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过去的1月24日葡萄牙总统大选结果揭晓,来自中间偏右政党的现任总统德索萨(Marcelo Rebelo de Sousa)以超过60%的选票毫无悬念地取得胜利,将在接下来五年继续任职总统。其竞争者之一——极右派的文图拉(André Ventura)虽以12%的选票被遥遥领先,但这位前足球评论员反倒成为媒体争相报道的焦点。

自1974年葡萄牙通过一场和平的“康乃馨革命”(Carnation Revolution)推翻独裁政权以来,极右翼势力在葡萄牙政治版图上几乎未曾有过实质性的影响力。但文图拉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局面。2019年的选举后,他成为1974年以来首个在议会赢得席位的极右翼代表。此次总统大选中,文图拉更是在现任总统压倒性的优势下,仍然争取了12%的选票,以仅1%的票差落后于葡萄牙第二大党社会党(Partido Socialista)候选人古梅斯(Ana Gomes),位列第三。

葡萄牙的总统虽大体上为象征性的地位,国家日常事务由总理打理,但也拥有作为军队领导者参与外交政策、国家安全事务的权力,且能够解散议会并享有对一些法案的否决权。

足球评论员的“觉醒”

而文图拉在作为极右翼政治代表人物迅速赢得功名前,有着多重身份。年少时他一度梦想着成为一名天主教神父,但最终做了一名法学教授,他还曾是保守派报纸 Correio da Manhã的专栏作家,但为他获得最多名气的还是在葡萄牙受众最多的电视频道CMTV担任足球评论员,直到去年参加总统竞选,他才不得不辞去了足球评论员的工作。

来自法国的极右翼政治家马林勒庞(Marine Le Pen,左)也对文图拉声援支持。图为2021年1月8日,两人在葡萄牙参加悼念一战士兵的仪式。(AP)

2019年他成立了被视为反移民、仇外的极右政党CHEGA!(意为:足够)。此前他作为葡萄牙第一大党、中间偏右的社会民主党(Partido Social Democrata,PSD)的一员参与政治活动,虽入党多年,但其倒向极右的倾向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开始酝酿。

2016年,法国尼斯市(Nice)和美国奥兰多市(Orlando)先后发生伊斯兰极端主义恐袭后,他在Facebook上发文称自己绝非“种族主义者”,但认为“除了大幅度减少伊斯兰在欧盟的存在之外,我们别无选择”。而此后他作为PSD的候选人参加洛里什市(Loures )区议会的选举期间,其反穆斯林、吉普赛人的民族主义言论更是为他吸引了前所未有的媒体关注和“人气”,顺势把他推向了极右路线。

BLM和疫情的助力

由于他民族主义、反吉普赛社群等论调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言论和做法如出一辙,人们常将二人相比较。但正如欧美各国成功的极右政治家一样,文图拉并非极右翼的“病源”,而只是“病征”。葡萄牙一家反种族主义的非盈利机构SOS Racismo负责人Mamadou Ba对《卫报》(The Guardian)表示:“我们总是说葡萄牙一直有非常多的极右翼支持者,但没有极右翼领导者。”

但是,2020年的两个重大社会事件——“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 BLM)种族平权运动和疫情确实给了文图拉又一个可趁之机。乘着葡萄牙国内种族平权抗议示威活动,文图拉带领Chega!发起了反BLM的示威活动,又对政府推行的所有封锁和防疫限制措施都予以抨击,这两大议题都给了文图拉更多的媒体曝光。从民调上来看,文图拉在6月以后支持率的攀升似乎便是得益于此。

不过,Chega!的建党以及文图拉的走红无疑使得原本处于暗处的葡萄牙极右势力更加猖獗。根据SOS Racismo的统计,葡萄牙近年来有关种族的歧视诉状及暴力事件的增长,都与2019年Chega!的成立及文图拉赢得议会席位的时间点相吻合。组织表示,自那以后“葡萄牙极右翼活动分子对有色人群犯下的罪行更加猖獗了。”

不过,从总体来看,葡萄牙极右翼政治力量还处于摇篮之中。Chega!目前只在议会掌握一个席位,而除了文图拉本人外,党内并无其他有着突出影响力的人物。且除Chega!外的另一个极右政党Ergue-te(意指崛起)并没有借势而上,在2019年的选举中得票率不增反减,依然寂寂无名。

而本届因疫情投票率较低的总统大选中,文图拉12%的得票率对于其他主流政党而言无疑需要警惕的一股趋势。这对于欧洲国家再有右翼政党打入主流政坛,也有着重要意味。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