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花了半天时间拼命联系其他酒店。唯一能找到的一家却索要两倍的价钱。

最后,埃德温去了台湾(他也是那里的居民),并按要求在那里隔离两周。最后他将从那里返回香港。来自台湾的入境人员可以居家隔离。

“包括隔离在内,整个行程应该是一个月,”他说。“当然,把这一切加起来,时间会更长。”

还有人别无选择。这项政策对外籍家政工人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他们在雇主家里生活工作,从事清洁和照顾孩子等工作。

香港的家政工人——其中许多人来自印度尼西亚——经常忍受着低薪和艰苦的工作条件。
香港的家政工人——其中许多人来自印度尼西亚——经常忍受着低薪和艰苦的工作条件。 Jerome Favre/EPA, via Shutterstock

香港亚洲家务工工会联会秘书杰·塞南德(Jec Sernande)说,这些工人本来就面临着低工资和歧视,隔离规定更是加剧了其中一些问题。

塞南德说,一名家政工人被雇主要求今年不要返回菲律宾,以避免回国后支付隔离费。(上个月,政府开始要求雇主支付家政工人的隔离费用。)还有一些人被困在菲律宾,没有工资,因为雇主将他们的合同开始日期推迟到香港检疫要求放宽后。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