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台湾对大陆与美国的舆论焦点,分别是要不要购买陆制疫苗、以及美国会不会改变对中及对台政策。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些焦点正反映了台北在美中台三角关系中进入了省思期,毕竟若放到半年前,这两个问题都不可能存在。

台美关系、两岸关系从来都是一体两面,以台美关系来说,台湾对拜登(Joe Biden)的想象隐隐可分为两派:以绿营为主的一派期望拜登像特朗普(Donald Trump)那样对中共概不手软、极力挺台抗中;以蓝营为主的另一派则期待拜登能够回归奥巴马(Barack Obama)第一任的轨道,促使蔡英文与北京对话、以舒缓两岸关系。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所有对华政策的谈话,在台湾都受到极大关注,但过度放大的同时,也让台湾未能留意整个拜登政府的施政议程。(AP)

事实上,拜登上任迄今未足10日,显然目前还是以美国国内经济与疫情为优先,特别是1.9兆美元纾困案、以及疫苗分发的时间表(他期望到了夏天能够达到群体免疫)。而就算疫苗处理成功,他还要面对财政赤字、企业是否加税与推动新能源产业发展等艰难议题。目前拜登的对外政策只是先缝补最重要的美欧关系,其余地区包含以色列、伊朗、朝鲜、俄国都用了不同方式与拜登政府喊价,拜登所谓的重建国际“领导力”(Leadership),显然要处理的是多个区域议题,而不会集中在台海,目前较实质的对中政策仅是禁止“中国病毒”(China virus)之类的歧视用法。

再者,当前美国社会已是急遽分化,拜登跟连任失利的特朗普双双创下总统选举胜出与败选的最高得票纪录,展现出的正是一个壁垒分明、甚至难以调和的社会,因此对拜登来说,团结共和党跟改革政策两者间,将会存在巨大的扞格,纵然他在就职演说中高举《美国宪法》、强调“我们所有的人”,恐怕还是难以打消偏向民粹之杰克逊主义(Jacksonian)支持者的敌意,而能否弭平美国社会裂痕,又干系到拜登就职提及的国际愿景,“以美国的榜样为力量,而不是以美国的力量为榜样”能否实现。

美国有疾,台湾怎么办?回到两岸关系上,不管是要维持特朗普时期已巨幅位移的两岸“现状”,还是要改善两岸关系,寄望拜登在短期内有所作为,并不是一个可欲的选项。也就是说,在美中台三角关系里,虽然美国的角色在转变,但受限于当前拜登以内政为先的方向转变与力度目前皆不清晰,在短期间内也不会有太多实质意义;换言之,台湾的大陆政策是否可能调整,也端视蓝绿双方何时意识到寄望拜登之不可为,转而自己调整,或者继续拖下去。

从民进党政府的角度来看,对于特朗普后期的美中台关系格局有极大的眷恋与满意,自是固不待言,毕竟力持抗中政策的民进党是受惠者,因此目前美国政府轮替就算是主动改善两岸关系的时间窗口,也仍未见到民进党有意转变,政策上“武汉肺炎”不绝于耳的同时,对于“中国疫苗”是否进口台湾,也是坚持抗拒,甚至在台湾猪肉是否出口大陆议题上,民进党政府仍与中共国台办唇枪舌战,并不打算对2018年底以来的强悍作风改弦易辙。

而若就国民党的角度来看,此前因为受到美国反中政策牵引、而在2020年初台湾大选后大幅改变两岸论述的格局,却未尝不可以有所改变,毕竟对于两岸“现状”,国民党和蓝营显然是不满意的、也无法凭借当前的两岸关系获取民众支持,但是与其寄希望于美国改变对北京政策、间接促使蔡英文政府与北京对话,国民党也可以回过头来检视自身,该党原先荒芜的国共交流机制或者学术管道、民间社会组织团体,若是谨慎拿捏运用,许多仍是能够起到改善两岸关系的效果。

说到底,目前台湾蓝绿双方都对拜登政府抱予厚望,但是如果不能确认拜登的政治议程顺序,则期望越大、失望可能也越大。对于两岸“现状”,如果满意,能够如何维系?如果不满意,又能够如何改善?显然是蓝绿两党都要面对的问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