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CNN周二晚播出的一档市政厅论坛式节目上,拜登说,在两个小时的通话中,自己在人权和其他问题上采取了强硬立场,通过奥巴马政府期间的会晤,拜登非常了解习近平。

“这会对中国产生影响,他知道这一点,”拜登说。“我所做的是明确表示,事实上,在联合国和其他能够影响他们态度的机构中,我们将继续重申我们作为人权发言人的作用。”

拜登已开始任命具有丰富对华经验的官员担任内阁成员。拜登政府提名的贸易代表戴琦(Katherine Tai)在奥巴马政府期间负责在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对中国提起诉讼,她承诺在执行美国贸易规则方面采取强硬立场。

唐纳德·J·特朗普总统去年5月在白宫批评中国政府。特朗普的支持者认为,他在监管中国方面采取了比前任更激进的方式。
唐纳德·J·特朗普总统去年5月在白宫批评中国政府。特朗普的支持者认为,他在监管中国方面采取了比前任更激进的方式。 Erin Schaff/The New York Times

拜登的高级外交政策顾问也支持批评中国做法的观点,尽管许多人认为在新冠病毒大流行和气候变化等问题上双方有合作潜力。这些顾问包括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苏利文和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的“亚洲沙皇”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

被提名为商务部长的雷蒙多还将负责处理与中国的经济关系,特别是与科技相关的关系。尽管在提名确认听证会上,她对中国使用了严厉的措辞,但她拒绝承诺将华为列入政府黑名单,这引起了克鲁兹等共和党议员的批评。

预计将在美中关系中发挥关键作用的财政部长珍妮特·L·耶伦(Janet L. Yellen)在上个月的提名确认听证会上使用了强硬口吻,誓言要使用美国的“全套”工具来打击“非法、不公平和滥用”的做法。她还批评了中国窃取知识产权和补贴国有企业的做法,但她表示,她认为特朗普的关税不是贸易政策的“适当重点”。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