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