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台湾一名女Coser(扮装表演者)在漫展时掀裙裸露下体私密处,被拍下照片并在网络上疯传引起大量讨论。事后女Coser被台湾检警起诉《公然猥亵罪》,并于2021年1月12日被法院一审判刑3月徒刑,可以易科罚金9万元新台币。

判刑出炉后在网络上又掀起一波讨论。有台湾网民认为,女Coser裸露下体的行为时间短暂,而且目的是给人拍照而不是轻薄、骚扰他人,判刑3月算是“重判”。也有网民不满表示“运毒无罪、不穿内裤罚九万”,讽刺民进党立法院党团总召柯建铭的次子被邮寄毒品却被检警不起诉的事件。

其实,动漫场的“不雅事件”在两岸都常常发生。2021年1月1日,中国大陆哈尔滨的一个漫展就在新年第一天发生不雅事件:一名自称是主办单位邀请嘉宾的女性Coser,就在展场内和她的男性搭档摆出许多不雅动作,经过举报后遭到主办单位的安保人员制止。主办单位事后发表声明表示,这名女Coser并没有受邀,而且以后也不会欢迎她和她的搭档来参加漫展。

2020年7月,在广州一个漫展上,一名穿着JK制服(中学制服)的青少女Coser,直接就在许多观众的围观下,解开上身制服、拉高裙子,摆出不同姿势给摄影师拍摄。事后许多中国大陆网民“自清”表示,这名青少女并不是“COS圈”或是“JK圈”的人,只是个来蹭知名度的“外围”工作者,与她“划清界线”。

只不过,不管事后主办单位和网民再怎么澄清,“动漫场”一旦被贴上“色情”的标签,在不知道详情的社会大众看来,肯定会加重对“动漫”的偏见。所以,许多网民都表示不能谅解这种“败坏动漫名声”的人物和行为,并希望用不同的方式,例如肉搜或是法律来制裁这些人。

在公众场所故意做出不雅动作的人,当然是有自己的责任要负,但是如果要尽量避免类似事情重演,光是“谴责”当事人很可能是不足够的。例如说布袋戏的Cosplay场,从来没有听说过有类似的事情发生,动漫展有什么特殊性?

第一个原因是,现在的动漫场大部分都是“日本动漫场”,或是受到日本动漫的影响很深。日本动漫一直以来都被诟病“裸露”的程度相当高,要“扮装”成日本动漫风的角色,特别是女性角色,裸露的程度是不会少的,这自然会吸引对这方面感兴趣的人群。本来就很难解释,为什么穿三点式泳装是Cosplay、但是露出胸罩和内裤是不雅动作。

当然,除了扮装者本人外,这也包括了观众和围拍的摄影师。同样是2020年7月,就在广州漫展事件后不久,上海漫展又有一名女Coser被围观者批评摆出不雅姿势并当场呼叫安保人员;但当事人事后澄清,摆拍中有穿安全底裤,而且并不是蓄意摆出不雅姿势,而是不注意时被后方摄影师找角度拍出状似不雅的照片。

第二个原因就是,动漫展的主办单位往往也对管理比较消极,特别是民间的主办单位。因为可能展场上就有很多“擦边球”的存在,这让主办单位特别想要“低调”进行,也就不太会做强硬的管理,这在有心人士眼中就是“可趁之机”。本来,日本最大规模的Cosplay展“Comike”,就也是一个有大量成人私印书买卖的特卖会,而主办单位基本上也是在许多次的不雅事件惨痛经验下,才开始着手管理Cosplay的事情。

这可以解释,本来就不朝向裸露程度的Cosplay场,和有官方背景的动漫场,因为“客群”和“管理”的不同,就不容易发生不雅事件,也就不会成为有心人士“展现自我”的舞台了。动漫场如果要杜绝类似事件发生,参考成功的经验,应该会是有效的做法。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