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1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宣布对蓬佩奥等人实施制裁。(AP)

美国政权交接一完成,中方立马宣布制裁以蓬佩奥(Mike Pompeo)为首的前政府官员,这被舆论解读为,中方对拜登政府的警示,也是为未来的中美关系划定底线。在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美国外交研究所主任袁征看来,这是中方又一次重申维护国家利益的立场,选择在这个时间点公布制裁名单,是为了避免进一步恶化中美关系。另外,袁征还就拜登政府的多边主义目标和对华关系进行解读。此为系列采访第二篇。

多维:在拜登就职当天,中国宣布制裁以蓬佩奥为首的一些特朗普政府时期的官员,这些人在特朗普任内,在反华的议题上动作频繁,该如何理解中方这一举措?

袁征:出这样的名单,我认为是有必要的。并非中国挑起事端,而是美国的特朗普政府期间,对中国采取了太多极端行动,特朗普政府当中,这一批官员严重损害了中方利益。

无论是不是在位,中方当然要惩处他们,这是一个原则性问题。中国人讲原则,而且不是现在才开始讲,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这一立场表达了无数次,中国维护自身国家利益,回击挑衅的立场不会改变。

其次,特朗普政府此前已经分批制裁了许多中方领导人,甚至制裁了14位全国人大委员会的副委员长,最新消息是,香港特首也被纳入制裁名单。

其实,中国制裁他们的理由很明确,就是因为他们在对华问题上,侵犯了中国的国家利益,中方必须予以惩处。

那么,为什么不在他们在任的时候宣布制裁?这份制裁名单肯定是早就准备好的,并非临时起意。特朗普政府在任期末尾仍在不断打台湾牌,侵害中国利益,但中国并不想火上浇油,所以在新旧交替之际,立马宣布制裁以上官员,避免了中美关系进一步恶化的同时也重申了立场。

就美国政府过去几年的表现,中方既要表示反击,也要考虑到中美关系的现实和未来,中方不想和美方比“疯狂”,所以趁着他们离任,表达一下“送别”的意思,同时也避免未来的中美关系进一步恶化。

多维:拜登上任第一天签署了17项行政令,迫不及待地逆转特朗普时期的一些政策。其中包括重返《巴黎协定》和世卫组织(WHO),此前你提到的修补与盟友关系也是拜登的优先事项,目前看来,拜登政府要将内政外交全部洗牌,在这个过程中,哪些是相对容易做到的事?哪些是比较困难的?

袁征:外交政策方面,总体来看,相对要容易一些。美国国会过去几年,通过了很多涉疆、涉藏、涉港以及涉台的法案,考虑到当前美国国内的政治氛围,国会山的反华共识,这些法案很难被推翻。

拜登能做的,只有尽量淡化这些法案的影响力,拜登不主动采取措施的话,这些法案暂时不会起到太大作用。但如果有人推动这些法案,拜登应该会面对比较大的压力,他不得不有所表示。

另外,如果拜登对华采取相对温和的政策,也会遭到批评,所以在国会问询的时候,布林肯他们也必须在话语上展露出对华强硬的姿态,他们会说,中国是美国的最大挑战,美国有信心有力量战胜中国。拜登改变不了对华强硬的大氛围,他也无意改变。

总统在外交上拥有裁量权,可以用行政命令的方式绕开一部分条约。国会当然对总统的行政权力有一定约束力,但是国会的约束力一方面是拨款,一方面是立法,比如通过某种决议案对行政部门施加压力,总统也不会无视国会的倾向。

现在,尽管差距很小,但国会仍然由民主党掌控,参议院中,民主党和共和党的人数是50比50。尽管拜登很难推翻对华强硬的共识,但在其他领域,如中美协商的具体步骤等问题上,总统有一定的裁量权。

我认为,拜登并不需要改变什么,有些问题,已经在特朗普任内成了既定事实,尽管拜登有一定保留,但也无法改变。拜登说美国要加入世卫组织,但目前其实美国还没有退出世卫组织,到2021年7月份才算正式推出,目前还处于过渡期,拜登中断了退出的过程。

2018年6月,七国集团(G7)峰会上,默克尔与特朗普“交锋”画面引爆舆论。(VCG)

《巴黎协定》首先是奥巴马时期的重要政治遗产,其次也关乎美国的国际形象和领导地位,美国在关键时刻要退出,全世界哗然,损害了美国的形象。

另外,《巴黎协定》就是在法国签订的,美国的欧洲盟友非常重视气候变化问题,拜登要修补与盟友的关系,必然要重回。当然,在这个问题上,中美之间也有合作空间。

以上这些问题,美国国内也有一定的共识,所以拜登可以通过行政令的方式往前推动。

拜登追求多边主义理念,强调与盟友加强合作,尤其是全球治理问题上。他的目的还是继续美国的领导地位,当全球老大,欧洲依旧对美国寄予厚望,各方面都对拜登有所期待,拜登也想有所作为,所以回归多边的这些举动,也是水到渠成。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