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路透社引述北京官方两名匿名人士消息透露,北京为免泛民主派在香港立法会取得过半议席,将会推迟原定2021年9月5日举行的立法会换届选举,考虑修改香港立法会的选举制度及研究修改香港特首选举委员会制度,一旦成事,预料香港整个政治秩序将会大变。消息人士表示,北京试图作出修改的原因是,认为过去一段时间对香港问题过于保守及被动,故希望一劳永逸解决开题,以确保香港“一国两制”行稳致远。

路透社的消息同指,港府近月针对泛民主派的大规模搜捕行动,例如以涉嫌违反港版国安法拘捕53名组织及参与泛民主派初选人士,目的正是向泛民主派施加压力,产生震慑作用,以防止2019年大规模反港府的示威行动再现,日后将可能会采取更多的措施。

有消息指,2021年9月5日举行的立法会换届选举或再押后。 (HK01)

对于路透社的消息,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指港版国安法让香港恢复稳定,亦让港人权利和自由获得保障,港府会确保立法会换届选举开放、公平和诚实进行。而香港政府政制及内地事务局指,会如常与选举管理委员会保持紧密合作,并完善现有的选举安排。

从港府的回应细节来看,港府显然未有直接否认消息,只表明选举将会公平进行,但未有说明会否押后进行或出现重大改革。刚过去不久的2020年12月,香港《南华早报》亦曾引述消息报道指,北京或会取消特首选举委员会中117个来自区议会的席位,以杜绝泛民主派有机会左右特首选举的机会,但最终相关消息未有成实,不了了之。

近月多次传出相关消息,或可反映路透社的消息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事实上,各种传闻不断冒出,甚至是北京修改治港路线的说法不足为奇,有迹可寻。 2019年香港爆发修例风波,出现连场示威及违法暴力行动,令香港深陷九七回归以来最严峻的管治危机,让北京不得不修正治港路线。 2019年11月,在香港修例风波期间召开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专门以一个章节来阐述“坚持和完善’一国两制’制度体系”,在未来治港需要“坚持和完善什么”、 “巩固和发展什么”上提出一系列有针对性和现实指向的政策主张。

自此之后,北京治港动作频频。先是主管香港事务的香港中联办和中国国务院港澳办发生重要人事调整,换人后两办对香港事务更为主动关心及积极,频繁就不同事件发表意见。例如在香港立法会内会风波中,两办高调发文批评及谴责泛民主派,在过往实属罕见,反映北京化被动为主动,不惧争议,敢于亮明观点。接着北京主动出手,为香港立下国安法,堵住了国安隐患。再就是2020年11月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关于香港立法会议员资格问题的决定,对香港立法会议员提出遵守“一国”和不得妨碍国家安全的硬性约束,巩固行政主导,针对性非常强,相当于为香港政治重新立下规矩。

正是在这一大背景下,近月传出的各种消息每每引发各方揣测。坦率说,在目前阶段,路透社、《南华早报》的消息未必准确,有待证实,但从过去一年多以来北京治港的主张及表现来看,北京治港路线大概率将会继续巩固“一国”秩序,强化“爱国者治港”,打击港独和激进势力。因为这一大方向已在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上有明确规定。

中共政治文化的一大特征是要么不出手,要么一出手,不达目的不罢休。香港管治问题由来已久,许多都是港英殖民时期的遗留。在修例风波之前,北京纵使想去解决香港问题,但为了最大程度减少对香港市民的心理冲击,一般还是倾向于让香港社会在“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框架下自行解决,故整体介入程度相对有限。但修例风波所酿成的空前管治危机,让北京下定决心,不再被动等待香港自行解决,而选择了主动出手。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涉港内容正是北京下定决心的例证,港版国安法和“爱国者治港”都能从中找到伏笔。可以预见,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涉港内容会陆续落到实处。

只是,由北京亲自强势介入而非香港自行解决,难免会对不少港人过去多年所习惯的自由和自治空间有所抑制。对于香港来说,这并非理想的结果。但值得港人思索的是,什么原因让北京明知道这样做会让港人的不满声更大,但依然坚持“知其不可而为之”?相信最大的原因正是在修例风波中,示威者反港府﹐以致联合欧美各国的政客向北京进行反击行动,让北京意识到国家安全存有重大漏洞﹐故铁下心肠,正视相关问题。而从香港立场来说,虽然长期来看北京的强势出手有助于香港在经历一段阵痛期后重回正轨,但至少短期来看,整个香港无疑为修例风波过程中的任性、鲁莽、激进暴力付出代价。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能否真正吸取修例风波的教训,能否在“一国两制”之下找到与北京的相处之道,能否从政治现实主义出发,温和理性地解决问题,将在相当程度上决定今后香港和北京的互信关系,决定香港的政治空间和发展前景。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