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他们在华氏零下40度左右的寒冷中神志不清,在迷路后倒下了。有些人可能会为了多穿一层而脱掉了死者的衣服。

“这是九个朋友一起与自然力量抗争的故事,”高梅说。“他们没有放弃彼此。”

尽管雪崩理论不能解释辐射的痕迹,但考虑到人体在高海拔地区长时间暴露在阳光下,有些人认为这种水平并非异常。食腐动物和自然分解可以解释人体部位的缺失。

Public domain, via dyatlovpass.com

这项研究未能说服哈吉伊斯卡。她认为,一棵树倒在了远足者身上,当地领导人为了躲避上级的惩罚而掩盖事实,却搞砸了。她说:“有关此案的一切都是疯狂的。”

这项研究也没有说服尤里·K·肯茨维奇(Yuri K. Kuntsevich),他12岁时出席了这群死者的葬礼,现在在离那段山路最近的大城市叶卡捷琳堡的公寓里经营着一个关于这个神秘事件的简陋博物馆。他说,对于有经验的远足者来说,在一个哪怕有一丁点雪崩可能的地方安营扎寨,都是“不可想象的”。

对于肯茨维奇而言,这些人是拒绝逃避灾难的英雄,这是一个人为的巨大灾难,但的确仍是未解之谜。只有存在不法行为才能解释这场悲剧。

“他们遇到了可怕的事情,”他说。“他们没有坐以待毙。”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