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卫福部桃园医院爆发群聚感染事件,多名医护染疫。(台湾中央流行指挥中心供图)

台湾目前正在经历新冠肺炎(COVID-19)大流行以来最严重挑战,一名台湾卫福部所属桃园医院住院医师,疑似协助主治医师为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插管时不慎染疫,加上自我警觉不足,仅8天时间,至今已感染另个医师、4个护理师、1个外籍看护及2个护理师家属共9人被牵连确诊,而且演变成跨楼层、进入家庭的重大感染事件。换言之,这起新冠肺炎院内感染事件,极大可能成为“社区感染”的破口。

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对于这起源起于医院的“本土感染”事件,指挥官、台湾卫福部长陈时中直到19日才“脱口而出、被迫承认”发生院内感染的医院是“部桃”(部立桃园医院的简称),并宣布指派专家进驻该医院成立前进指挥所,20日宣布将清空医院、逐层消毒,医护及住院病人转送专责医院集中隔离,待医院消毒完毕后再送回隔离,他并坚持“清空医院”不是“封院”,因为“封院是不出不进,清空是只出不进”。

一切似乎井然有序、信息透明,其实暗藏凶险。

对台湾民众来说,凶险来自于这宗疫情已从“院内感染”扩散到“家庭感染”,距离“社区感染”仅一步之遥;对蔡英文政府来说,最凶险的则是“民主防疫”神话就此幻灭也仅一步之遥。

为了区隔与北京藉封城、封院、关闭国境、大规模普筛等“威权”防疫手段不一样,一直以来,蔡英文皆以“民主防疫”自我标榜,对国际宣传只要政府信息透明、尊重专业、充分沟通促进团结,不必采取封城、限制群众等强制手段,一样能够取得防疫好成绩。

事实上,台湾防疫的好成绩大部分得助于利于隔绝病毒传播的海岛地形,其次则是人民有历经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大陆称“非典肺炎”)疫情洗礼的惨痛教训,以及重视家庭、群体甚于个人的儒家思想已成为文化基因。

美国是全世界新冠肺炎疫情最严重的国家,图为排队等待施打疫苗的美国群众。 ( AP)

因为这些优越的先天条件,让蔡英文政府得以用最小成本打造“民主防疫”神话。不过,稍加检视就能发现,神话底下其实是各式各样充满意识型态、利我主义的双重标准及自助餐,包括对大陆、香港、澳门入境的检疫标准明显严于自美国、英国、关岛等民主阵营、友台地区,逆世界潮流的拒绝大规模普筛、限制学术研究单位进行自愿者抗体检测反推“小区感染率”、动辄以“移送政风调查、依法查办”,恫吓“非我族类”泄露疫情信息、推送对疫情真相的质疑等实际更趋近于威权手段的防疫作为,加上一些好运气,使得台湾虽然历经敦睦舰队群聚感染、染疫新西兰籍机师趴趴走等危机,都以“虚惊一场”作收。

不过,此次疫情风险明显更甚以往,台湾舆论除了聚焦于疫情信息,也聚焦于陈时中的“双重标准”,换言之,若“部桃医护感染事件”演变成“社区感染”的破口,蔡英文政府苦心经营一年的“民主防疫”神话将就此毁灭。

何以如此?以“保持透明”这个最重要标准来检视陈时中自1月12日公布首例医师确诊本土病例于出现,到19日宣布“医院清空”以来,虽然18、19日的作为看来“透明、负责”,但12日到17日他却忙着教训“非我族类”,包括批评部立桃园医院、染疫医护人员“螺丝松了”的前卫生署长杨志良;对于扩大院内普筛的声浪,依旧以“我说了算”的倨傲姿态表示“时机未到”。

反之,对于亲绿媒体人将广播节目当成指挥中心记者会,早于指挥中心公布前宣布疫情及染疫人员足迹等“不实讯息”,却以“没有恶意”轻轻放过。

然而,台湾舆论虽然开始讨论陈时中的“双标”、聚焦医护群聚感染扩散情形,却忽略了让部立桃园医院住院医师感染的“境外病例”系从当下全世界疫情最严重的美国移入的,但陈时中日前却仍在宣传大陆河北每日新冠肺炎确诊人数激增,对美国每日新增近2万人视而不见,如此意识型态的“民主”防疫,才是这起疫情危机的根本起源。

不知道台湾人对于陈时中迂回曲折以“封院是不出不进,清空医院是只出不进”,意有所指的区分“威权”与“民主”的不同是否满意?此时此刻,不只蔡英文政府,所有台湾人都需要足够多的“好运气”。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