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内政部日前公布2020年台湾人口统计,数据指出台湾2020年出生人数(16万5,249人)创历年新低,死亡人数(17万3,156人)超过出生人数,全台人口首度负成长。根据台国发会的推估,台湾恐将提前在四年后进入“超高龄社会”(每5人就有1人超过65岁)。综合台湾低生育率、老龄化,人口红利将消失的严峻程度,要说是“国安危机”,一点也不夸张。

台湾生育率持续下滑,低工资、高房价被视为年轻世代不婚不育的主要社会因素之一。(中央社)

台湾年轻人为何不愿生养小孩?台内政部在2020年最后一天发布的另一数据,新一季度的“房价负担能力指标”其实已指出青壮世代何以选择“生育罢工”很大一部分原因:房价与所得间的差距过于悬殊,房贷负担过重。

根据最新一季的“房价负担能力指标”统计指出,2020年第三季全台平均的房贷负担率为36.76%,房价所得比为9.19倍,皆较上一季度与2019年同期增加。整体而言,在房价攀升下,全台六大都会区的房价负担能力均下降,房贷负担率也再度全数超过台内政部定义的“合理”范围,房贷超出中位数家庭每月可支配所得的30%。其中,台北市的房贷负担率更高达61.14%,房价所得比则是15.29倍。

时代力量立委邱显智因在脸书发文嘲讽主责居住政策的官员花敬群忘了居住正义,而遭花敬群亲自留言痛斥“时代蟑螂”。(Facebook@邱显智)

面对与人民所得早已严重脱勾的“高房价”问题,主责房地产政策的台内政部次长花敬群因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说到,六大都会区的房贷负担率“多数为30点多%,刚跨过合理负担的门槛,本质上不至于太严重”,而遭时代力量立委邱显智在1月5日晚间于脸书上发文批评,质疑问题怎么会不严重,并喊话花敬群应找回尚未当政前的“居住正义”主张。

不料,花敬群竟直接留言怒怼邱显智的贴文,指“时代蟑螂有够脏”曲解其言论,并质疑邱显智“从不敢在质询台上直球对决,只躲在同温层自嗨。这是正义之人该有的行为吗!”而花敬群这番“了不起,负责”的实名留言,很快也引发舆论哗然,多半对花敬群言行感到不满。

在外界压力下,花敬群随后在当日(1月5日)深夜发文为“蟑螂说”致歉,隔日(1月6日)也再度于媒体前为其失言致歉,指人心是肉做的,情绪难免失控,“居住正义仍是他内心深处最柔软、最关怀的议题,不希望被误解”。

台内政部次长花敬群在尚未入朝当官前是外界眼中倡议“居住正义”的学者型人物。(中央社)

持平而论,到底时代力量是否为“时代蟑螂”寄生在居住正义的进步价值下,台湾民众自有公评。再怎样都轮不到握有执政权力的花敬群评价。就如同有网民所言,“堂堂一个内政部次长不管房市炒得火烫,跑来当嘴炮仔。”

而台湾多数都会区房贷负担率才刚跨过合理负担“30点多%”,不若少数地区是增加到接近四成(台中市)的房贷负担现况,是否真的如花敬群所述“本质上并不严重”?

据台央行的评估,当房贷负担率超过三成,银行可就要注意未来利率的变动风险,因为房贷违约的风险就可能出现。

再者,视居住正义为内心最柔软那块肉的花敬群恐怕不会不清楚,房贷负担率的增加,绝非只是统计数值上的变动而已,它对于多数工资停滞、房债动辄要背上20年、30年的普通家庭而言,每个百分比数值的增加都是“不可承受之轻”。更遑论台北市的中产家庭是必须把近三分之二的家庭所得拿来付房贷。

此外,若从房价所得比来看,更是凸显台湾房价负担的高度不合理。因为即便排除一般中产家庭至少需不吃不喝15.29年,才买得起房的“天龙国”台北市。按照国际房价可及性的评估标准,台湾其他地区的房价,对一般中产家庭而言,仍都是“严重负担不起”,房价对中位数家庭可支配所得皆在5.1倍以上。

蔡英文在竞选台湾总统期间曾向台湾民众喊话,“居住问题要改善并非天方夜谭,要不要做,有没有能力做才是关键”。(民进党供图)

“关于居住的问题,台湾人都很有切身之痛。这么多年来,人们虽然已经很努力了,但越努力好像越辛苦,整个台湾的高房价问题,从台北到台东,整体的房价负担状况,可能是全世界最重的,为什么我们住的问题会这么痛苦?”这是2011年民进党提出住宅政策“十年政纲”,蔡英文首次角逐台湾总统时,仍是一介士大夫的花敬群在评议台湾居住问题时的开场白。如今虽然已“改朝换代”,但台湾的房贷负担率及房价所得比仍是持续攀升。而一般民众在居住问题上的痛苦程度更是与日俱增。

从台湾生育率的每况愈下,人口更已迈向负成长的现况,多少也应证了当时花敬群的忧虑:在扭曲的有土斯有财价值观下,当房子成为投资炒作商品、所得跟不上房价成长,“年轻人就会变得弱势,慢慢的中产阶级也会变得弱势,对未来没有希望,而这样的社会也是没有希望的”。而身为蔡英文住宅政策智囊的花敬群便强调,政府只有不要让年轻世代变成“屋奴”,可以有合理负担的房价,这样年轻世代也才有多余的心思投资自己,“更重要的是年轻人会比较愿意生育”。

然而,放眼如今“台湾居,大不易”的民生困境,以及“国安危机”层级的人口老龄化问题。曾许诺实现公平正义,指“居住问题要改善并非天方夜谭,只是政府有没有能力做”的民进党当局,是否才是寄生于“居住正义”上,真正大尾的“时代蟑螂”呢?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