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传入西藏后,经过发展和演变形成藏传佛教,由于其修行法门强调密法修持、有异于汉传佛教,故又称为“密宗”。自2020年11月28日起,台北故宫博物院推出“呼毕勒罕—清代活佛文物大展”,并同时举行系列讲座,带领民众进一步认识高原上神秘的藏传佛教。

2021年1月13日,台北故宫图书文献处研究员兼科长刘国威在“呼毕勒罕—清代活佛文物大展”系列讲座表示,格鲁派作为西藏掌政教派,为维护自身利益,曾积极贬抑其他教派,甚至不惜称其他教派为“邪教”。(許陳品/多维新闻)

清代只喜密宗密法 不爱经论

当地时间2021年1月13日下午,台北故宫图书文献处研究员兼科长刘国威发表《从古籍文献看清代活佛故事》讲题,讲述清代文献中所描绘的藏传佛教格鲁派活佛,除了修持、弘扬佛法,如何游走于政教之间。刘国威表示,现存的档案文献中,对于藏传佛教活佛的记载主要集中在公务方面,缺少对其传记或生活层面的记录。综观元明清三代,宫廷收藏以藏传佛教以密教仪轨与经典为主,且只对密法修持有兴趣,对“中观见地”等重要论点或义理兴趣缺缺。

刘国威指出,至少在清咸丰年间,清宫中正殿已经形成每年农历十二月初九举行“大白伞盖回遮除障法会”(类似汉传佛教“护国息灾法会”)的定制,殿中置有正式大法会的“坛城”,皇帝亲临,在京所有呼图克图都要出席,且清宫中就藏有六世班禅喇嘛(1738—1780年)亲手写的大白伞盖仪轨,显示清代对此法会的重视程度。

文献中的西藏

刘国威表示,关于汉文对西藏的记载,虽然由驻藏大臣等到过西藏的官员所写下,但这些作者多只是表面观察,对藏地认识有限,并容易听信以讹传讹的传言,造成汉文史料的正确度不足,仅能作为侧面参考而已。他认为,文献记载可以分成两大类,一类是例行事务,但凡认证、坐床、受戒、学经、移动、递“丹书克”,都在此列。《大清会典》规定,达赖喇嘛、班禅喇嘛两年一贡,哲布尊丹巴在重要日期来贡,而贡献给皇帝的贡品礼物,就称为“丹书克”。乾隆帝还曾为此特地写了注释,解释此“丹书克”并非汉文的“铁卷丹书”。

第二类是政治事务,诸如战争、纠纷与奏报。例如清雍正五年(1727),西藏发生叛乱,噶伦(西藏官府的长官)阿尔布巴、隆布鼐、扎尔鼐于大昭寺顶杀死了首席噶伦康济鼐及其妻妾随从。翌年,噶伦颇罗鼐(1689—1747年)由后藏发兵,联合清军平叛,清廷遂使颇罗鼐主持藏内政务。乱平后,当地有数人联名上奏,希望能减免税赋;还有驻藏大臣、摄政活佛向清廷奏报,建议哪位喇嘛作为达赖喇嘛经师,或是修缮布达拉宫、爆发天花疫情,报告移驾达赖喇嘛离开至罗布尔卡等寺,这些都是当代可见的文献。

八世达赖的摄政活佛—二世策墨林活佛,曾上奏严厉批评格鲁派的四世章嘉活佛,并称西藏其他教派为“邪教”,反映了当时西藏各教派之间激烈的权力斗争。(許陳品/多维新闻)

格鲁派对内外的政治斗争

刘国威称,清代藏传佛教格鲁派成为掌政教派,不仅对其他教派多有打压,八世达赖的摄政活佛—二世策墨林活佛(1792—1860年),甚至上奏严厉批评同为格鲁派的四世章嘉呼图克图,称其回京路上“一路糟蹋百姓”,途中行李掉在河里,还要求当地百姓赔偿银钱:

黄教(格鲁派)是正教,余外本卜经是黑教(苯教),呢吗经是红教(宁玛派),均系邪教概不准念。章嘉呼图克图到藏有多只札寺院,向念呢吗经。章嘉呼图克图亲往求经,坏了黄教的规矩,实在黄教正经修行的人,他多不爱。……回京的时候,一路糟蹋百姓,倒说行至巴多庄,他徒弟行李一驮掉在河里没法取起,硬叫百姓赔了一百来两银子。

刘国威解释,西藏距离北京可谓天高皇帝远,贵族间纠纷变成复杂的权力斗争。格鲁派作为掌政教派,为维护其在政治、宗教上的利益,曾积极排斥、贬抑其他教派,甚至不惜称其他教派为“邪教”。这都是在“雪域佛国”、“与世无争”的印象之外,清代西藏政教关系的真实写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