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政府在一系列甩锅中国的行为,严重恶化了中美关系。

尽管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分歧越来越大,但双方维护美国在全球的霸权地位这一目标是一致的。在对华问题上,可以预见,拜登上台之后的美国会继续对中国施压,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美国外交研究所主任袁征在接受多维新闻采访时指出,两党的区别在于手法不同,拜登团队将更注重号召盟友对抗中国。此为系列采访第三篇。

多维: 你曾提到美国国会有把中国当作挑战的共识,这个挑战的定义,中美双方有不同的理解,这意味着,中国和美国都面对一个重新认识对方的问题。过去四年,特朗普政府针对中国做了很多疯狂举动,拜登上台之后外界期待一个回归理性的美国政府,所以会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国需要趁机说清楚,这个挑战是什么,也就是,中国未必要取代美国的地位,是美国主动放弃过去让它获得优势的东西,再加上美国自身的问题,使得美国看中国的目光越来越充满敌意,中国被迫成为美国的“挑战”,所以,中国不应该避讳“挑战”这个词,而是把实际问题点出来,你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袁征:其实,无论是公开还是私下场合,中方都表达过这样的观点。中方的共识是,没有意愿同美国争霸,中方关注的是中国如何发展得更好,中国如何实现伟大民族复兴的问题。但美国不这样认为,中国再怎么解释,美国都不信,这就是问题所在。

所以问题根本不在于,中国的表态,即便在中美关系比较平稳,中国国家实力还比较弱的时候,美国还是有一批人,尤其是持现实主义视角的人,都认为中国一定会挑战美国霸权地位。

早在90年代,美国现实主义的各个流派,不断有文章论及中国,其中之一的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就曾提出,中国一建立,就是要成为世界强国,挑战美国。

无论中美关系是好还是坏,中方都提出要合作共赢,构建新型大国关系,但问题在于,如果中美的战略互信无法建立,说再多也没有用。因为美国的逻辑是,中国说不会挑战美国的霸权是因为力量不够,还无法挑战美国,中国之所以这么说,是为了获得更多崛起的时间和空间,一旦中国有实力了,中国就不会这样说了。

无论从主观还是客观,美国并不相信一个崛起的中国不会对美国构成挑战。美国奉行现实主义理念,尤其是对特朗普政府中的极端反华政客而言,中国说什么并不重要。

一方面美国国内的问题越来越多,很多问题在短期内无法得到解决,另一方面,无论中国的体制如何,中国的实力不断增长是事实,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也是事实。美国看到了这一点,共产党领导的中国与美国的价值理念完全不一样,这种意识形态差异也影响了美国的战略判断,加剧了不信任程度。

相对而言,拜登团队的人员比较理性,他们对待中国崛起的挑战,手法上会与特朗普不同,这是前面提到过的。但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国国内,的确存在而且会继续存在一种倾向,就是把无法在国内排解的矛盾,在外界找一个对手来承担责任,特朗普政府已经这样做了,所以他在告别演讲中还要说“中国病毒”。

作为一个大国,一个科技强国,做出如此荒唐的事情,枉顾基本的科学事实,着实让外界大跌眼镜。未来的美国,这种树立外敌的倾向还会存在,虽然这样做不会解决美国的问题,但是可以增强国内凝聚力,从政治上缓解压力,这个客观效果是存在的。

对于现在的拜登团队而言,他们其实也已经把中国当成了最大挑战,俄罗斯都排第二。在这样的认知基础上,对华强硬肯定会继续,同时在对华关系的问题上,投入更多精力,至于具体怎么做,那是他们的选择。

按你这个说法,只要中美坐下来沟通,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对于中美关系都是有益的。现在的问题是,特朗普时期把很多路给堵死了,美国单方面中断了中美原来的沟通机制。

拜登就职典礼现场(点击图集浏览):

多维:在你看来,拜登之后恢复中美沟通渠道的可能性大吗?或者说,中美关系重置的突破口有哪些?

袁征:下一步就看拜登怎么去做,目前看来,拜登若要恢复与中国的对话,应该不会有很大问题。因为多年以来,中国一直强调合作共赢,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的中美关系。反倒是美方一直畏畏缩缩。沟通是否有效,要靠双方的努力,取决于互信。

坎贝尔提出了一些建议,他说中美可以先从一些具体事件入手,比如签证问题和新闻报道的问题。

特朗普时期做了很多恶化中美关系的事情,把中国的新闻媒体列为外交使团,关闭休斯顿领事馆等等。给出的理由只有捕风捉影的一条,从事间谍活动,作为对等反制,中国只能关闭成都领馆。

后来美国没有继续关中国的领馆了,是因为中国说,只要美国关旧金山或者纽约领事馆,中国就关上海领事馆。所以美国后来不断打台湾牌,这是中国最敏感的问题,也是中国的软肋。

这就导致中美关系不断恶化,很多事情不是中国挑起的,是美国一手造成,拜登上任以后,只能期待从具体问题入手,看双方能否积累一定的互信。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