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石家庄藁城区是这次河北疫情当中最为严重的区域,全域都是属于高风险地区。河北全省80%的病例都是集中在这个区。从1月6日开始,藁城区全区对所有226个村庄、515个小区实行最严格的封闭管控措施。藁城区70多万常住人口当中近一半是农村居民,封闭管控之后,如何来保障居家防疫的村民基本生活运转?还有村里的一些老人、病人等弱势群体,他们遇到的生活、看病等难题如何来解决?层层压力之下,最基层的村组织如何来织密织牢基层一线防控网呢?不久前,记者来到了藁城区廉州镇的系井村进行了蹲点采访。

  系井村是石家庄市藁城区廉州镇的一个行政村,全村共1000多户4000多人。尽管村里一直没有出现过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和密接者,但是,为尽早阻断疫情传播,打好疫情防控的阻击战、歼灭战,属于高风险区的藁城区全域都实行严格的封闭管理。从1月6日开始,系井村封闭了村口。村委会组织了近80位村民志愿者,每天24小时轮流值班把守,严防村民以及与防疫无关的外来人员进出。

  在严峻的防疫形势面前,大多数村民都能管住自己,实行严格的居家防疫。但仍有少数村民忍不住跑到村委会找村支书,希望能够出门上班或者办事,绝大多数情况下都被村支书拦了下来。

  河北石家庄市藁城区廉州镇系井村党支部书记张胜青说:“我这有八九十户(在外工作的村民),没法管,你上我这盖了章说上班,你上班别回来,你回来了不能进去,进去了别出去,咱没法管。”

  最后,这些在城里工作的居民都按规定选择吃住在单位不回村。封闭管理,当然也不是简单的“一刀切”。记者采访时,有位村民因为孩子可能误食了消毒药品,担心耽误治疗,就找村委会求援。拿到村支书开具的通行证明后,这位村民急忙带着孩子去医院看病。1月21日,镇里进一步要求各村庄采取更加严格的管理措施,严防村民随意聚集、走动。村民不能出村,一些必须要办的事就落在了村干部头上。

  因为出不去,村子里没有燃气了,大队安排专职人员代买气卡,这只是需要代办事项中最简单的一项。系井村4000多人中60岁以上的老年人就有800多人,还有不少人患有高血压、糖尿病,这些慢性病都离不了药。村卫生室是我国农村基层卫生防控的第一道防线,在农村疫情防控中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随着封村的日子越来越长,接近两周之后,一些村民家里储备的药品已经吃完,村医郑明雪就成了最忙碌的人。不能出村的村民把购药需求统一提交给她,由她统一出门代买。1月20日这一天,郑明雪揣着收集上来的100多户村民所需的药品清单出门采购。

  一连跑了好几家药房都没有取到药,直到找到第三家药店的时候,一位药店的工作人员终于接下了郑明雪购药的单子。药店工作人员说,疫情发生以来,药店都是超负荷工作,每天处理各处交来的订单到深夜。

  第二天一大早,郑明雪赶到药店去取药。因为人手和药品短缺等原因,这次药店能配到的药只有不到需求的三分之一。让她揪心的是,村里有位村民身患糖尿病,她所使用的胰岛素已经断药三天了,今天必须要配上。

  最后,郑明雪终于在廉州镇卫生院取到了胰岛素。一回到村里,郑明雪顾不上休息,赶紧把胰岛素送到村民手中,这位村民因为断药,糖尿病所引发的并发症已经发作,药品送到,让她松了一口气。有位村民因为误喷了84消毒液,身上出现过敏反应,郑明雪趁给他送药的机会,抓紧问问他的病情。

  给村民代买药品并不是件轻松的活儿。在采访过程中,郑明雪也不断接到村民催促询问的电话,有时候不免要承受一些委屈。

  河北石家庄市藁城区廉州镇系井村卫生室医生郑明雪说:“辛苦还是不怎么觉得,就是觉得,感觉这个事离我们不是很近,但是现在真的发生到我们身上,感觉担心吧。因为我们现在村医处于什么状态,心里都愿意给老百姓做一些事,能买的药尽量买,但是有些村民还是不理解我们,觉得我们(买的药)比以前贵了,怎么我以前买的药特别普通,怎么现在买不回来,但是现在我们能给买的尽量都给买,也挺难。”

  严格的管控措施之下,村干部和志愿者最担心的是村里的独居老人。一位叫吴月英的独居老人身患多种疾病,不具备独自生活的能力,村干部马上赶到吴月英家中,动员她搬到女儿家去居住。

  吴月英老人的女儿出嫁到了邻村,她过去主要是靠村里的亲戚和邻居帮助下生活。按照区里的防疫要求,要让吴月英老人顺利到邻村的女儿家居住,还需要和她女儿所在的村进行沟通。在打通了所有的障碍后,村干部终于把吴月英老人送到了邻村的女儿家楼下,这是疫情之后母女俩的第一次见面。

  通过和邻村干部协商,吴月英老人可以在女儿家居住到疫情结束。在封闭管理的同时,生活物资能不能及时保障,也是关系到民生基本需求的大事。记者在系井村了解到,这段时间以来,因为临近过年,绝大多数村民家里都备有基本的食品物资。但是村干部和志愿者还是特别担心一些老弱病残人群的生活物资保障。1月21日上午,廉州镇给各村的五保户、低保户配发了一些蔬菜,村支书要求各位村干部和志愿者在送到各家时,再了解一下这些老人的生活状况。

  有位老人说,他的儿子在区里工作,疫情之后,儿子一直在区里坚守岗位,也回不了村子照顾他们,是村里负责包片的村干部一直在关照着他们。

  两位八十多岁的老人也是村里重点关注对象,老爷子身体不好,就在这天上午才通过村里协调,出村去医院更换了尿管,身边只有老伴一人照顾。

  其实,村支书张胜青本人也是在带病工作。张胜青患有糖尿病,一天要打三次胰岛素,作为全村的主心骨,他说自己不能倒下,必须坚持到疫情结束、村庄重启的那一天。

  张胜青说:“说实在的我们这五个村干部,从1月4日开始都没有回过家,可以说衣服都没有换过,每天工作到一两点。说实在的,我最近血糖,我感觉出高了,不过为了防控工作,咱们还要站好最后一班岗。”

  与城市不同,最近各地出现的疫情提醒我们,现在农村地区是疫情防控的薄弱环节,防控能力薄弱,防控意识容易松懈,防控难度大。这对农村基层组织提出了严峻的考验。农村基层一线的防控网就要靠这些基层工作者去织密织牢。他们的工作看起来很平凡,干起来很繁琐很辛苦,但是肩上的责任却不是一般的大。与时间赛跑,与病毒较量,有千千万万基层工作者和志愿者的坚守和奉献,才能换来千家万户的平安。

新闻来源: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