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19日,白宫发布特朗普预先录制的告别演讲。(AP)

特朗普(Donald Trump)1月19日通过白宫官方渠道发布离任视频,虽然只字未提拜登(Joe Biden),但还是祝“新政府”好运,经历了本月初的国会暴力事件之后,特朗普作为总统的声誉在离任前损耗殆尽,人们迫不及待期待一个“稳定的力量”。1月20日,拜登接任白宫,从拜登的内阁成员组成可以看出,民族因素非常多元,或许这正是拜登尝试弥合社会撕裂的第一道努力。

尽管沿用了部分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的老人,但过去几年美国社会发生的变化,注定让新政府无法完全复刻“前朝”,外界普遍关注,拜登上台之后,将会如何重塑美国的内政外交。为此,多维新闻采访了美国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波士顿大学政治学教授陆伯彬(Robert Ross),讨论以上问题,此为第一篇。

多维:拜登已经公布了内阁官员人选,民族多元是一大特点,如何从拜登内阁官员任命的角度,解读拜登未来的施政方向?此外,内阁官员人选中也有许多奥巴马时期的面孔,拜登会在多大程度上延续奥巴马时期的执政风格?

陆伯彬:这些年以来,美国社会发生了不少变化,国内议程已经变了。我们现在面临着移民问题、健康问题等等许多新的议题。这个时候,国内政策更应该关注穷人,支持少数族裔。

可以看到,拜登的政策方向非常多元化,很多都偏自由主义,在未来的施政中,他会逐渐实施这些政策。

拜登团队有很多奥巴马时期的老面孔,国务卿布林肯更是与中国多次“交手”,点击大图浏览:

多维:拜登曾承诺,上台之后会重回特朗普退出的多边组织,但也有观点认为,特朗普的基本盘很庞大,拜登若想要修复社会的裂痕,就必须照顾这一部分人的感受,民粹主义在过去四年被特朗普充分调动,拜登想要回归多边,也只能回归一半,对此你怎么看?

陆伯彬:首先,拜登赢得了选举,这意味着,不认同特朗普的人很多更多,同时也意味着,拜登回归多边有一定的民意基础。

第二,拜登上台之后的美国,要回归多个多边组织,如《巴黎气候协定》、世卫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贸组织、北约以及修复韩美同盟等等。我认为拜登宣布要重新回归这些组织,不需要太久的时间,如重振北约组织、撤销对欧洲、日本韩国的一些经济制裁等等。这些都不会花费太多时间,需要花时间的是重建盟友和全球对美国的信心。

整个世界都看到了,相对中国和欧洲而言,美国正在衰落,因此美国的领导力也相应地削弱。特朗普的所作所为,无疑加速了整个过程,导致美国的信誉急速损耗,这个世界也在不断调整。

问题其实并不在于美国采取怎样的国内政策,而是美国在全球的地位,拜登能做的就是开始恢复美国的信誉,使美国继续作为全球化的重要玩家。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