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克拉夫特(Kelly Craft)。(REUTERS)

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克拉夫特(Kelly Craft)原订当地时间赴台访问3天行程“被取消”,最遗憾的应该是无法到台湾“毕业旅行”的克拉夫特本人,其次则是准备迎接台美关系走向另一“高峰”的蔡英文政府,抑或是“松了一口气”。

大使对外代表国家,正常情况来说,克拉夫特访台行程既已公布,事前必先经过双方外交人员的反复磋商相关细节,台湾总统府都已经宣布蔡英文将于当地时间1月14日设午宴接待克拉夫特,包括台湾驻德国代表谢志伟也在其“脸书”(facebook)说明克拉夫特访台等同视台湾为“(尚)未建交国家”深层意义、台湾驻荷兰大使陈欣也在“脸书”张贴她应邀进入美国驻荷兰大使馆等“创下历史”图文,“前戏”已经做足,克拉夫特也准备上飞机来台访问,一觉醒来,美国国务院就以“平稳完成交接”理由取消包含蓬佩奥(Mike Pompeo)在内的国务院官员所有出访行程。

克拉夫特访台行程“被取消”,纵然实质上对台湾“利大于弊”,但表面上的“不礼貌”,对蔡英文及民进党人时常挂在嘴上的“美台关系史上最佳”及“国家尊严”,却大大有害,若没有其他“外力”干扰,一向在世界各地鼓吹并集结“反中”势力的蓬佩奥,断无可能会取消克拉夫特访台行程,让堪称“特朗普最坚强盟友”的蔡英文政府脸上无光,台湾的尊严受辱。

逼使国务院取消所有官员出访行程,或者将范围缩小到让克拉夫特访台行程被取消的“外力”主要有二。一是来自北京的强烈警告;其次则是拜登(Joe Biden)顺应美国国内情势变化,开始进行危机控管。

北京强烈警告的原因很清楚,因为“台湾问题”是中国(大陆)的核心利益,《美中三公报》更是北京与美国建交的“前提”与“基础”, 克拉夫特一旦踏上台湾土地,其大使身分将使得谢志伟描绘“台湾是美国尚未建交国”的图像清晰,为避免事态恶化到难以收拾,事先提出强烈警告,符合北京一惯“勿谓言之不预也”以及之后“说到做到”的外交作风。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chael Pompeo)1月9日出人意表地宣布,取消美台官员交往限制,两天后,美国驻荷兰大使胡克斯特拉(Pete Hoekstra)旋即于当地时间1月11日邀请台湾驻荷代表陈欣新前往美国使馆会面。 (twitter @ Ambassador Pete Hoekstra)

其次,有力量能阻止蓬佩奥在其国务卿任内最后一段时间,打着“守护自由、民主”旗号,实则四处“埋雷”疯狂行径的,一是目前已经众叛亲离的特朗普(Donald Trump),一是即将上任的拜登(Joe Biden)。

不过,包括蓬佩奥近期宣布取消“美台官方交流所有自我设限”及指帕克拉夫特访台等“大跃进”等友台措施,都是特朗普确定失败、“特粉”引发国会暴乱后的急就章,目的在于让拜登施政受阻,甚至遭受北京取消中美贸易协议谈判进程等“报复”的苦果。因此,合理推断克拉夫特“被取消”访台的另一个“外力”是拜登团队,目的在于进行危机控管。

对“台派”来说,陈水扁被美国视为“麻烦制造者”(Trouble Maker),视被部分学者将那段时间的美、中、台关系定义成“美中共管台湾”为奇耻大辱。从克拉夫特“被取消”访台这件事来看,似乎也可嗅闻到拜登政府上台后,另一种“中美共管台湾”的味道。

必须清楚说明的是,美国的小布什(George Bush)时期的“共管台湾”,主要是因为911恐怖攻击事件后,美国基于全球反恐作战有求于北京,因此必须严控采取“一边一国”、“烽火外交”立场的陈水扁,避免陈水扁为了个人及政党私利在两岸生波。

在“中美对抗”的大架构下,北京已成为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拜登上台后也无法轻易扭转这个架构,更遑论有求于北京,又何谈“共管台湾”?

虽然时空环境已然不同,必须得说,拜登仍然有求于北京。因为拜登上任后的当务之急是有序恢复美国的团结、经济及在国际社会的领导力及信誉,外部环境是否稳定与拜登能否成为“让美国再次团结”的总统正相关,特朗普、蓬佩奥藉蔡英文政府刺激北京、升高美中对抗情势的乱象,虽是美国的小事,却是北京的重中之中,况且,在特朗普、蓬佩奥已成为美国“逆流”的当下,禁止蓬佩奥、克拉夫特为个人私利出访、埋雷,既能立威,又能拆解北京的“言之有预”,一举两得,不过是举手之劳,何乐而不为?

真正受到伤害的,恐怕只有蔡英文政府的尊严,对拜登来说,或许那是最值得付出的“代价”,或是最适度的“惩罚”。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