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公视2021年新春档《天桥上的魔术师》斥资2亿元新台币,请来曾为夺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的《寄生虫》韩国特效团队,打造1980年代盛极一时的台北市西门中华商场,呈现台湾在迈入剧烈变化的1990年代前浓厚的人情义理。

《天桥上的魔术师》媒体联访(袁恺勋/多維新聞)

《天桥上的魔术师》总导演杨雅喆曾执导抱回金马奖多项大奖的《血观音》,团队有金马奖最佳美术指导王志成、金马奖最佳摄影陈克勤、金马奖最佳造型设计王佳惠、金马奖最佳音效杜笃之、金曲奖最佳制作人黄韵玲;演员集合三金得主,包括首次参演台剧的《翠丝》香港演员袁富华、《回家路上》演员庄凯勋、《青苔》演员卢以恩、《灭火器》主唱杨大正等等,可说是台湾戏剧圈的明星队。

杨雅喆受访表示,韩国团队做事很仔细,甚至要求“片场要有真的斑马”让他们做动画捕捉,由于斑马不能驯服而遭否决后,继续要求说“至少要有斑马皮毛”,双方就这样来来回回拉锯。另一方面韩国团队也很拼命,到台湾时,虽然现场有配给工作人员供他们指挥,但有时为了省下翻译沟通的时间,即使贵为动画总监的人物都会亲自上去调整布景,无论刮风下雨都一样。

不过由于拍摄时恰逢新冠肺炎肺炎疫情全球爆发,一度让拍摄进度遭遇困难,因为每天片场进进出出的临时演员近百名,而且每天不相同,演员也不能带口罩演出;还因为疫情而找不到高中生以下的小孩当临演,导致整段戏要重改;甚至有韩国工作人员回韩国就不能过来,必须重换一批人员等等,疫情打乱非常多安排。

杨雅喆感叹,韩国团队不仅态度很好,“经验值”也和台湾的公司不一样,美感很自然。杨雅喆举例,韩国团队不会问:“斑马要怎么动?鸟要怎么飞?”而是会问“斑马为什么在这里?对戏有什么意义?”会从戏的角度出发来做特效。

但杨雅喆也说,韩国团队“长幼有序”的阶级制度让他很不适应,不仅刚认识一定会问对方年纪来决定相处关系,而且因为杨雅喆是导演,身分比较高,韩国团队一定会比较晚下班,甚至“目送”导演上下班。

另外,杨雅喆也为台湾团队缓颊,认为台湾技术团队很愿意学习,只是缺乏大资金的挹注,无法得到学习机会。杨雅喆举例,“天桥上的人都跳起舞来”在剧本上只是一句话,看多了好莱坞电影都觉得好像很简单,但要配合技术的地方非常多,排练、灯光、特效等等要拖上几个月,真的做过才会知道那些窍门。杨雅喆肯定这次的机会,让台湾的各个技术部门有比较大的练习机会。

主演“魔术师”的庄凯勋表示,由于CG特效没办法现场直接调整,因此在拍摄前就有花非常多时间跟团队沟通做出来会是什么样子,甚至先拍了一只短的样片给演员们记住,在拍摄时心里要调整成CG后制后的效果去演出。

许多年轻演员都表示进入片场就好像进入时光机,还要学习当时的口头禅、流行的才艺、看当时的电影与节目等等,体会一段消失的时光。也有演员表示,当年的台北民情似乎比较温暖、有人情味,人与人之间讲话比较直接,不像现在讲话都比较客气、比较“包装”;不过也有演员表示,虽然流行的娱乐有差别、没有数位装置,但“都是台湾人”,内心的情感还是差不多的。

《天桥上的魔术师》除了请来韩国导演奉俊昊的御用视觉特效团队外,搭景也花了8,000万元新台币,单集制作费平均高达2,000万元新台币,是一般戏剧的数十倍以上。导演杨雅喆表示预算最后超支5,000万元新台币,除了公视外必须找其他大厂赞助。

推薦閱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