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到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而停办的“2021台湾灯会”,其参展的灯艺作品未因此而熄灯。台观光局日前宣布将以“台湾灯会全台祈福”的形式,让主灯、副灯于全台遍地开花。灯笼,在古代是人们日常生活中的重要照明器具,但随着时代的演变、科技的进步,今日一般大众大概只有在元宵灯会期间,才会频繁接触到花灯、宫灯等各式各样的灯笼。但其实,传统灯笼不只有这些,灯笼的样式繁多超出我们的想象,在不同的节庆场合也有不同的意义。

受到疫情影响,不仅过年冷清,灯会也多取消。(新华社)

传统中式灯笼分类

在过去,灯笼无所不在。根据学者研究,大约秦汉时期中国人才有灯,而纸灯笼大约是东汉时有造纸技术后才有的,从此便有丰富、多样的灯笼诞生。依制作材料、骨架、外型的不同,传统中式灯笼可以分为以下几种:第一种是竹篾灯,台湾称“泉州式灯笼”。主要以质地坚韧、有弹性的桂竹及麻篱为主要制作材料,有桶型、圆型、橄榄型三种。其灯笼骨架为细竹篾交织编成灯胎,因在骨架外以纸糊裱,也称做纸灯笼。

第二种是伞灯,台湾将其称为“福州式灯笼”(又称厦门式)。特色是可撑开收放,早期骨架会糊上纱布,现多改成布。第三种是花灯,由于灯笼都要悬挂高处不能太重,但花灯因着重在娱人娱乐,外型限制就没有一般灯笼多,创作空间更大。第四种是宫灯,以丝绸为主要材质,搭配木头、金属等各种材质,有四角、六角和八角宫灯。现代则有压克力、玻璃喷沙制作。第五种是塑料灯,用塑料组合而成,今日在庙宇能普遍看到,因材质耐用多悬挂户外。除此之外还有水灯与天灯。

不同场合的灯笼寓意

灯笼除了有照明、美观作用外,还有许多象征意义,可依照婚丧喜庆场合区分。比如有着传统中式宫廷建筑外型的宫灯,就代表喜庆,适合拿来做新娘灯。新娘灯在传统闽南婚俗,由新娘的兄弟提着此灯前往新郎家,将其放在新娘房内。由于“灯”的闽南语发音同“丁”,而点灯闽南语音似“添丁”,代表着早日添丁的意思。

新娘灯又称龙凤绣花灯,传统新娘灯多用绢帛制作。(翔泰寺庙用品公司)

除了新娘灯外,还有女婿灯。在新郎前往迎娶新娘时,会以写着新郎姓氏的伞灯做为前导,上头还会写着男方堂号、“两姓合婚、百子千孙、世代兴隆”等字样。迎娶后,便将此灯悬挂于男方家中的祖祠或厅堂。

丧礼方面也有专用的灯笼,俗称五代灯。早期,当某户人家在办丧事时,便会在门口悬挂白底蓝字的灯笼,上头书写往生者的姓式,侧面则写“五代大父”、“四代大母”(依几代同堂而定)。如是享寿(60岁至89岁)、耆寿(90岁至99岁)者,则用粉红或大红色的灯笼,再用金字书写。除了五代灯外,还有女儿灯。因传统视出嫁的女儿回娘家扫墓为大忌,清明节时女儿便会请娘家兄弟买一对灯笼挂在父母的坟上,以表孝心。

早年,若有长辈过生日,也会献上一对灯笼祝贺,并写着“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等祝福语。如果家族内兴建的祠堂放上中梁(传统民宅的正梁)时,会选用黄底灯笼,用红字写“上梁大吉”。落成后,便会挂上写“合家平安”的灯笼。新人结婚时,女方娘家也会来新房挂灯笼。这类与盖房、新居有关的灯笼,称做上梁灯。可惜上述提到、与民间婚丧喜庆相关的灯笼,在现代社会风俗改变下,今日已不多见。

宫庙與神明遶境的灯笼

在民俗庆典方面,除了元宵节外,宫庙,以及神明诞辰举行相关活动,便能看到各种灯笼。比方一般宫庙都会订做一对写有宫庙名称的大型灯笼,悬挂庙前,上头除了庙名外,还写有“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等字样。除此之外庙宇内外也会悬挂各式灯笼。

到宫庙,只要抬头一望便能看到各式灯笼。(Facebook@北港森兴灯笼店)

在神明祭祀活动时,庙方都会赠送给轮值的炉主(主导神明祭祀事宜的负责人)、副炉主、头家(祭典的募款、筹备人)一对灯笼。黄底红字写炉主的职称、姓名、岁次与合家平安,除表示感谢外也代表神明的庇佑,并于三元节(元宵、中元与下元节)替换。

神明遶境上因有太多娱乐表演,民众在观赏之余,也容易忽略具有增添气氛、保佑平安之意的灯笼。(多维新闻╱袁恺勋)

另外,妈祖等神明生日时举行的绕境活动,光是进香灯就有各式种类,比如神轿上挂着的轿灯,亦是进香灯的一种,有制煞的作用。绕境队伍的开路鼓灯、哨角队灯、旗帜队灯、神轿班灯、执事灯等,也都属进香灯的范围。

由此可知,除了元宵灯会上看到的花灯外,宫庙、神明遶境也有各式灯笼,但可能民众专注在庙宇里的祭祀活动,或是遶境队伍上热闹的舞龙舞狮,而忽略了灯笼的存在。灯笼,本是过去各式场合里增添气氛,不可或缺的物品,在欣赏结合现代科技制作而成的花灯,不妨回过头欣赏朴实的传统灯笼。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