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1月中旬,从推特、脸谱,到亚马逊乃至Youtube以及TikTok,环顾说英语,建立在谷歌、苹果等平台基础上的互联网世界,外界似乎只能听到一种声音:拜登(Joe Biden)已经提前成为了美国的最高领袖。所有认同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人或组织都将被打入另册,接受惩罚。

到1月20日正式卸任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无法发声

到1月20日才卸任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无法正常发言,美国的数字大亨们完成了一次令世界瞠目结舌的“封号事件”,它不仅历史性地终结了一位在任美国总统的几乎所有权力,也展现出了美国数字产业“无所不能”的巨大能量。掌握了当下最重要的生产要素,在当前世界体系中占据优势地位的硅谷互联网大亨们正在像一百多年前的美国重工业巨头一样,改变这个国家未来的运转轨迹。

寡头的羽翼之下

长期以来,除极少数国家构建了完备互联网环境,建立了“能够满足国内用户需求的独立生态系统”,更多国家一直生存在以“FAGA”,即脸谱(Facebook)、亚马逊(Amazon)、谷歌(Google)、苹果(Apple)等硅谷巨头为核心的美国体系之下。

这一体系背后包含着社交平台、社交媒体、服务器供应、空间供应、流媒体等一系列相关产业。其中相关的媒体又有别于基于纸媒、电视、广播的传统媒体,被统称为“新媒体”或“融媒体”。

到1月12日前后,特朗普黯然前往阿拉莫,点击看解说

考虑到在21世纪,人的生产、生活借助物理和虚拟网络,依托网络、服务器、社交网络存在与传播的信息和数据已经成为当下最重要的生产要素。这意味着“FAGA”的控制力已经近乎于垄断。

对西方世界来说,很多技术专家对于网络世界有着“共享”的幻想,实则不然。从21世纪开始,一些美国专家已经将其视为美国的数字领土。硅谷的寡头们一面镇守着美国的新疆界,一面把美国的秩序延伸到网络空间。虚拟世界里也在折射现实美国的分裂和秩序。

特朗普在2016年的上台,与他借助了网络世界,联结了美国社会因阴谋论、反资本、反全球化等因素而聚合的一系列“独立意识个体”,他为后者发声,后者借他展示力量。此举借用了新媒体的影响力,也暗示了网络空间正在改变美国以妥协而产生的社会秩序和运转轨迹。

从2019年到2020年,欧洲各国已经发现了FAGA的危险,试图建立数字主权

问题也由此而来,当普通人想到能利用网络空间,聚合意见,改变大势时,握有资源,能利用媒体改变时事的美国大亨们难道就想不到吗?也许传统精英会基于思维定势,被后进者打个时间差,但占据压倒性地位的大亨们只要采取措施,其结果就是严重且不堪设想的。

百年难题的延伸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拜登政府也许会尝试遏制数字资本巨头的垄断和控制力。对垄断和托拉斯的战争其实也是20世纪至今美国政府的一大难题。

创作于1889年的著名讽刺漫画《参议院的老板们》展示了当时美国钢铁、煤炭、石油等产业巨头操纵政治的局面。画面左上角供“人民”进出的门也被封死了。一百多年后,这一情况并无更多变化。(美国参议院网站截图)

和19世纪末、20世纪初代表美国钢铁、石油产业的大亨洛克菲勒(Rockefellers)、摩根(Morgan Financial Group)和卡内基(Carnegies)和代表美国运输业的范德比尔特(Vanderbilt)等家族掌控生产要素,在镀金时代具备生杀予夺乃至干预政治的能力一样,而今构筑了以美国为中心的全球互联网的硅谷大亨们也在尝试展示类似的能耐。

前者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也的确成功控制了美国的政治环境,改变了当时美国“第三党”,即民粹主义崛起,推举有力总统候选人并几乎夺取政权的走向。

资料显示,在1896年的美国总统选举中,大资本集团通过高层会晤,最终选择了政治志向与其相投的共和党,全力支持了共和党候选人麦金莱(William McKinley)。麦金莱希望通过增强中央政府,设立保护性关税和维持金本位制度,建设美国工业的做法也满足了大资本集团希望争夺国际市场的野心。

在1896年大选中被民主党和民粹党团“美国人民党”联合推举的候选人布莱恩(William Jennings Bryan)其实颇有特朗普“美国优先”的相似气质,只不过布莱恩早了他一百多年。

而今,硅谷的大亨们正需要类似的标志来证明自己,展示其具备干预政治、左右国家轨迹的能力。一时失势的特朗普就有幸扮演了这么一个具备里程碑意义的角色。推特、脸谱等数字大亨改变美国轨迹的进程固然将继续。

除《参议院的老板们》之外,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著名杂志《泼克》(Puck)还刊登了一幅讽刺洛克菲勒家族的标准石油公司(Standard Oil)几乎掌握美国政治的漫画,而今,这幅老画上的章鱼似乎只要改个名字就能完美贴合时事。(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当然,在数字产业的大亨们利用资源优势,和民主党建制派合作,让名义上支持特朗普,实际上借前者反对一切的7,000万美国人丧失自己的偶像和声音时,其潜在危险也值得注意的:它意味着美国高层已不介意国内矛盾和裂痕,只要他们能有效掌握网络这一核心生产要素及其相关的秩序,甚至可以不顾忌现实世界的政治、经济、文化背景产生的冲击。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