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以拜登(Joe Biden)胜选告一段落。但这场大选并不像以往的大选那般“顺利”,现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并不愿承认自己败选,甚至1月6日的国会暴乱也有他“煽动”的因素。特朗普的不甘心有着为2024年再战做准备之意。瞄准2024年大选的不只是特朗普,还有现任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他们的暗战已然在进行之中。

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在给众议院议员的一封信中称,民主党人1月11日将提出一项决议,呼吁副总统利用美国宪法第25条修正案(25th Amendment)解除特朗普的职务。该决议将在1月12日之前进行投票。如果该决议获得批准,而彭斯在24小时内没有采取行动解除特朗普的职务,众议院将着手进行弹劾。

现在,起关键作用的是彭斯的态度。1月9日,彭斯身边的一位消息人士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透露,彭斯还没有排除以宪法第25条修正案罢免特朗普的可能,而是将此保留为选择之一。

尽管特朗普多次施压彭斯,但大选的结果未改。图为2021年1月6日,在国会大厦,彭斯主持参众两院联席会议,清点2020年大选的选举人团票。(AP)

在国会暴乱后,国会有近200名议员呼吁罢免特朗普,但据《纽约时报》和福克斯新闻网透露,彭斯明确表示了反对。

从明确反对到不排除罢免特朗普的可能性,彭斯的态度相当微妙。一方面,反对解除特朗普的职务,是不能立即站在特朗普的对立面。另一方面,罢免特朗普的呼声很高,甚至有共和党议员也加入其中,彭斯在观测政坛的风向。同时,外界都认为国会暴乱是由特朗普所煽动的,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与特朗普割席时,彭斯也有必要展现出与特朗普“决裂”的态度。

国会暴乱发生后,彭斯下令在华盛顿部署国民警卫队而非特朗普,他的形象得以凸显:

1月6日的国会选举人票计票之前,特朗普也曾多次施压彭斯,称“有权拒绝通过欺诈手段选中的选举人”,但彭斯不为所动,拒绝了特朗普。两人的关系已经出现裂痕。经过1月6日国会暴乱一事,两人的对立越来越鲜明。

彭斯不断与特朗普切割有着其任期将至、后者所作所为“过火”的因素,同时,他也在为自己日后的仕途做准备之意,有不少分析认为彭斯是2024年总统大选有力的竞争人选。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麦克丹尼尔(Ronna McDaniel)已经向12名潜在人选发出了在1月会面的邀请,其中彭斯在列。CNN也曾在报道中称彭斯是2024年大选的“黑马”。

特朗普支持者暴力冲击国会大厦,现场警察执枪对峙(点击查看大图):

而特朗普一直拒绝大选结果,在推特上不断宣称“大选结果遭窃取”、发起法律诉讼战、施压佐治亚州州国务卿重新计票、“煽动”1月6日的国会暴乱、拒绝出席拜登1月20日的就职典礼等等,都不仅仅是他个人情绪的宣泄,更有着自己的盘算:2024年,他要卷土重来。在2020年的大选中,拜登赢了不假,特朗普背后有7,400万的支持者是真,1月6日国会的“暴乱”既是证明,同样,共和党“特朗普化”也是真。这是一笔丰厚的政治资源,特朗普并不舍得就这样放弃。 

如果特朗普和彭斯都参加2024年大选,两人将从上下级变成竞争对手。特朗普在1月6日之前对彭斯的各种施压就是让7,400万支持者认为后者是“叛徒”。按照特朗普的性格,他将自己“败选”的责任归咎于拜登“欺诈”,也可以归咎于彭斯未能推翻大选结果。这就让外界以为,彭斯反倒成了特朗普连任之路上最大的障碍。彭斯开始远离特朗普有“维护民主”作为自己的护身符,毕竟,大选结果已经得到了国会和各州的认证。

在特朗普和彭斯各自为2024年筹谋的时候,还有一个人同样在为自己的政治生涯铺路。他便是蓬佩奥。1月10日,他发表了一份声明,称将“解除美国数十年来和台湾官方交往的‘自我限制‘”。此前,美国国务院宣布,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克拉夫特(Kelly Craft)将从13日至15日访台。

在特朗普政府进入外交“垃圾时间”时,蓬佩奥的动作越来越大胆。此前,1月4日,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很遗憾美国未就中国和朝鲜的“艰难议题”取得更大的进展,并称中朝为本届政府的“未竟事业”。蓬佩奥在特朗普政府的生存法术就是对特朗普言听计从、对特朗普“忠心耿耿”。如今,他点出特朗普的“失败”非常罕见。 

有美国国务院高官透露,在1月20日之前,蓬佩奥在推特上会密集发推文,甚至“准备了几百条,总结4年来的象征性成功”。这有着为特朗普唱赞歌之意,但蓬佩奥如此卖力为一个即将下台总统列政绩,是在刷自己的存在感,将自己置于镁光灯下。

在被特朗普提名为中情局局长和美国国务卿之前,蓬佩奥在美国政坛并不是风云人物,与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Hillary Clinton)等人相比更谈不上“突出”。要想走得更远,他需要赢得更多的关注。在任国务卿的这几年里,蓬佩奥在对华议题上非常强硬,疫情、香港、华为、南海、台湾、人权等问题上,他几乎成了特朗普政府内的反华急先锋。这种姿态无疑迎合了华府上下对华强硬的大气候,他也因此从籍籍无名到现在声名鹊起。

蓬佩奥是一个政治上投机的人,2016年大选时,他曾是共和党内最反对特朗普的人。之后,他又在特朗普麾下任职,成为总统的心腹。如今,特朗普败局已定,他要另做打算,既要利用特朗普任内的政绩,也不能一味为特朗普叫好,指出特朗普的“失败”能激起更大的反响。

特朗普2016年成功入主白宫让很多人看到了机会,彭斯、蓬佩奥等任内为自己赢得了不少政治资源,他们对总统之位也有想法。2024年,很可能见证他们的同台竞争。对他们来说,准备宜早不宜迟。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