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1月11日,习近平在中国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会上提出,中国进入了一个“新发展阶段”,是中国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历史性跨越的新阶段,但同时也强调它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中的一个阶段”,这个阶段将持续30年,到21世纪中叶,而那个时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一百周年。

习近平说,在2021年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了中共建党一百年的奋斗目标之后,就将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这是中共第二个百年——建国一百年的奋斗目标,因此,习近平把这个阶段称为“新发展阶段”。这个新发展阶段,既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中的一个阶段,但又是新的起点。经过新中国成立、特别是改革开放40多年的积累,中国实现了民族独立、国民富裕,为中国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奠定了雄厚的物质基础,“未来30年将是我们完成这个历史宏愿的新发展阶段”。

此处的“新发展阶段”其实是将邓小平时代提出的中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进行了拆分。也就是说,习近平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分拆为两个或三个时期。若以两个时期来看,第一个时期是在此之前的时期,可以视作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前半程,第二个时期则是“新发展阶段”,可以视作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后半程。当然,习近平也有很大可能是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分拆为三个时期,即毛时代的起始阶段,邓时代的中间阶段和“新发展阶段”的最后一程。不论是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分拆为两个还是三个时期,照习近平的说法类推,只要中国能按计划成功实现“新发展阶段”的目标,即到本世纪中叶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那么中国将正式告别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习近平提出中国进入新发展阶段。(中国央视截图)

习近平之所以提出“新发展阶段”有三个依据:理论逻辑、历史逻辑、现实逻辑。

理论上来说,这是由中共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决定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最早提出于1981年的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系统阐述于1987年的中共十三大报告: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特指中国“在生产力落后、商品经济不发达条件下建设社会主义必然要经历的特定阶段”,而且指明“从五十年代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基本实现,至少需要上百年时间”,也就是说至上要到21世纪中叶,中国都属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前半程,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落后的社会生产”与“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之间的矛盾,主要任务是发展,首要是解决贫穷的问题。同样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习近平时代不同于毛邓时代之处在于,毛邓时代的矛盾集中在“落后的社会生产”,而习时代主要是落在“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简言之,“新发展阶段”既是初级阶段的一个部分,又是在毛邓发展基础上、而有别于毛邓时期的新阶段。

从历史逻辑来说,新发展阶段是在毛泽东时代创制社会主义、邓小平时代改革开放的基础上,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回归社会主义,实现现代化的新阶段。从1949年到1978年,中共在毛泽东的带领下实现了建国大业,对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了社会主义改造,建立了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和社会主义政治法统体系,并建立了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为改革开放打下了必要的物质和政治基础。毛时代可称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起始时期”或“第一阶段”。

1978年开始,中共以邓小平为核心,开始改革开放,走出一条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成功道路,经过30多年发展,中国从一个贫穷落后的农业国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创造世界性的经济成绩。但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一时期中国的经济发展既不平衡也不充分,产业结构不合理、区域发展不平衡、城乡差距扩大,以及贫富分化、环境污染等问题日益突出。邓时代可称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中间阶段”或“第二阶段”。

习近平的新发展阶段是对中国未来30年的定位。(中国央视截图)

2017年开始,以中共十九大为标志,习近平正式提出新时代,并设定了到2035年基本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2049年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任务。这个阶段与此前两个阶段的主要矛盾不同,发展理念和发展路径也因之相异,可称为第三个阶段,也就是习近平提出的“新发展阶段”。

因为这个阶段的主要矛盾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故而主要任务也就变为十九大所说的“在推进经济建设的同时,着力解决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修正原来“以速度为中心”的发展诉求,坚持“以人为本”的“五位一体”总体布局,更加重视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致力于实现共同富裕,回归社会主义本质。

“新发展阶段”的提出也蕴含了中国的现实逻辑。在经历毛泽东邓小平以来的建设和积累,中国实现了民族自立和国民富裕。而习近平又经过近两个任期的治理,先后推出反腐败、党政机构改革、经济结构转型、扫黑除恶、环保运动,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和广度重塑了中共权威,旗帜鲜明地向社会主义回归,尝试兑现邓小平所说的“社会主义的本质是实现共同富裕”的诺言,重新整合了中国社会左右派之间的裂痕,将社会共识再度拉回到“社会主义”上来。

如今这个“新发展阶段”,作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后半程,也成为指导中共未来施政的基本定位。它既要求坚持社会主义的方向,也是要建设现代化国家,实现社会主义范式下的“富强”和“现代化”。

一言以蔽之,“新发展阶段”的提出,是中共试图有机统合改革开放前后三十年,弥合左右裂痕,达成社会共识的标志,也是中共为未来30年发展做出的最新历史定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