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传张恒和代孕出生的两个孩子。(微博@娱理娱气)

中国女星郑爽与张恒代孕弃养事件发生后,迅速成为舆论焦点,中共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旗下的杂志《法人》近日采访了自称是郑爽和张恒委托的代孕机构——注册在美国的“西海岸生殖中心”(简称西海岸)。

《法人》杂志1月21日引述该机构创始人梁波表示,“郑爽是我们服务过的人品最差的客户,没有之一。两个孩子都一岁多了,她到现在还欠着我们6.8万美元的服务费没给,昨天我们通话,她居然要求我们机构来抚养这两个孩子。”

针对郑爽与张恒事件,梁波表示“郑爽与张恒是在2018年秋天与西海岸签订的合同,选择的套餐是16.8万美元的,即不对孩子进行性别选择的‘生男生女都一样’套餐。现在服务过程早就结束了,两个孩子也都非常健康,他们却只付了我们10万美元,剩下6.8万美元的尾款一直拖着不给。”

梁波称,“郑爽有找到我们,她提出两点。第一,将会补齐6.8万美元的尾款;第二,每个月给我们机构打3万元人民币,孩子她不认,也不想要,更不要孩子回中国,而是登记在我本人的名下,由我做这两个孩子的监护人。这是天方夜谭。我来监护,监护到什么时候,监护到他们上大学么?”

他更表示,根据美国加州的法律,这两个孩子有爹没娘,郑爽不愿意提供自己的身份证明,不愿意证明自己是孩子的母亲。孩子身份不明,属于“黑户”,他们会被当作偷渡者来对待,当地政府不会允许他们离境。

说到代孕的过程,梁波透露,郑爽和张恒一开始得知授精成功了,非常高兴,还给工作人员发了红包,自己现在还有截图为证。但孩子五六个月大的时候,他们似乎就把这事儿给忘了,几乎从不打听孩子的情况。到孩子七个月大的时候,郑爽提出,这孩子不要了,想终止妊娠。但梁波明确告诉郑爽,孩子不可能打掉了。

美国法律非常严格。加州法律规定超过五个月的就不能堕胎了;五个月内的孩子,除非真的有发育异常或其他疾病,还需要到有相关资质的医院做检查,由医院出证明才能堕胎。当时梁波明确表示,不可能堕胎了。

这位机构负责人表示,张恒对孩子的态度比较中立,虽然他和郑爽都表示不想要这两个孩子,但郑爽是连孩子都不认,也不管。张恒至少现在每月负责孩子的奶粉钱和其他的抚养费用,比郑爽有人性。

他称,美国法律是不允许孩子登记在代孕机构负责人名下的,也不允许代孕机构将被遗弃的孩子登记在机构名下由机构抚养。“我们是代孕机构,不是福利院。”

作为最早进入代孕跨境服务领域的中国人之一,从21世纪初到现在,梁波已在这条“灰色产业链”上行走了十几年。

梁波指,自己名下有三家代孕服务的公司,注册地分别在美国加州、柬埔寨以及中国。在中国注册的公司是神州中泰。

“神州中泰因为非法代孕被查处了,目前还剩美国加州和柬埔寨的两家。”梁波说,在美国加州,代孕是合法的,产业链条的每一个环节都有严格的法律规定,而且这里的社会风气,是鼓励年轻女子做义务代孕妈妈,帮助那些无法怀孕的家庭拥有属于自己的孩子。

通过查询,神州中泰国际医疗集团官网显示,梁波是其董事长。他还是神州中泰(武汉)健康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这家公司处于被吊销状态。

中国女星郑爽因代孕弃养事件引爆舆论,此前郑爽已经遭到了包括中国央视新闻等多家官媒的点名批评。中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1月20日晚间发文宣布正式封杀郑爽。

中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主管杂志《广电时评》微信公众号于1月20日发布题为《代孕弃养者,德不优法不容》的文章,直接点名“演员郑爽境外代孕、曾欲弃养”。

文中表示,代孕不是私事,与法不合,有违社会主义公德。中国禁止任何形式的代孕行为,代孕、弃养更是违背社会公德和公序良俗。规避法律,境外代孕,又意欲弃养,这样的演员,私德有亏。演艺人员私德有亏,无论作品如何,其本人在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上的社会公德示范作用不会积极正面。

文章的最后一段写道:“我们不会为丑闻劣迹者提供发声露脸的机会和平台,一如既往,坚决为广大人民群众提供健康向上荧屏声频”,将郑爽列入丑闻劣迹艺人名单,正式封杀。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