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台军方大规模“官泄”,联合各大主流媒体,释放出台军已服役“增程型雄风2E型巡航导弹”,射程达到1,200公里,已经小批量拨交部队。而据传此型飞弹还在继续增程研改,射程将大大提高至2,000公里。由台湾官媒所释放出此种讯息,大体上由台国安、国防高层所提供不具名爆料,俗称“官泄”,虽不见任何弹体的实体照片、影片,却“绘声绘影”夸耀武力,此意欲为何?在目前台海紧张、美国政府即将交接的关键时刻,更突显其意在言外的特殊性。

天弓系列防空导弹(图中上者)与雄风2型系列反舰导弹(下者),已经被台军研发为复仇武器的二大支柱技术。(陈宗逸/多维新闻)

根据所谓“台军方将领”所透露,台湾国家中山科学研究院(简称:中科院)已经在近期成功研制增程型雄风2E型巡航导弹,相较于约在2005年就已经应急部署服役的雄风2E型巡航导弹,仅600公里射程,目前小批量拨交的增程型雄风2E型巡航导弹,射程直接加倍,具备对中国大陆重要目标进行“源头打击能力”,可以深入打击中国大陆内陆的军事政治设施。至于服役的确切情况与数量,则并未透露。

至于射程达到2,000公里的再增程型雄风2型巡航导弹,计画代号为“神隼专案”,从2021年起将花费5年时间,耗资新台币36亿2,658万余元,研发完成神隼弹,神隼弹射程远,并且具备陆射与舰射型二种款式,此外,台军方又透露一个名为“戟锋”的中程弹道导弹专案,目前射程不明,相信也高达2,000公里以上,未来5年内,神隼与戟锋二个专案,将成为台军最新的二个“复仇武器”,类似二次大战纳粹德国的V-1巡航导弹以及V-2弹道导弹之地位。

天弓3型防空导弹,目前也正在如火如荼研发增程型,并且密集在台湾屏东九鹏基地试射,引起周边国家关注。此增程技术,应该也用于台军宣称的2,000公里巡航导弹以及弹道导弹上。(陈宗逸/多维新闻)

如果再加上台军从去年中开始,大力宣传拥有攻击性战力、设成200公里、由IDF战机挂载发射的万剑遥攻武器(神斧专案),台军的“复仇铁三角”面貌即将完整。

但是不断地强调射程远、能够对中国大陆内陆地区实施“源头打击”能力,台军意欲为何?除了在战略上,似乎要走回陈水扁时代的“境外决战”思考之外,可能也与美国政府濒临交接,台美关系在特朗普时代搞得风风火火后,如何收拾残局有关?

如何回归正常的美中台相互关系,可能已经成为蔡英文政府目前该面对的难局?而军方基于国安高层的政治需求与压力,也不得不配合演出一场场精彩的“安定民心”大秀,用高射程、台湾拥有自制复仇武器的能力,来安抚燥动的民心?

蔡英文在去年亲访澎湖IDF天驹中队,并且首度秀出IDF搭配万剑遥攻武器的部署,强调台军拥有深入打击中国大陆内陆的战略能力。(陈宗逸/多维新闻)

从军事科学的逻辑看来,要一种导弹的射程不断增加,事实上难度不高。因为材料科学不断进步,弹体材质的减轻、发动机效能的提升、效率的延长,事实上都是时代进步的产物。君不见二次世界大战,纳粹德国在1944年推出的V-1巡航导弹,其射程已经达到640公里,比台湾在2005年少量服役的雄风2E型巡航导弹的有效射程还要远。当然,V-1是一种盲弹,锁定大概目标,就朝目标直行飞去,犹如二次大战版的无人机,虽然是低空飞行,但是速度慢、容易遭到战机拦截,故效能不彰。

而台湾自研的雄风2E型巡航导弹,射程600公里,当然不是简单的二战型盲弹,而是有一定导引作用的巡航导弹。但是,为了瞄准目标,其所收的信号为美国GPS卫星定位系统的商用讯号溢波,精准度是一回事,商用讯号在战时一定遭到解放军屏障,这是战争学理的通论。一旦连眼睛都看不到目标,雄风2E型巡航导弹射程再远,也无济于事。而雄风2E号称使用地貌追延技术,但并非使用先进的地貌追沿寻标头(通常是AESA主动电子扫描阵列雷达),而是依靠事先收集的地形资讯,用以贴地飞行使用,请问收集资讯源头何来?

台湾自制且公开的万剑遥攻武器,并非目前世界主流的匿踪设计巡航导弹,而是次音速的遥攻武器,并且仅能由IDF战机所搭载,而IDF的短航程众所周知。(陈宗逸/多维新闻)

此外,现代战争强调战果评估,也就是导弹攻击之后,必须评估敌方受损程度,然后制定下波攻击战术。台湾并未拥有卫星、长程战略侦查能力,如何评估敌方受损?所以,“射得远却看不到”,是台湾这批“复仇武器”最脆弱的一环,却无人敢提及。

欧美中等强国,发展长射程的巡航导弹,导弹本身并非最优先发展的项目,而是必须完备导弹发挥作用的周边环境。例如,布建密布的卫星网路、具备长距离有效率的发动机技术、一旦卫星讯号遭到截断的主动电子扫描雷达技术以及其微型化研究、替代卫星定位系统的定位讯号服务(例如美军建构已久的MAPS GenII系统)…等等,都是及其重要的战略资源,美、中都拥有这些丰富的周边,才开始发展射程远的巡航导弹、甚至超音速、极音速(Hypersonic)巡航导弹。

长程的巡航导弹,必须靠精准的GPS军规座标以及资料库,和精密的追沿地形系统,才能造就长射程的战略能力,台湾全部欠奉,只吹嘘射程,在军事科学的逻辑上是基础的违背。(Raytheon)

反观台湾,完全欠奉上述条件,却开始官宣强调长射程导弹的研发成果,这样的表现,除了讨对军事科学没有概念的层峰高兴外,就是诉求台湾民意的民粹力量支持,在军事科学专业看来,简直就是系统工程上的灾难。

台军吹牛过头,已非新鲜事。“国舰国造”搁浅事件不断,仅能用不着边际的潜艇自制、双船体导弹巡逻舰下水等事件来平息外界疑虑。勇鹰高教机争议不断,民进党政府为了选举政绩宣传,硬是将其研发时间压缩至选举关键时间,得以出厂大秀。而绘声绘影的所谓“F-16战机亚太维修中心”,在新闻媒体大张旗鼓宣扬后,认知到业界现实面以及政治困境,已经悄悄将“亚太”二字去除,台防部甚至认为此为“愿景”,而非“现实”。

种种吹牛吹破皮的样貌,皆是为了讨好当道层峰的政治需求,而此政治需求又可以和民间民粹力量结合,成为执政民进党未来长远执政的利益结合,有百利而无一害。但是一旦真实面临战争场面,这些吹牛过头的军事政绩,是否能够通过战场的严酷考验?从军事科学的基础逻辑上看来,结果可能相当惨烈。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