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我是科学家iScientist

  提到2020年,很多人最先想到的大概是新冠疫情。的确,新冠肺炎是历史上死亡最多的流行病之一,全球疫情的暴发也很大程度改变了人们的生活轨迹。然而,这世界上其他疾病的传播,并没有因为新冠肺炎而停住脚步。

  2020年11月,南尼日利亚的三角洲与埃努古地区突然集中出现了几例相似的死亡病例。紧接着,当地新增了500多例的疑似病例与170多例死亡,引起人们的不安——尼日利亚五个州暴发了黄热病疫情 。

  不容小觑的热带病

  黄热病(Yellow Fever)是由一种叫黄热病毒的单链RNA病毒引起的急性传染病。之所以叫黄热病,是因为它的发病症状之一是黄疸,除此之外,多数感染者还有发烧、头痛等症状。大约15%的感染者会发展成重症,伴随着内出血、内脏衰竭及呕吐物带血等症状,死亡率高达50% ,并且尚无特效疗法,只能简单补充电解质、进行物理降温,靠病人自身的免疫力渡过难关 。

  黄热病,又是如何传染的呢?它的传染途径与疟疾类似,都是通过蚊虫叮咬传播。大部分黄热病病例来自非洲、美洲和亚洲的热带与亚热带地区,这些地区也是埃及伊蚊(Aedes aegypti)的主要分布地区,而黄热病毒则来源于非洲森林中的灵长类动物。

埃及伊蚊埃及伊蚊

  雌蚊在叮咬受感染的灵长类动物后,血液中的病毒开始复制,并转移到蚊子的唾液腺。当蚊子叮咬人类时,这些病毒便会随着蚊子的唾液一起进入到被叮咬人的血液中,然后继续复制。等人类再一次被蚊子叮咬,就又开始新一轮的传播。

  黄热病分为城市型与丛林型,前者是人传人,后者则是动物传人。正是因为存在着大量感染了黄热病毒的野生灵长动物,至今我们仍然无法彻底根除病毒[1]。通过对黄热病病毒分子的进化分析,科学家们推测,黄热病在大约1500年前于非洲起源,并在300~400年前因奴隶贸易而传入美洲[2]。

黑猩猩易感黄热病毒黑猩猩易感黄热病毒

  较为复杂的防控现状

  在科学的发展下,黄热病疫苗已研发上市多年,价格不贵、安全有效。但是,为什么黄热病在尼日利亚还引起了如此严重的疫情呢?可能大家已经隐隐约约猜到了,是因为当地医疗与经济的不发达。

  黄热病的防控现状是较为复杂的。一方面,疫苗接种在部分国家尚未广泛推行,疫苗覆盖人群的分布存在不均匀性;另一方面,则是多个环境因素的变化,都可能助长黄热病疫情的发展。

  举个例子,南美洲的许多国家,例如巴西的黄热病疫苗覆盖率几乎是百分之百,而许多非洲中部和东部国家的疫苗覆盖率则趋近于零,不同国家接种率存在巨大差别,这主要是因为在非洲,强制性的婴儿接种方案还没被广泛采用[3]。

  黄热疫苗的接种情况尚不乐观黄热疫苗的接种情况尚不乐观

  1940年至1960年间,法国殖民者在非洲推行大规模疫苗接种政策,令当时多个非洲国家的接种覆盖率达到了80%。然而,随着法国的撤退,这个项目也终止了,越来越多的孩子打不上疫苗,感染人群的比例也逐渐上升。1985年至2005年间,非洲的黄热病病例逐年增加,期间甚至造成了三次疫情暴发。

  1980年后期,部分非洲国家其实已经陆续把黄热病加入到了新生儿免疫计划中,然而,只给新生儿打疫苗带来的效果,比大规模接种带来的效果要缓慢很多。2006年,14个非洲国家开始了新一轮的接种计划,颇有成效,减少了黄热病带给政府的财政负担,贝宁共和国等国的疫苗覆盖率已经高达94%[4],这与世界卫生组织、当地政府所做的努力密不可分。

还需继续提高疫苗接种率还需继续提高疫苗接种率

  另一方面来说,许多因素都可能助长黄热病疫情的发展。由于这是一种虫媒传播的疾病,全球气候的变化,尤其是气温和降雨量,都会很大程度影响疾病传播和病毒的进化。

  除了黄热病,地球上还有五百多种虫媒传播疾病影响着公众健康,因此在广泛推行疫苗接种之外,我们还可以做的,就是蚊虫控制。比如减少蚊虫栖息地,使用杀虫药与蚊帐,甚至是采用基因改造的方法来控制携带疾病的蚊虫,从根源上解决问题[5][6]。

 黄热病的防控工作还需继续开展 黄热病的防控工作还需继续开展

  我们从未放弃努力

  新冠肺炎带来的影响,对于原本就不乐观的疾病防控情况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虽然非洲国家的医疗条件一直在提升,卫生环境也在逐步改善,但是疾病防控资源不足的核心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除了新冠,他们还同时经历着埃博拉、霍乱等危险疾病的暴发。

  幸运的是,人们从未放弃努力。就拿这次的新冠疫情来说,非洲多国的反应相当迅速——为了让各项医疗技术能在当地快速推广,医护工作者和科学家们采用了许多创新方法,比如用无人机给通行困难的地区运输检测包,利用合并检测法(Pool Testing)一次性检测多人样品来加快新冠检测速度,还有在当地迅速推广自制洗手液和口罩[7]。

 努力加速医疗服务的推广 | Pixabay 努力加速医疗服务的推广 | Pixabay

  这次在尼日利亚发生的黄热病疫情,也被科学家们视为一个当地测试疫苗运输系统的机会,为之后的新冠疫苗接种提前铺路。虽然非洲地区的医疗资源依旧紧张,但在多方的帮助和他们的努力下,相信一定可以渡过这次难关。

  为了呼吁关注包括黄热病在内等被忽视的热带病(NTD,Neglected Tropical Diseases),世界卫生组织将每年的1月30日定为被忽视的热带病日(World NTD Day),希望肆虐于热带地区的疫情,能够获得更广泛的关注,早日得到更有效的防控。


新闻来源:新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