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中国娱乐圈热议反腐大戏《人民的名义》第二部《巡回检察组》、为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献礼剧《大江大河》第二部时,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第一套晚20时黄金时间播出的跨年大戏抗美援朝题材电视剧《跨过鸭绿江》已经悄然横扫收视榜,该剧第14集对已故中共最高领导人毛泽东长子毛岸英之死又有新说法。

《跨过鸭绿江》剧照: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右)宴请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左)将长子毛岸英(中)托付给彭德怀前往朝鲜参战。(豆瓣网)

中国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曾多次表示,毛岸英是志愿军第一个士兵,这一提法源于中共决定出兵朝鲜并任命彭德怀为志愿军司令员领兵出征后,毛岸英就获得毛泽东的同意赴朝参战,进而毛泽东单独宴请彭德怀将毛岸英托付给彭。最初,彭德怀坚决拒绝毛岸英赴朝,但在毛泽东说出“我力主出兵,我不把儿子送往朝鲜,怎能叫别人把儿子送到朝鲜”后,彭德怀再也无法拒绝。

1950年10月19日,中国志愿军多路开进跨过鸭绿江进入朝鲜,25日第13兵团40军118师在朝鲜平安北道云山郡温井附近与南朝鲜军交战,抗美援朝战争由此爆发。与此同时,10月19日,彭德怀率志愿军司令部进驻朝鲜平安北道北部山区东仓郡大榆洞一处废弃金矿,毛岸英使用妻子刘思齐的姓氏,化名刘秘书进入志愿军司令部担任机要秘书兼俄语翻译,整个志愿军司令部只有司令员兼政委彭德怀、副司令员兼副政委邓华知道毛岸英的真实身份。

1950年11月24日下午,美军四架B-26轰炸机在志愿军司令部驻地投下凝固汽油弹,毛岸英与司令部作战参谋高瑞欣在轰炸中牺牲,尸体已经被烧得无法辨认,仅能通过毛岸英生前佩戴的苏联手表确认身份。彭德怀痛苦万分,三易其稿,才拟好了发给国内的电文,先发给书记处周恩来,由周转告,周恩来等人则暂时压下了毛岸英的死讯。

1949年10月毛岸英与妻子刘思齐结婚合影。(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毛泽东本人知道毛岸英牺牲的消息时,已经是抗美援朝第三次战役快结束时的1951年1月2日,志愿军已经越过三八线逼近韩国首都汉城,距离毛岸英牺牲已经过去一个月有余。当秘书叶子龙将毛岸英牺牲时彭德怀发回的电报和周恩来写的信转交毛泽东后,毛泽东抽起香烟,沉思许久,才说“打仗嘛,总难免要有牺牲”。

对于毛岸英之死,历来说法很多。比如抗美援朝时曾任彭德怀军事秘书的杨凤安与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史研究员王天成合著《驾驭朝鲜战争的人》一书称,毛岸英与高瑞欣“因昨晚睡的晚了,早饭未来得及吃”,“正在围着火炉热饭吃”,“未来得及跑出,不幸牺牲”;曾任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处副处长、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的杨迪在1998年出版的回忆录《在志愿军司令部的岁月里——鲜为人知的真实情况》中提出了“炒饭说”,即毛岸英、高瑞欣与司令部作战处副处长成普违反必须进入防空洞的纪律在办公室炒饭,后在修订版中升级为“鸡蛋炒饭说”。此外,还有“烤苹果皮说”、“处理急件说”等。

彭德怀以志愿军司令部名义发给中央军委的电报则称:“我们今日七时已进入防空洞,毛岸英同三个参谋在房子内。十一时敌机四架经过时,他们四人已出来,敌机过后他们四人返回房子内,忽又来敌机四架投下近百枚燃烧弹,命中房子,当时有二名参谋跑出,毛岸英及高瑞欣未及跑出被烧死,其他无损失。”2016年播出的电视剧《彭德怀元帅》中基本沿袭了这一提法:毛岸英在去防空洞外的房屋中取机密文件时,房屋被美军燃烧弹击中牺牲。

《跨过鸭绿江》剧照: 中共五大书记朱德、刘少奇、毛泽东、周恩来(从左至右)商讨朝鲜战局,五大书记之一的任弼时在抗美援朝战争打响前就因过度疲劳引发脑溢血住院,后经抢救无效于1950年10月27日在北京去世。(豆瓣网)

《跨过鸭绿江》中基本沿袭了彭德怀电报中的提法,又进一步进行了演绎。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对情报部门无法弄清志愿军参战情况极为不满,远东美军情报部长威洛比(Charles Willoughby)因而提议用凝固汽油弹对付志愿军,麦克阿瑟对这一提议表示赞赏。在美军轰炸前,毛岸英奉命整理志愿军第一次战役的资料以备查询,美军轰炸时毛岸英正是为了抢出这些资料而牺牲。

让毛岸英整理战役资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彭德怀培养毛岸英的举措,从战史资料中学习战争。毛岸英曾加入苏联红军参加二战,并进入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深造,作为坦克连指导员曾参与解放波兰,拥有一定的基层军事实践,回国后又先后参与农村土改与城市工厂工作,整理战史资料则可补齐战略一课。当然,彭德怀可能也有保护毛岸英的成分,将其留在后方相对安全的指挥部而不是前往战斗一线。然而,战场上哪儿来的绝对安全的地方,更何况是与占据绝对空中优势的美军作战,终酿成悲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