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在文学作品中,牛以及和牛有关的人物形象比比皆是。比如牛郎织女故事中的老牛,《西游记》中的牛魔王,《岳飞传》中的牛皋,《水浒传》中的牛二,歌曲《王二小放牛》中的放牛郎,以及外国小说《牛牤》中的牛牤等等,都是成功的艺术形象,具有感人至深的鲜明个性。那么,牛年就要来了,我们今天就来欣赏一下当代著名画家蔡超先生笔下的的牛儿形象吧!

蔡超  《孺子牛赞》

  我和蔡超是好朋友。我们当今的中国画家的主力军是人物画家,这跟过去的培养目标是一致的。蔡超在众多人物画家中是突出的,目前来说;在江西或在附近数省;他依然保持了一种朴素的表现方法;这是艺术创作的根本。造型能力差的人无法承受创作的高要求。蔡超造型的把握和整个画面的处理都非常完整,给我总的印象是:蔡超的国画造型能力强,构图完整,题材选择贴近群众,近年来有比较广泛的平面发展;包括一些中国传统文化的题材。

图片蔡超  《牧趣图一》

  这和我们的现状是分不开的;即整个社会人们对艺术的需求更加广泛,市场也大了。蔡超在中国众多的人物画家中保持了人物画创作的原生态;朴实的语言、朴素的思想、朴实的画风;创作方法是相当一致的。目前保持了这种扎实的造型基础和淳朴作风的人在中国画坛不是很多。蔡超保持了一贯的思维和创作方法,正如石涛所说的“吾道一以贯之”,这实际上是一个画家成功的根本。当市场找你的时候就说明你的艺术征服了欣赏者,这样的市场前景是广阔的。

蔡超  《春归图》

  蔡超目前的艺术语言是不断创新。比如说用泼墨的方法,充分利用宣纸的特点,这是合理的。他画老子是与江西道教文化大有关系;是文化合理地延伸。蔡超在他的范围中锲而不舍;不跟风,跟风走不会有好结果。我们很多人不是智慧地用功,而是跟潮流,缺少了一种艺术家应有的“我”字。

蔡超  《杏雨图》

  现在许多人物画家不懂景观配置;人在画中是孤立的,配景是简单的。但是环境是减不掉的,既然人物画家有服务社会的功能,就应该有别于广场艺术。艺术当他抛开了正常的观察环境就会脱开了绘画,就会变成宣传画,再规矩一些就成了工艺品。蔡超把人物和环境很客观地表现出采,把握得很适度。

蔡超  《牧趣图二》

  绘画中最难的是山水;要花十分之七的力气。蔡超在这方面下的功夫我是很欣赏的。我在滕王阁注意到了蔡超的《人杰图》对人物神情的表达。现在,造型对于我们今天的人来说不是太难;有许多手段。造型问题一旦掌握;人物都不在话下。蔡超的画总体上写实,但更厚实,和笔墨整体交融在一起;对当今人物画的发展是有贡献的。他将人物和环境有机结合做得很有成绩。蔡超的树画得非常好,与人物非常统一;非常协调,大家公认蔡超是有道理的。南方的画家画人物较弱;蔡超没有这个问题,他的画厚重、大气、深厚、进取、向上;有冲击力;带有一种健康的气息,不是一种讨好的艺术,是有震撼力的强势艺术。

蔡超  《紫气东来》

  实际上蔡超的画有意识无意识地注入了一种时代精神;他主动地将现代意识运用到他的现代人物画创作上。我们今天的山水画.人物画应该是强势;这个不是理论上的问题。我同意李敖的说法中国人从未像现在这样自由。中国封建的糟粕是始终把人分为等级;那么外国在资产阶级革命后这些东西打掉的比我们早。我们现在方体会到人性解放的重要性。只有人性解放,思维才得到展开,才会有创造。我们中国的封建教育是“父母在,不远游”、“无为而治”、以静制动,其实质是偷懒,这都不是中国文化的先进性。真正的先进文化是在诸子百家的时候。中国的传统教育不能讲超越;一超越就是离经叛道。我们绘画不能走这条路,我看蔡超根本不走这条路;就是自己搞。

蔡超  《牧牛》

  今天要做一个画家要说也容易,就是把古人的东西像继承爹娘的财产一样继承下来,也可以做一个生活不错、衣食有着的画家;也蛮小康的艺术家;这个小康是指艺术上的小康,即笔精墨妙,章法上没有问题,画得也很舒展;生活得蛮儒雅的二流画家;做这种二流画家不难;因为中国的文化底蕴深厚;我们可以找任何一种风格去自娱自乐。但是;说快板那是流畅的;但是他成不了作家;也成不了戏剧大师。三岁的小孩也会背唐诗;但是他成不了诗人。只有深入到文化的底层;用你的心去感悟;用你的笔墨创造性地表达出来;去感动别人才行。艺术家要具备“舍我其谁”的气概;传统文化要去滋养。

蔡超  《美丽的草原我的家》 局部图一

蔡超  《美丽的草原我的家》 局部图二

  蔡超在人物和山水的结合方面是做出了成绩的,是有贡献的。因为今天的人物画家对景观的配置是有缺失的;是有脱离的,更多的靠拢宣传画。蔡超在这点上的追求是有成就的。他对现实题材的把握在人物画向风俗画靠拢的时候依然保持了人物画的基本要素:就是强势的风格;很厚重;很大气;也很有一种独立思考的能力。他画工业题材,正向宽度延伸,依然感觉是现实主义题材的画,不是旧画。我们看一些画人物的,一画到仕女;就感觉是画旧画了;一画山水就是写生了,写生腔太浓。文/杨延文(1939年9月—2019年1月):中国美协理事、中国画艺委会委员、全国政协委员。北京画院艺委会主任、著名画家

  蔡超,国家一级美术师,现为文化部中国国家画院院务委员兼研究员、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画院研究员、中国画创作研究员院务委员兼研究员、中创艺术书画院院长、中国画学会常务理事、江西省中国画学会执行会长、南昌大学书画艺术研究院院长、南昌工程学院人文艺术学院名誉院长、江西省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江西画院名誉院长、南昌画院名誉院长、中国对外友协书画院艺委会主任、中国友联画院艺委会委员。曾任江西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江西省美术家协会主席、江西书画院院长、江西省博物馆馆长。原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江西创作中心主任、省内外多所画院名誉院长,第八、九、十届全国美展评委及每年全国多项美展评委。获国家有突出贡献优秀中青年专家、国务院颁发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全国文化系统先进工作者、1997年中国画坛百杰,全国文艺界德艺双馨优秀会员等多项全国性荣誉,被南昌大学、景德镇陶瓷大学、江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南昌工程学院艺术学院等多所院校聘为客座教授。

新闻来源: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