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专栏文章《特朗普是如何被社交媒体全面封杀的》发表不到24小时,Twitter就宣布永久冻结特朗普的账号。在我的文章中指出“如果基于通信规范法230条款对特朗普账号进行内容删除乃至冻结,必须基于明确的违例内容,否则就涉嫌滥用平台的管理权限。在这一点上Twitter的措施是可以成立的。Twitter明确指出特朗普的违例内容,并承诺在主动删除违例推文后12小时给予解冻。”

撰文当时,Twitter对于特朗普的账号有明确的管理诉求,并设定了清晰的冻结时间和解冻标准,这是管理界限清晰的表现。但今天Twitter的永久冻结行为则彻底打破了正常的管理边界。

首先,作为社交媒体最重要的平台,Twitter在互联网领域的影响力是不言而喻的。而特朗普作为美国现任总统,有美国宪法保护的言论自由。这一自由应该是双向的且被相关案例所确认的。

2019年7月纽约联邦法院裁决,特朗普在Twitter上拉黑别的用户违反了宪法第一修正案的言论自由保护,必须立即纠正。当时七名被特朗普在推特上拉黑的美国人起诉特朗普,司法部派出律师应诉。争论的焦点在于特朗普的推特账号是在当选总统前就开设的,是否应当被认为是私人账号。

法官认为,特朗普的账号虽然以前是私人拥有,但现在已经事实上用于“治国理政”(is conducting government business),所以不能简单看作是私人账号。基于以上理由,特朗普在推特上拉黑美国公民违宪。

该案例的判决说明特朗普在Twitter上已经不是纯粹的个人行为,而是混合了政府最高官员的行政治理、事项表态和多方沟通与信息收集的行为。所以,特朗普在Twitter上拉黑别的用户被判决违宪,那么Twitter永久冻结特朗普的账号同样涉嫌违宪,尤其是在特朗普还在任的情况下。

如果Twitter有权彻底封杀特朗普的账号,这就意味着Twitter拥有了限制美国总统通过社交媒体管理的能力。而这一能力理论上需要经过政府授权才能够具备。

其次,Twitter在对于管理特朗普推文内容方面的标准不够清晰,使用限制手段也超出了必要水平。永久冻结账号是最高等级的限制,Twitter在对特朗普使用时是非常不严谨的。

Twitter在约束和管理特朗普的不当言论时,应该清晰划定界线。对于越界的内容予以处理乃至强制删除,而对于合理内容予以放行。在这一点上Twitter做得并不好。

特朗普的部分推文内容的确涉及鼓励支持者参与抗议,乃至宣传目前无法证实的“选举舞弊”。但Twitter应该在给出明确界限基础上加以甄别和说明,以避免“通杀式”的限制。而且从推文内容控制到账号永久冻结有多个层级的限制手段可以逐步升级使用,Twitter在强调自身风险的基础上直接选择了最高等级限制,其必要性是非常值得商榷的。

在中国大陆最常用的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我们可以观察到多种不同级别的内容管理手段。比如事后控制 — 一旦内容过线或引起大量投诉就强制屏蔽;比如事前控制 — 内容提交后进行人工审查,确认内容正常后再设为公众可见;比如在内容上加以强制标签说明等等。对于反复违例的账号逐渐进行临时冻结并依据后续表现逐渐升级或降级。这些管理手段都可以帮助社交媒体平台构建缓冲区,最大程度保护用户的言论自由 — 当然是在违规界限清晰的基础上。

新闻来源:FT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