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11日,一名男子在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街道的一处临时新冠疫苗接种点接种新冠疫苗。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副主任高坚表示,截至2021年1月11日11时,北京市新冠疫苗接种人数突破100万。(新华社)

中国作为21世纪快速崛起的超级大国,在全球遭受新冠疫情(COVID-19)之际,表现出了与大国地位相匹配的责任与担当。在中国民众团结一致抗击疫情的精神鼓舞下,中国得以快速控制感染人数,并支援了疫情严重的国家大量抗疫物资。随着中国首先进入后疫情时代,在中国国药集团(Sinopharm)、中国科兴生物(Sinovac)的强力助攻下,中国再次得以向世界各地提供既经济又有效的新冠疫苗。在订购中国疫苗的国家里甚至不乏传统西方阵营的盟友们,在这个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传统霸主美国正饱受总统换届之混乱,而中国感受到的则是:历史正悄悄地向有利于中国的方向转变。

点击图片,浏览中国疫苗接种情况:

目前市面上的新冠疫苗有:美国的辉瑞(Pfizer)和德国的BioNTech两家生物制药公司合作研发的核酸疫苗、英国牛津大学和阿斯利康制药公司(AstraZeneca)合作研发的腺病毒载体疫苗、俄罗斯自主研发的“Sputnik V”腺病毒载体疫苗、中国科兴生物(Sinovac)以及中国国药集团(Sinopharm)的两款灭活疫苗。尽管各国新冠疫苗的技术路径不同,但是都能有效的遏制新冠病毒(SARS-CoV-2)的传播,因此订购哪个国家的疫苗就变成了一场暗流涌动的“疫苗外交”了。

疫苗外交顾名思义,就是通过提供新冠疫苗而在国际社会建立新的纽带。订购新冠疫苗远不如军售一般敏感,因此俄罗斯和中国的疫苗得以打入美国的传统盟友国内。

包括埃及、土耳其、约旦等在内的传统美国盟友均向中国订购了新冠疫苗,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些国家向美国的对手抛出橄榄枝了。埃及曾在2019年与俄罗斯签订了一份价值20亿美元的合同,购买了20多架苏-35战斗机。华盛顿方面曾施压开罗,表示可能引用《美国敌对国家制裁法案》惩罚埃及从俄罗斯购买军事装备的行为。在此之前,美国长期向盟友埃及提供数十亿美元的经济和军事援助,埃及使用的也一直是美国的F-16战斗机。

土耳其也因为购买俄罗斯的S-400防空导弹系统而遭到美国的制裁,沙特阿拉伯和卡塔尔也对俄罗斯的军事装备颇感兴趣,阿联酋早在2017年就签署过购买俄罗斯苏-35战斗机的协议。美国方面不但不允许中东盟友购买俄罗斯先进的武器装备,也不兑现向盟友出售美国F-35战斗机的承诺,所以不难解释为何此次中东盟友选择从中国和俄罗斯购买新冠疫苗。

不过无论是埃及的塞西(Abdel Fattah al Sisi)总统还是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都有自己的小算盘。两国在处理与大国间的关系时,经常利用美国“零和博弈”和“酸柠檬”的心里,避免公然的选边站队,这样子可以最大限度的榨取美国的资源。所以埃及和土耳其在订购中俄疫苗的同时,也订购了欧洲和美国的疫苗,没有给美国留下可抓的把柄,毕竟不同的疫苗在经济学上互为可替代品,也保全了美国的面子。

除了中东地区,中国还先后向非洲多国派遣医疗专家组、与东南亚各国(马来西亚、菲律宾等)签署了新冠疫苗协议,并承诺向非洲和湄公河沿岸的贫困国家优先提供疫苗。这不仅有助于中国成为全球公共健康领域的领袖,还会帮助中国在美国霸权衰弱的时刻大幅提升自身软实力。

曾几何时美国被视为是教育、医疗以及科研的黄金标准,但是随着美国政府处理新冠疫情时的领导力缺失,中国正加速改变国际权力的平衡,在推广疫苗的同时,提高了中国生物技术产业的国际知名度,扩大了中国在各地区的全球影响力。中国历史上曾用“熊猫外交”、“乒乓外交”等作为缓和地缘政治冲突的工具,如今中国希望将自主研发的新冠疫苗变成全球公共产品,更是为国际抗疫合作树立了典范。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