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20年年底、到2021年才过去的这两周,不到一个月之内,中国大企业接连爆出负面新闻。先是互联网企业拼多多一名员工猝死,而后其内部接连又爆出员工跳楼、侵犯员工隐私等争议;紧接着,一家知名餐饮连锁店因为涨价引起批判,其高管在社交媒体平台上赞同了一则评论——“为什么舆论对涨价反弹这么大?毕竟95%的微博网友月收入在5000元以下”,此举引发众怒。

再接着,一名知名外卖企业底下的外卖员因为讨薪自焚。

“上升通路已被堵死”、“九九六、自杀、过劳死,中国送走廉价农民工,迎来廉价大学生”、每当这类事件爆发,一批批热门文章出现,然后消停,直到类似事件再次爆发。

内卷,这是2020年就出现的网络热词,无数十万加文章都提到它,意思是人人都在高度的、同质化的竞争(且这竞争通常对于改善生活、提升阶级很可能是无效的,又难以退出),比如教育内卷、工作内卷等。

在人们还来不及反思“内卷”一词是否被过度滥用时,2021年开年的诸多事件,又重燃了基层百姓的怒火。

拼多多一名年轻员工的猝死,再次引起中国社会对于劳动者权益的讨论。(路透社)

在北京街头,完全不用刻意去田野调查,几乎人人身边都有这样的案例。北京地铁十三号线,西二旗至上地地铁站那一片,是北京“九九六们”(上班时间从早上九点到晚上九点,每周六天)的集中地带,晚上十点多,叫车还是得等位。这里的“打工人”是北京高收入的一群,以互联网工程师相关行业居多。

随意问一下,没有太多经验的人工智能研发工程师新人月薪近两万人民币(要求硕士毕业,公司承诺十四薪),有经验之后涨薪不是问题。“反正还年轻,都能一下”——不只在办公楼里的这样说,办公楼附近外卖小哥聚集的点,也常听到这句话。

北京呼呼刮风的冬天,外卖小哥彼此询问,“还接单吗”、“接,再拼一下”。北京打工人,月薪从五千以下到五万人民币以上都有,拼多多在社交媒体上的官方账号一句“你们看看底层的人民,哪一个不是用命换钱”刷屏,刺痛了这批住在大城市、不分收入高低的人群。

过去外卖员猝死或受伤,而公司以“外卖员非正式职员”为由逃避责任;如今拼多多年轻员工猝死事件。最普遍的质疑是,东亚国家普遍加班时数多,然而中国是由社会主义政党所领导的,为何劳工的基本保障(如加班费、加班时数及应有的补休、工伤赔偿)仍无法充分落实?

为什么号称“社会主义”之体系下,还让资本家明目张胆无视劳动法?

在拼多多年轻员工猝死后,中国各官媒在短时间内发声。据媒体报道,已有相关单位去调查拼多多的劳动法落实情况。中国社会已经进入到转型期,与过去的高速增长期不同。

增长速度放慢,而社会对劳工权益、阶级停止流动等问题之探讨,会比过去密集。这问题也非中国官媒发一下评论便能解决,往后民众对于官方态度会越来越注重。

各社交平台以“内卷”为题的同时,是“努力就有收获”、“努力就能创造阶级流动”等改革开放后上一代常说的言论受到质疑。年轻人一毕业,感觉自己与大批同龄人一同加入这场无休止的同质化竞争、抢夺有限资源、难以退出。

九零后、零零后年轻一代被视为生长于中国崛起的幸福一代,然而他们还未毕业就意识到这样的结构性问题——基层穷忙、越来越竞争,而阶级越来越难以跨越;反之企业越来越富、财富越来越世袭。

无论内卷这一词是否被滥用,这个词语的泛滥不过是表象,这是中国经济产业、社会百姓与政府官僚,都得共同面对的下阶段问题。专家给出的答案,或是推动技术进步、或是扩大市场、或是呼吁政府监察企业及更关注基层权益。

这也证实了,漂亮的经济数字就能当作“政府德政”之时代,确实过去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