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美最受欢迎的线上券商Robinhood宣布限制GameStop、AMC等热炒股票交易的做法引发轩然大波。两党左右翼议员纷纷发声要求向Robinhood启动调查。

Robinhood当初横空面世之时,标榜免手续费能让普罗民众一同建构金融市场的民主秩序。不过此次是否反映了像Robinhood这类针对零售散户的新创券商,其实也是口头说着理想,实则也是华尔街建制体系的奉承者?

Robinhood的限买令使一众散户极其不满。担任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House Committee on Financial Services)成员的民主党众议员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下称AOC)公开呼吁就此事展开聆讯调查。

更加出奇的是,向来与AOC不和的共和党得州参议员克鲁兹(Ted Cruz)竟与这个政坛仇敌站在同一阵线,在Twitter上转发AOC有关展开调查聆讯的帖文,并写道:“完全同意。”

不单如此,连前任总统特朗普之长子小特朗普(Donald Trump Jr.)也直接将Robinhood限买事件与特朗普派系常说的官商勾结“沼泽”扣连起来:“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科网巨企、大政府和建制媒体联合行动起来,开始合谋保护他们在华尔街的对冲基金伙伴。朋友们,这就是一套被操纵系统(a rigged system)的样子!”

零手续费吸引散户 现实中的罗宾汉?

Robinhood,中文名就是西方民间典故中专门劫富济贫的侠盗英雄“罗宾汉”。这间新兴券商起用这个名字,套用在金融市场上,自是为了让普罗大众都能低门槛参与一向是资本大鳄横行霸道的股票交易游戏。

2013年成立的Robinhood,从草创之初便以零手续费作招徕,图吸引普罗散户通过手机应用程式进行股票交易。创办人Vladimir Tenev 及 Baiju Bhatt认为,以往传统券商向用户收取过多手续费,或存在最低金额限制,这变相削减了投资者的收益。若然一个网上券商能够实现零手续费,自然能为投资者带来最大程度获利。

Robinhood因此迅速吸引大批平均年龄约为30岁或以下的年轻股民开户,公司得以快速扩张。截至2020年,Robinhood总共有约1,300万名用户。

Robinhood这种低门槛的股票买卖方式,吸引大批平均年龄约为30岁或以下的年轻股民开户。新创网上零售证券应用程式迅速盛行,加上网络论坛催化讨论,令以往难以想像的散户协调方式变成可能。(Getty)

疫情打击线下经济却给了民众机会和余暇将部分储蓄投放在股票市场,加上2020年环球股票市场因各国宽松政策而变得异常热帜,这让民众有了更大的动机和信心参与这场股票狂欢派对。

大家愈愿意投资股票,市场愈趋热闹,股价愈升愈有,遂进一步加强散户投资的野心──形成一个循环回路。

根据理想中的设想,Robinhood线上股票零售方式,透过去中心化的大众投资行为改变传统金融秩序,并促使大型金融机构的权力下放至民众手中。这不恰恰就是“罗宾汉”做的事吗?然而,在现实世界中,Robinhood真的如此“为民请命”?

背后总离不开华尔街建制

早在2020年环球股票市场狂热前,Robinhood的营商手法已逐渐为人所好奇。当中最关键的一个问题就是:Robinhood标榜零手续费,那么作为券商,它是怎样盈利呢?它可不是非牟利机构,而是背后能够融资吸纳超过3亿美元,公司估值高达50亿美元的金融科技独角兽。

Robinhood的收入可以来自借钱给客户的孖展利息、来自银行的证券存款利息等等,另外就是它会将旗下散户的大部分交易订单卖给市场的第三方上游造市商(market maker,即市场庄家)如Citadel、Virtu等,由这些体积庞大的造市商直接吸收来自Robinhood的散户订单。Robinhood因此能够获得造市商给予的佣金,从而获利。这种手法就是造市商给予券商的“订单流费用”(payment for order flow)。

当然,Robinhood其实也会先将客户的订单进行内部配对交易。但随着Robinhood积累愈多客户,证券订单标的种类及数量愈趋繁多,也就愈加依赖通过上游造市商进行交易配对。

散户的订单其实很多到了券商或造市商的通路阶段已然完成买卖交易。(美联社)

谈到这里,整条通路就顿时清晰了。无论怎样标榜“将市场的权力下放给民众”诸多理想崇高理念,Robinhood作为券商的经营本质始终离不开华尔街大型金融机构的传统体系,始终仍要遵守由传统利益者订立的资本游戏规则──无论是触及机构利益的潜规则,还是明文写明的监管部门法规及伦理准则。

Robinhood创办人Vladimir Tenev在祭出限买令后解释:公司作为券商,需要遵守很多财务要求,包括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净资本要求和结算所的存款要求,因此否认此操作是跟从华尔街市场庄家或对冲基金指示而作出决定。

传统利益者订立的百年资本游戏规则,不是简单一句崇高标榜号召就可以击溃。(Getty)

GameStop炒股热潮与证券市场监管法规是否产生冲突,需要由专业监管机构判断及定论。但不论Robinhood是出于上游机构的“压力”或其他原因才决定实施限买令,它的做法,变相将自己定位成金融秩序的“仲裁者”。

而且,正是因为Robinhood打着信仰“金融民主”、“为民请命”的旗号,把持着散户们的资本及投资通路,却在昨晚粗暴地阻止其客户参与自由市场的买卖交易,变相就是利用民众的信任,实现大型金融机构的权力延伸,因此成为众矢之的。当然,在民粹主义推动的“炒股大军”也自然怒火朝向Robinhood。

政商共识模式溃散?

此举与企业营商道德原则相悖,正是AOC等一众反财阀进步政客猛烈批评之所在。他们借着Robinhood的“伪善”,来号召网民正视华尔街利益盘结的暗黑潜在秩序。当然,于进步派议员、或坚持“抽干深层沼泽”右翼议员而言,Robinhood限买令一事对推进其政治主张蓝图有莫大的催化作用──这也解释了为何AOC与克鲁兹两位立场迥然不同的议员会在此事上因相同利益而站在同一阵线(虽然AOC后来发推文讥讽克鲁兹,甚至忆述三周前的国会暴乱事件中克鲁兹“几乎令她被人杀死”)。

这件源自于金融秩序运转失常的事件,很快就演化至政治意识形态的角力。在未来,不但华尔街与散户的矛盾会进一步升温并表现在市场秩序之中,国会山与华尔街之间的政商共识模式,或会因着各派议员推动其激进政治主张蓝图而变得越来愈难准确运作。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