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新冠肺炎(COVID-19)本土疫情近来因台卫福部部立桃园医院群聚感案的延烧而持续升温。该院在1月12日出现首例医师在院内染疫确诊后,接着自1月16日起接连数日都有医护人员在院内染疫确诊,疫情甚至有从染疫医护的家人延伸至社区之虞。

发生群聚感染事件的桃园医院自1月19日起启动全面消毒和病患清空计划。(中央社)

随着院内疫情的不断扩大,台防疫部门日前已直接调派防疫人员和专家进驻该医院协助感染控制,自1月19日起也将陆续清空院内的病患,并隔离院内员工,以防止疫情的恶化。这宗被台防疫指挥官陈时中称为“疫情至今最大挑战”的医院群聚感染案,现仍处于警戒阶段,随时都可能在院内或社区中爆发新一波的疫情。

爆发院内群聚感染的卫福部部立桃园医院,为一家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专责医院。感染始于该院一名30多岁的住院医师疑似在协助确诊重症病患插管时,不幸染疫确诊。而疫情不只传染给首例确诊医师的同居护理师女友,也扩散至同院多名医护人员及其家庭。

关于首例确诊医师为何染疫,是否有人为疏失,此前台前卫生署长杨志良在政论节目中因一句,“若自己是院长会开除此欠缺感染控制警觉的医师”,引发台湾政坛与医界的轩然大波。在政党恶性竞争和党同伐异的社会气氛下,人们泰半是依照其政治好恶在解读这番“开除说”。

截至1月20日止,该院已累计有五名医护人员及一名外籍看护在院内染疫;社区的接触感染者也增至四人,此案共计有10人染疫确诊。(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供图)

台湾先后任的卫生部长也为此医师染疫案隔空交锋,杨志良质疑染疫医师在有感染之虞下,没按感染控制的标准流程应对;台防疫指挥官,台卫福部长陈时中则以“无言以对”回应,指百密一疏,医护即便做好防护在前线作战,仍可能被子弹打到。为此,蔡英文也一度亲上火线,借脸书发文意有所指的要杨志良别说风凉话来打击前线的医护士气。

然而,近来接连数日该院不断有医护人员相继染疫,其中有染疫护理师在出现轻微咳嗽等症状时未先通报医院,却赴社区诊所就医的行为,也“验证”杨志良日前指该院医护防疫警觉不够的警语。在舆情方面,有论者开始指先前备受民进党当局“府院党”围剿的杨志良是“先知”,也有网民表示“是不是骂错杨志良?”

略过先后任卫生部长“孰是孰非”的问题。值得注意的是,在“开除说”惹议,以及医院疫情升温后,不论是杨志良或陈时中这两位先后任的卫生部长,对于此事的评断多少都有了“修正”。

虽然双方仍处于“无言以对”的状态。但两人的发言,相较于疫情之初,已开始把医护个人在防疫流程上有无疏失的问题,与整个医院的感染控制系统有无缺失相联系起来检讨。

事实上,过于侧重于染疫医护有无个人防疫疏失,而未见树见林的把问题扣连至当前的医疗体系有无缺失,是疫情爆发之初,先后任主责公共卫生的领导者多少都存在的盲点。从公共卫生的角度来说,相较个人因素,更应侧重的是客观环境是否有给人健康的权利与支持。

举例来说,关于首例染疫的年轻住院医师为何欠缺“病识感”,在照顾完新冠患者后,1月8日虽然已出现轻微症状,但10日还值班,且未落实“分舱分流”,跨区到一般病房协助另一名主治医师照顾非染疫病患?其中的原因,恐怕不能只是聚焦于该医师是否“不够警觉”,而是必须同时看见其所处的专责医院,感染科专业医师人力不足的某种系统性窘境。

“这是个系统性问题,如果我们让同一个医院照顾太多新冠肺炎患者,同一组人一直做的话,在感染控制上就是容易出错”,2020年10月就曾预言台湾入冬后恐出现院内感染事件,且一次就会增加十多个病例的台大儿童医院院长黄立民在“预言成真”后说道。黄立民认为医护人员在高压防疫一年下来,难免会出现疲乏、劳累而不小心松懈的情况,除医护人力问题需重新调整,如何尽速取得、安排新冠疫苗接种,才有助预防院内感染的持续发生。

这宗或“有迹可循”的医院群聚感染事件的爆发,考验著台湾这个“防疫资优生”是否名符其实,以及有无需补强的项目。而危机也是面照妖镜,照出了台湾公立医院长期弱势处境,它们在公共卫生危机发生时,必须肩负重责大任,但相应拥有的资源与人力却严重不足。

面对诡谲多变的疫情考验,台湾需要的是根据情势变化,时刻直面问题的勇气和自我革新的能力,而“团结防疫”不该是建立在树立“内、外部敌人”上。

此刻,台湾确实不需要政治口水和风凉话来防疫,但民进党当局恐怕得带头做起。当陈时中还自信于台湾的新冠检测品质要较中国大陆优越时,或该反躬自省的是,当陆方已开始陆续针对医护等重点人群施打新冠疫苗防疫之际,台湾的新冠疫苗在哪呢?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