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愤怒地打电话咒骂彭斯之后,特朗普在集会上煽动支持者,反对他自己的副总统,他说,“我希望他不要听从徒有虚名的共和党人和那些蠢货的话。”

“那天,他把责任推给迈克·彭斯,坑害了他,”彭斯担任印第安纳州州长时的顾问瑞安·斯特里特(Ryan Streeter)说。“这在美国政治中是前所未有的。在我看来,一位总统这样把自己的副总统推向困境,还鼓励支持者们来对付他,这是不合情理的。”

当时彭斯已经在开往国会大厦的车队中。当暴徒冲进大楼时,特勤局特工把他和妻子与孩子们撤离,先把他们送到他的办公室,然后送进地下室。他的特工敦促他离开大厦,但他拒绝撤离。在地下室,他与国会领导人、国防部长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交谈,但没有与总统交谈。

一名共和党参议员后来表示,他从未见过彭斯如此愤怒,彭斯觉得自己为总统做了那么多,却遭到了背叛。一名顾问表示,在特朗普看来,副总统已经属于“塞申斯那号人”,这是指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他在被撤职前曾经饱受总统折磨。(总统不能将副总统免职。)

周四,也就是围困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彭斯远离白宫,避开了特朗普。第二天,他去了白宫,但大部分时间都待在毗邻的艾森豪威尔行政办公楼里,并在那里为工作人员举行了告别派对。

但助手们表示,彭斯不想成为这位睚眦必报的总统的长期敌人,周一,他已经回到了白宫西翼。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