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同加拿大、英国、法国、德国、俄罗斯等国领导人通了一圈电话后,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仍然没有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电话。截至目前,拜登同习近平的公开互动是2020年11月25日习近平向拜登致贺电。这和以往美国领导人换届后,中美领导人发贺电打电话交叉进行不同。

比如,上次大选,2016年11月9日特朗普(Donald Trump)宣布胜选当天,习近平向其致贺电。特朗普胜选5天后的2016年11月14日,习近平与特朗普进行了首次通话。在特朗普2017年1月21日就职后,中国外交部2017年1月23日称习近平已向特朗普发去贺电,祝贺他正式就任美国总统。2017年2月10日习近平同特朗普进行通话。

也就是说,特朗普当年胜选后,习近平向特朗普发贺电打电话,特朗普就职后,习近平再次向其发贺电打电话。且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外交方面的重要领导人杨洁篪2016年11月在特朗普胜选后当月于访问墨西哥时途径纽约与特朗普团队会面。特朗普就职后,杨洁篪2017年2月再次访美。

拜登目前已经宣誓就职,日前美国媒体广泛报道杨洁篪将于2021年2月访问美国,中国驻美国大使馆随即出面否认。中美领导人之间的互动交流显然和以往不在一个频率。特朗普下台后,各方普遍关注拜登如何将中美关系拉回理性的轨道。而如今的中美关系状况不如预期。

拜登和习近平彼此非常熟悉,但是两人互动的频率却如同陌生人。图为2013年拜登访华时,习近平同他握手。(AP)

在美国新政府上台之际,中美都表现出冷淡的姿态,说明双方都非常谨慎。

中国非常清楚中美关系到了十字路口,如果美国不承认中国崛起,不和中国构建全新的关系框架,双边就无法得到根本改善。从特朗普政府到拜登政府,仅仅四年时间,美国的转变不会如此之快。中美关系会相当长一段时间陷入难以改善的僵局。

在这样的情况下,直接释放对美国善意不见得会有回音。做好自己的事情,发展经济,优先加强同俄罗斯、欧盟、中国周边国家的关系,是中国疫情危机下立于不败之地的根本所在,因此不必着急。

拜登新政班底酝酿出全新的对华政策需要时间。白宫发言人普萨基(Jen Psaki)1月25日表示拜登希望以“耐心”处理与北京的关系。“耐心”一词更大意义上是稍安勿躁、不轻举妄动的意思。拜登目前最优先的事项是抗击疫情、提振经济、修补同盟友的关系,同中国的斗争取决于这些事项的成败。

从拜登提名的国务卿人选布林肯(Anthony Blinken)、财长人选耶伦(Janet L. Yellen)等在参议院听证会上皆对中国持强硬立场看,拜登政府并没有立刻降温中美关系的政治空间。

拜登未来会调整一些特朗普时期不必要的制华动作,比如不再将新冠病毒称之为“武汉病毒”,将新冠肺炎称之为“武汉肺炎”等带有政治色彩的不科学做法。这些调整会建立在持续对华强硬这个政治正确的基础上。

延续特朗普政府时期的对华紧张态势,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步回归理性,或许是拜登未来的选择。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