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在2月19日先后出席七国集团(G7)领导人视频会议和慕尼黑安全会议,与主要盟友举行了多边会谈。

通过这次外交首秀,拜登与日欧等一众盟友基本上有了初步的认识,达成了一定的共识的同时,彼此也存在分歧。

有共识

这是拜登上台后首次亮相国际外交场合。此前他在首次外交政策演讲中就宣示要修复与盟友的关系,在慕尼黑的演讲中,拜登一上来就强调“美国回来了”“跨大西洋联盟回来了”。通过G7和慕尼黑安全会议,美欧在修复关系上取得了共识,也有结果。

拜登成为首位在慕尼黑安全会议发表演讲的在任美国总统。(AP)

其一是美欧熟悉的“多边主义”正在回归。G7峰会后的声明中誓言,要“使2021年成为多边主义的转折之年”。各方在疫情、气候变化等议题上展现出合作的意愿是证明。此次G7峰会,美国承诺向“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提供20亿美元,并将在2021年和2022年再提供20亿美元;德国承诺提供18亿美元;欧盟委员会承诺提供3.63亿美元;日本承诺提供7,900万美元;加拿大承诺提供5,900万美元。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甚至提议应该将5%的库存疫苗捐赠给非洲国家。

其二是在“民主”或者说意识形态上达成了共识。拜登在演讲中强调了变局中,“民主”的重要性,称“在这个变化了的世界里,民主国家仍然能为我们的人民发挥作用”。

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也认为,“一个崭新的世界正在我们周围崛起,贸易和商业模式正在发生变化,全球重心正在东移,技术革命正在以惊人的速度进行。但是,我们任何人都不应该害怕或反感这些变化。自由社会因其对自由民主、法治和自由市场的信念而团结在一起,它们肯定构成了人类进步的伟大三位一体。”

其三是要按照规则行事。拜登提出,每个国家都必须按照同样的规则行事。这得到了欧盟领导人的认可。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谈到,“欧洲和北美必须捍卫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Charles Michel)亦在演讲中提出,我们一起更有力地捍卫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Gertrud von der Leyen)表示:“我们知道,那些制定全球规则的人是塑造社会未来的人。我们谁也不希望中国为我们做这件事。”

欧盟现在对华态度比较复杂。图为2020年12月,中国、欧盟、德国领导人视频会晤结束后,米歇尔(右)与冯德莱恩在布鲁塞尔欧洲理事会举行记者会。(Reuters)

其四是各方认识到了俄罗斯和中国带来的挑战。拜登认为“与中国的竞争将是激烈的”,俄罗斯在“攻击我们民主国家,将腐败武器化,企图以此破坏我们的执政体制”。“俄罗斯的挑战也许与中国的挑战不同,但它们同样真实。”同样,默克尔(Angela Merkel)认为需要面对两个任务:一是俄罗斯,既包含合作,也有分歧;另外一个是中国,中国已经提升了全球影响力。

其五是反对冷战式的对抗。拜登在演讲中明确表示“我们不能也绝不要回到冷战那种本能对抗和僵硬的集团状态”。默克尔在七国集团峰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强调,全球必须加强多边主义,七国集团希望加强与中国的合作。在更早前的达沃斯经济论坛上,默克尔也已经表示反对结盟冷战。

分歧之处

美欧有共识的同时,默克尔也直言,美欧之间的一些分歧仍然“复杂”。

一个是北约与美国之间的关系。拜登在演讲中重申了对北约的支持,欢迎“欧洲为保障我们共同防御的军事能力日益增加投入”。默克尔也强调了致力于北约,称之为跨大西洋和欧洲安全与防卫政策的中心支柱,并且,德国致力于军费比例达到GDP的2%。

需要注意的是马克龙的态度。他称自己“坚信北约”,但他也表示:“北约需要一种新的政治势头,需要澄清其战略概念。北约需要一个更加政治化的方式。”“我确实相信,欧洲参与北约最好的办法是更多地负责自己的安全。”“所有这些都会让北约比以前更强大。”

特朗普对美欧关系的损伤非常明显。图为2019年12月3日,英国伦敦,北约峰会开幕前,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右)与马克龙举行会晤,马克龙表情和动作比较微妙。(视觉中国)

马克龙称美国正在成为一个“太平洋大国”。他表示美国曾一度聚焦于保卫欧洲,但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我认为,现在是(欧洲)更多地承担起保卫自己的责任的时候了。”“我们欧洲需要更多地自己处理与邻近地区的问题。”

自2017年以来,马克龙就在涉及安全问题上推动欧盟自主,而不是只依赖美国的军事保护。在2019年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他曾提出“北约脑死亡”的说法,引发了很大的争议。马克龙频频提出这样的看法被认为是有着应对特朗普(Donald Trump)之意,如今拜登上台后,马克龙“不改本色”,这就耐人寻味。欧洲是要远离美国吗?“寻求自主的欧洲”与“寻求维持领导力的美国”如何共处?

另外一个是如何应对中国。拜登认为,“美国、欧洲和亚洲如何一道努力,确保和平,捍卫我们的共同价值观,并且促进太平洋各地的繁荣,将是我们进行的最有重大影响力的努力之一。”“美欧应该制定针对网络空间、人工智能、生物技术领域中的技术发展和行为规范的管理规则。”米歇尔也表示,“我们,欧盟和美国需要联合起来,使贸易、数字发展、绿色转型和公平税收为我们的公民带来更大的繁荣和福祉。我们希望重新建立一个更美好、更公平、更绿色的世界。”

约翰逊则呼吁,“让我们建立一个开放和创新的联盟,超越既定的联盟和地理的限制……利用开放社会的天才,在一个重新竞争的时代蓬勃发展。美国和欧洲并肩作战,有能力再次证明自由国家的固有优势,并成功地塑造我们自己的命运。”

默克尔、马克龙等人并没有给出具体的回应,德国官方只是模糊称:“我们现在需要定义这些共同的战略挑战和共同的方式来应对这些挑战”。

2021年1月25日,默克尔参加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期间,她表示反对冷战式的集团与结盟。(AP)

此外,在全球战略重点上,法德还强调了非洲的作用,拜登并未言及。德国总理官网发布的默克尔慕尼黑演讲重点中单独列出了“与非洲关系有着重大的战略意义”这一条。默克尔称:“对欧盟来说,一些问题是特别重要的,比如与非洲的接触和叙利亚的未来。尤其是与非洲的关系有着战略意义,这应该成为跨大西洋国家讨论的一件事。”

马克龙建议欧美应立即向非洲运送足够的新冠疫苗,否则非洲国家将转向从中、俄采购疫苗,这会导致“西方力量”只存在概念中。对此,默克尔表示了支持,但遭到了拜登政府的拒绝,称要在满足美国国内的需求之后才会向他国捐献疫苗。

初步的对接

目前,拜登下的美国外交正在经历调整,特朗普的单边主义给美国和盟友带来的伤害需要修正。重拾多边主义、强调意识形态等是拜登作为民主党人身份的必然选择,也是美国与盟友最容易产生共鸣的话题。在对特朗普政府拨乱反正的时候,拜登也带来了一些新的看法和变化,比如他提到不要对抗等。

法国和德国等领导人也很坦诚地谈论了自己对世界局势的看法、与美国的分歧。美国的回归并不意味着盟友“人心的回归”,盟友对拜登政府的政策还是持怀疑态度的。各方会在争吵中寻求合作。

可以说,拜登初步与盟友实现了沟通,初步了解了彼此的意图,各方还需要进行后续的评估。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