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争中,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常将战场上的失败归咎于中国志愿军的人海战术,即中国依靠兵力绝对优势击败联合国军,冲锋号一响中国志愿军就跃出战壕发起冲锋的场面令很多参战士兵胆寒,中国军队的人海战术由此不胫而走。后来,印度也将1962年边境战争的失败归咎于人海战术,印度拍摄的相关电影中总少不了漫山遍野的中国士兵向少量印度军队发起冲锋的画面。中国志愿军真的是依靠人海战术击败联合国军的吗?

1950年10月,时任美国总统杜鲁门(Harry Truman,右)在威克岛与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左)会面,麦克阿瑟误判中国向杜鲁门保证中国不会出兵朝鲜,酿成战争扩大。(Getty)

所谓人海战术,其核心是相对于对手的绝对优势兵力,以占据绝对优势的兵力压制对手获得胜利。据中国人民解放军出版社1987年出版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序列》披露,中国先后入朝参战的各种部队共计190万人,再加上补充的兵员近50万人,合计240万人,相对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毫无疑问占据数量优势,满足了人海战术的核心要件,但是否真的拥有采取人海战术的兵力优势还得具体到每次战役去看。

在朝鲜越过三八线进攻韩国推行“祖国统一战争”时,中国就开始为朝鲜可能出现的最坏情况做准备,在中朝边境地区组建了由第四野战军邓华第13兵团组成的东北边防军。下辖38军、39军、40军、42军共计12个步兵师,炮兵1师、2师、8师及1个高射炮团、1个工兵团,总兵力25.5万余人。8月,又抽调第三野战军宋时轮第9兵团、第一野战军杨得志第19兵团作为预备队,9兵团下辖20军、26军、27军共计12个步兵师,19兵团下辖63军、64军、65军共计9个步兵师。9月,第四野战军直属50军3个步兵师由湖北调往东北加入东北边防军。10月,驻防天津地区的华北军区66军3个步兵师调防东北加入东北边防军。

由此,中国志愿军的前身东北边防军下辖38军、39军、40军、42军、50军、66军共计6个军18个步兵师,再加上配属的炮兵、工程兵等部队,总兵力30余万人,也即中国志愿军首批入朝参战的部队。同期联合国军总兵力则高达42万人,飞机1,100余架、军舰300余艘,其中地面部队5个军15个师及2个旅共计23万余人,美军3个军6个师12万余人,韩国2个军团9个师9万余人,英国、土耳其、澳大利亚、泰国、菲律宾等国军队1.2万余人。美军在朝鲜西部战线为第八集团军,下辖第2师、第24师、第25师、第1骑兵师,东部战线为第10军下辖第3师、7师、第1海军陆战师。

从总兵力来说,中国志愿军30万对联合国军45万,还处于劣势;在地面部队方面,中国志愿军才以30万对23万占据优势,排除工程兵等非作战部队后,志愿军相对于联合国军兵力优势有限,根本不足以展开人海战术。中国志愿军在实战中大胆地穿插、分割、包围,通过运动战抵消美军的火力优势,在运动战中击败美军,迫使其不得不撤退,这样的战术一直持续到1951年初第四次战役时,此时联合国军已经撤退到三七线附近。

长津湖战役中的美国第1海军陆战师士兵。(美国国防部官网)

第一次战役结束后,第三野战军9兵团进入朝鲜,负责应对在元山登陆的东线美军第10军及沿东海岸北上的韩国第1军团。以中国志愿军9兵团3个军12师12万余人,对阵美军第10军3个师及韩国第1军团4个师约10余万人,志愿军兵力也不占多大优势。第二次战役后,第1海军陆战师在长津湖战役中遭遇重创,东线美军及韩国军队南撤,中国志愿军9兵团也因损失惨重后撤修整,直到第四次战役后才重回前线。

也就说,第三次战役时中国志愿军实际投入的兵力与第一次战役时一样,仅原东北边防军6个军18个师。第三批进入朝鲜的第一野战军19兵团、第二野战军陈赓第3兵团,直到第四次战役结束后才赶到前线,因而第四次战役时可以说是中国志愿军最危险的时刻。

中国志愿军6个军18师的地面作战力量,相比得到东线撤回的第10军加强的联合国军,不仅在兵力上并不占优,还被新任美军第八集团军司令李奇微(Matthew Ridgway)抓住了“七天攻势”的弱点以磁性战术应对,即志愿军进攻时主动撤退并始终保持接触待志愿军补给消耗殆尽时再反击,迫使中国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不得不在第四次战役中行险。

第四次战役中,中国志愿军以38军、50军在汉城以南阻击联合国主力,以主力39军、40军、42军、66军在中部地区准备从侧翼包抄汉城以南的联合国军主力。由国民党军滇军第60军改编的50军,在汉城附近以极其惨重的代价挡住了联合国军主力的进攻,中部地区志愿军主力却因低估了联合国兵力未能攻占砥平里,在联合国军援军抵达后撤出战斗,随后全线转入防御作战以空间换时间,为3兵团、9兵团、19兵团的集结争取时间。

朝鲜战争时期的美军第八集团军司令李奇微(左后)与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李奇微后升任联合国军总司令、北约欧洲盟军总司令、美国陆军参谋长。(美国国家档案馆)

第四次战役结束后,在后方修整的第9兵团及由国内入朝的第3兵团、第19兵团抵达三八线附近,从而使中国志愿军在朝地面部队达到3个兵团9个军及总部直属5个军,共计14个军42个师,一线兵力11个军33个师,相比联合国军占据明显优势,第50军、66军此前已回国修整。然而,在李奇微的磁性战术下,“逐步撤退,保持接触,大量杀伤中国有生力量”,志愿军兵力优势无从发挥。当志愿军因补给耗尽开始全线撤退时,李奇微指挥联合国军开始反击,美军主力在中部地区穿插至铁原试图将志愿军主力围歼在三八线以南,一战决胜负。

关键时刻,19兵团63军及65军第194师在铁原地区坚守12天,阻挡住了美军4个师的轮番进攻,为志愿军主力的撤退及新防线的建立争取了时间。第五次战役后,中国志愿军及联合国军均意识到难以获胜,进而开始了漫长的谈判,其间虽有战争发生但都是围绕三八线附近的争夺,再未发生战役级别的全面战争。

谈判期间,中国志愿军在朝鲜驻兵百万,但在围绕三八线的局部战争中,兵力优势并不容易发挥出来,反而是美军的火力优势被放大,当然中国志愿军在苏联援助下也足以在局部地区集中不弱于美军的火力。比如,1953年停战协议签署前,为惩罚韩国不在协议上签字,就集中了数千门火炮,在火力准备阶段短短28分钟内将1,900余吨炮弹倾斜到韩国军队阵地上,以至于美军称“令人难以置信的大量炮火在头上呼啸,在呼啸声中,他们前赴后继攻击这个地区的大韩民国防线。在共军的猛攻下,前哨阵地一个接一个被打垮了”。

总的来看,在朝鲜战争大规模战争阶段,即第一至第五次战役时期,中国志愿军一线地面作战兵力相比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优势并不大,某些时候甚至相比联合国军还处于劣势,所谓的人海战术纯属无稽之谈,借口而已。在汉城南部阻击战、铁原阻击战这样中国志愿军兵力比美军还少、火力远远不如的情况下,美军依然无法突破志愿军防线,美军就该明白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