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宪法第一修正案对言论自由的保护,检察官必须履行极高的举证责任。最高法院的主要判例,即1969年勃兰登伯格诉俄亥俄州案(Brandenberg v. Ohio)的裁决,认为即使是鼓吹使用武力和违反法律的言论也受法律保护,“除非这种主张的目的是为了煽动或产生迫在眉睫的违法行为,并且很可能成功煽动或产生这种行为。”
“只是说出一些可想而知会让部分听众采取非法行动的话,这样是不够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专门研究第一修正案的法学教授尤金·沃洛赫(Eugene Volokh)在为自由派杂志《理性》(Reason)撰写的一篇博客文章中写道。

“光是说些鲁莽的话是不够的,”他还说。“最高法院很清楚,支持许多运动的言论——无论是左翼、右翼或其他——仅仅是促使多数人采取政治行动,但也可能导致运动中的少数人发动暴乱或更糟。它故意创造了一个条件很难满足的言论保护测试。这个测试当然同样适用于所有的演讲者、政客和其他人。”

特朗普在煽动追随者的愤怒时,使用了大量暴力意象和含沙射影的言辞,指示他们“更努力地去战斗”,并让他们到国会大厦去游行,但他从未明确指示他们犯罪。他还说:“我知道各位很快就会到国会大厦去游行,以和平和爱国的方式发出你们的声音。”

尽管如此,不同意识形态的人们一致认为,是特朗普煽动了这场骚乱。

“毫无疑问,总统组织了暴民,”怀俄明州共和党众议员利兹·切尼(Liz Cheney)对福克斯新闻(Fox News)说。“总统煽动了暴民。总统向暴民发表讲话。他点燃了火焰。”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