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專訊】自古以來全球化都有受益方和受害方。二戰之前,全球化不單是人流、物流、資本流和文化交流,還經常涉及有軍事侵略殖民主義等。美洲、澳洲和非洲的土著,乃至印度和中國的兩大文明古國當然是受害方;大英帝國和歐洲的軍事強國是加害方,靠船堅炮利的硬實力,一面倒在世界各地佔盡便宜;被侵略的國家有被擄走被賣成為奴隸的,有被殺害痛失生命和家園的,也有被迫賠款賠地和被剝削的。今天全球化當然比較「斯文」,即使仍是剝削和不義,都最起碼會包裝成合法的市埸行為;而全球化的主線,更是移民貿易資金流、文化交流和技術交流,但同樣有受惠方和受損方。新闻来源:明報新聞網