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组织对中国为期4周的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溯源调研已经结束多日,尽管各方对于世卫组织给出的结果仍然争论不休,但对于中国是否为疫情源头的问题已有比较明朗的答案,已经可以启动对下一阶段的调查。而在排除中国的很多疑点之后,疫情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美国实际上也不应该成为溯源调查的盲点。

首先,世卫组织对中国的调查否定了湖北省武汉市生物安全实验室泄漏新冠病毒(SARS-CoV-2)的说法。

2月15日,世卫组织专家组组长彼得•本•安巴雷克(Peter Ben Embarek)表示,基于数据和与武汉多个实验室同行的讨论等证据,新冠病毒源于实验室泄漏并不是接下来要优先讨论的假设,而是被定为极不可能的传播途径。

其次,世卫组织对中国的调查,武汉首先确诊新冠感染病例的2019年12月并非新冠疫情的初始暴发点。

彼得•本•恩巴雷克在2月14日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他们的调查首次发现,新冠病毒在2019年12月中旬已经在武汉广泛传播,以及当时武汉已经发展出13种病毒株。悉尼大学病毒学家爱德华•霍姆斯教授(Edward Holmes)也支持此一论断称,“由于2019年12月从武汉采集的SARS-CoV-2序列中已经存在基因多样性,很可能病毒传播的时间比那个月长了一段时间。”

事实上,很多人将中国湖北武汉视作新冠肺炎疫情的源头,乃至出现了所谓“武汉肺炎”的污名化指称,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当地在2019年12月率先确诊了新冠感染病例。如果疫情初始发生的时间点大为提前,也就意味着湖北武汉的疫情很有可能源自别处,是其他地区甚至是其他国家疫情传入的结果。

尽管新冠肺炎疫情的真正源头与最初发生时间点仍然没有确定答案,至少动摇了疫情源自中国湖北武汉的观点。当然,这还需要很长时间的调查,但是对于新冠溯源调查而言,已经可以启动下一阶段。

事实上,世卫组织的溯源工作可能要远比想象中复杂和困难得多,而不仅仅是完全依赖对中国的调查。尤其是作为全球疫情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美国的溯源调查至关重要。

早在2019年7月,在美国弗吉尼亚州曾暴发一种不明原因的呼吸系统致命性疾病,暴发地点距离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不过一小时车程。据美国广播公司(ABC)的报道,在斯普林菲尔德的“绿色春天”退休社区,有54人感染不明原因的呼吸系统致命性疾病,2人死亡。患者描述的症状包括“发烧、咳嗽、浑身疼痛、气喘、声音沙哑和全身无力”。社区出现疫情一个月后,位于德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暂时关闭。在此之后,美国2019年8月突然暴发所谓“电子烟疾病”和“大流感”,具体原因仍然不为人知。

美国弗吉尼亚州暴发不明原因呼吸系统疾病的2019年7月的时间点,明显早于中国湖北武汉率先确诊新冠感染病例的2019年12月。之所以将中国疫情始发国,原因或许正在于中国将病例确诊并公开于世,不排除美国将疫情遮掩的可能性。

值得一提的是,英国早在2020年9月20日就在本国首次发现了新冠病毒的一种新变种,然而直到12月14日英国卫生大臣马特•汉考克(Matt Hancock)才公开承认这种具有高度传染性的新毒株。

世卫组织公开对中国溯源调查结果之后,美国和英国两个国家是对该结果争议声音最大的国家。而中方对于美国、英国的争议也十分不满,中国反对将新冠肺炎溯源政治化,并认为全世界应该在面对这场灾难时共同协作,全力以赴。

2021年美国新总统拜登(Joe Biden)上任后,已经做出重返世卫组织的姿态。溯源工作对于扑灭这场疫情至关重要,人们呼吁美国应该接受世卫组织的新冠肺炎疫情溯源调查,以展示其国际上的负责任态度。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