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被推特和诸多社交媒体“禁言”可谓近期美国社会的一大政治事件,对此,德国总理默克尔罕见地站在支持特朗普的立场表达了批评,并提到“言论自由是具有核心意义的基本权利”。而默克尔的担忧显然是深怕民营的跨国资本在未来影响和干预欧盟的政府治理,而这也让推特对特朗普禁言一事延伸成究竟是仅为人治或符合法治等问题。

推特(Twitter)2021年1月8日宣布,永久封禁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账号,理由是“有进一步煽动暴力的风险”。(Twitter@TwitterSafety)

此外,也有讨论认为媒体平台对于美国1月6日的国会暴动同样负有责任,而这代表美国政府对于媒体平台的监管或许早有缺失,进而引发后续的暴力事件。因此更深入的问题则是,政府对于媒体平台的舆论监管的尺度和做法应该如何才能取得成效。

传统的政治理论会将媒体做为第四权,是西方民主体制中行政权、立法权、司法权之外的第四种制衡的力量,而主要作用是监督政府以防滥权。虽说如此,但媒体在民主社会中也可能成为助长假新闻流传,进而影响社会的正常运作,甚至更严重的情况可能引发政治动荡的关键事件。换句话说,在资讯爆发的现代社会里,假新闻的制造和流传,对于民主体制的政权稳定和政府治理其实造成一定的威胁。

美国知名社群平台脸谱(facebook)被质疑在2016年美国大选前存在俄罗斯介入制造假新闻,进而影响美国大选结果的情况。而在台湾2018年的“九合一”选举中,外界也质疑发生类似的情况,最终间接导致国民党和高雄市长韩国瑜大获全胜,而之后民进党在检讨中认为可能存在“中共介选”并制造假新闻的情况,因此民进党政府在2019年开始针对传统媒体和假新闻进行监管。而针对网路充斥的假新闻,民进党则以“事实查核”的方式进行修正。

民进党政府针对假新闻的重要工作是重启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对传统媒体的监管作用。时任行政院长的苏贞昌在2019年3月17日强烈批评NCC“谁都管它不到,但它也什么都不管”,引发外界质疑民进党对NCC施压。NCC则于3月27日,针对中天新闻台召开会议讨论电视节目违规裁处并举行记者会,结果对单一新闻台做出七种处分,创下历史纪录并开罚100万元新台币,而后引发NCC主委詹婷怡在4月2日请辞。

NCC对传统媒体的监管也为后来“中天关台”预留下了伏笔,最终NCC在2020年11月18日以四项理由对中天新闻台做出不予换照的决议,理由包括屡次违规、内控失灵、大股东干扰、未说明改善可能性。而这也是NCC自从2006年成立以来,首度对新闻台做出如此严重的惩处。

台湾社会对于中共常期进行的舆论管控一向不陌生,而“中天关台”也可视为政府对于媒体进行干预的做法,但企业自发地介入进行舆论管控的情况则很少见。先前台湾社会发生类似的著名例子可能要回溯到2019年10月网路游戏“炉石战记”(Hearthstone)举行亚太区大师职业赛,人称“聪哥”的香港选手Blitzchung 在赛后访问中,戴着防毒面罩高呼“光复香港”,最终美国游戏商暴雪娱乐(Blizzard Entertainment)发出声明,指 Blitzchung 违反赛规,将取消其赛事资格及奖金,后续并遭到禁赛,同时也波及该场比赛的主播赛评遭解约。而这虽然是企业自发为营利考量所做出的政治判断,但也引发台湾网友的扬言抵制。

乍看之下,外界会批评暴雪公司侵犯使用者的言论自由,但因为言论自由通常是批评政府限制个人的权利,因此有一种看法是将这起事件视为是企业和使用者之间的契约协议,但从它的“出圈”来看,主要是因为政治性,进而引发后续台湾网友的扬言抵制。

此外,特朗普被推特禁言更涉及到民营资本对于政府公权力的干预,而这样的个案更是特殊,至今在台湾社会还未出现这样的情况,不过台湾也有媒体讨论到“假如脸谱封杀蔡英文”的情况,那么台湾政府应该如何因应呢?

因此这样势必引出一个话题,便是政府是否应对网路媒体进行监管,其实这也是民进党一直想做的,但碍于社会舆论压力无法顺利推动。民进党政府近期被质疑打算推动“数位通讯传播管理法”立法,原因在于NCC于2020年12月21日邀请网路媒体、平台业者举行闭门座谈会,也被外界认为NCC有意将舆论监管扩大延伸到网路空间。

台湾社会自诩为亚洲民主灯塔,也时常强调言论自由的重要性,但在“中天关台”中,台湾民众经历政府出于意识形态、执政根基,抹杀“亲中”言论。而从“中天关台”到特朗普被禁言,究竟台湾政府会否利用这个契机,将舆论监管的黑手再次伸向网路呢? 这仍有待观察。不过讽刺的是,民进党政府长久以来批评中共治理忽视人权,但民进党政府对舆论监管的做法却越来越向中共看齐,或许这也是台湾社会的一大奇观。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